那样的年华


后来不知道是怎么说上话的,我已经忘记了。也许是因为慢慢的熟悉了。现在我给自己一个自我表扬的说法是因为自己的性格还算好,算是一个老实人好人,是一个上课认真听讲,不吵闹,不搞小动作的好同学,所以赢得了同学的信任,所以熟悉了,所以自然就会交往起来了。
我不是一个很会闹腾的人。在班里可能经常说话经常交往的人就是自己周围的几个人。记得后来调整位置,有一位男同学坐在了我后面,熟悉了后他说:原来ylm还是很能够说的么,还以为是跟谁都不说话特别沉默的呢,原来不是。好象还加了一点说是还有点点幽默细胞这类词的样子。其实我自己也这么认为。待会我要记到的第二位同桌wh,虽然在一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她了,但是在没有同桌之前可能说过的话我记得就那么几句而已。
再说ty吧,具体的一些故事可能已经记不清了,一个特征就是小脸上总有着笑容。突然想到前面用了一个弱小这个词来形容其实是不对,应该说“娇小”才对。她人缘很总是好,当然不用说在男同学那里也有很好的人缘。我的高中三年的三个女同桌ty、wh、lzf她们是死党,总是在一起。比和我这个同桌要好的多得多啦。当然,这是我的问题咯。哈哈!
“鸭子”这个昵称是怎么得来的,我也不清楚,应该她们亲密的死党互相叫唤出来的吧。呆会要说到的wh昵称叫“油饼”,lzf昵称叫“宝宝”。应该说都非常恰当。一年的时间,到现在只剩下记忆,当然会很美好。后来熟悉了当然就不会再像没有熟悉之前的一样不说话了,应该说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可以说是一种友情的成分吧。
2006年7月25日,是那个现在对我们都已经没有现实意义的考试公布的日子,下雨,我去看成绩,在过道里又碰到ty,她问了我一下公布成绩单的地方,我们就这样匆匆不分开了。时间在回想的时候会留走得很快,高中的同学很少能够再见面。也许,人生中的某一种意义就是这样吧。聚散相隔其间,呈现许多美好!

“油饼”
我跟朋友、同学打招呼一般不习惯用昵称。昵称在我们那方言是叫“混名”。所以呢我表现得是很礼貌的称呼名字。这里呢也一样,因为没有征得老同学的同意就暂且用姓名拼音的首个字母代替名字了。“油饼”名字的缩写就是wh。至于具体是哪两个字,熟知的朋友当然不要说了,不熟悉的朋友就自个猜吧。呵呵!

我在努力的想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一下wh,真的想不出,这么说吧,把你心目一些好的词汇都说出来吧,这个一定不为过。因为笨拙,我就不说了。
高二同桌之前,我跟wh说过的话应该说完全可以用数字表达出来。很少很少,可能就是工作上有几句而已。wh是我们班的卫生委员,三年一直是,所以每天都会有打扫卫生的安排,所以班里的每个人都会被wh管。在我们班当“官”时间最长的应该就是wh,三年时间一直是卫生委员,没有变过。因为在这个这么重要的位置上没有人比wh会做得更好。
高二时重新编排座位,我被编在第一小组的应该是第五位,具体几号还是有点记不清了,但是是在教室的中间那个窗户下面。wh是第二小组与我平行的位置。当时第一小组是单排,然后是二三小组并成一个大组,然后是四五这样排列下去。刚开始的时候我跟wh并没有坐在一起而是中间隔了一个过道。在那一个星期里,我同样老老实实的独自呆着,没有跟她说过话。呵呵,可见我之老实啊!
就像前面说的一样,我不是一个随便跟一个陌生人在随便的时间就能够聊得开的人,但是熟悉了后,我是一个能够跟朋友真诚沟通的人。已经记不得第一次是怎样尝试着跟wh去交流了,但是我当时的意识里还是这么说的:我一定应该找一个合适的借口跟要坐在一起的朋友去交流。至少我已经有这么个意识,不管是我先开的口还是朋友先开口。当然这个时候一个有利的方面就是至少我们已经是一年的同学了。



wh现在已经是省城一所大学的工作人员,很多同学在同学录里说:wh已经是一名白领了。是的啊,时间就这样过去,三年的高中早已经在了几年前,慢慢地我们都从学校走向了社会。今年2月28日,我经过省城去北京,少不了要跟在省城的同学聚聚。跟一位在湖南卫视实习同学一起去逛大学城,顺道去了wh工作的地方。想起来很傻冒,开始因为时间没有分配好,中午休息时间没有去,后来逛大学城顺便到了wh所在的大学,就再打了个电话,本来想就打个电话,说到过她的学校,但是wh说要我们去她的办公室,所以就在工作时间里去打扰了一阵。有意思的是虽然说了是在哪一栋楼,但是还是走错了方向。后来只好问学校里的同学才找到。

2/5

※本文作者:木-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