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不住的花事繁忙

四五月的这一段时间,又是一年的花开时节。花事正繁忙。
其实南宁这个地方也说不上什么时候是花开的时节,因了气候炎热湿润,雨水充沛,四季都有花,无拘无束地绽放,不经意就能嗅到满城的花香。我喜欢半眯着眼睛看那妖妖地花影,粉嘟嘟的在被阳光温暖的沃土中招摇地开放着,尽情尽性。那醉心的红、白、紫的花色,常常满满地泊于我的眼中,久久不曾离去。于是,花色跳跃眼中,热热闹闹,芳香四溢。忧郁的心情便悄然增添了明朗的对白。
你来快要一年了吧?你总还是惊讶“南宁没有冬天”。感慨中总是疑惑:南宁还没有进入冬天,春天就来了?你力图握住变幻的季节,可季节总是不着痕迹地在南宁飘摇而过。不细心就感受不到季节的变幻。
这让我想到南宁总是春意嫣然。春意嫣然的季节,花儿嫩得可以淌下水来。是没有冬天的。
那天,你忽然和我说,在花市看见人们买花,惊讶买花的是些普通人。你肯定地对我说这些普通人喜欢养花,一定都是善良的人。有人养了,花事总繁忙起来。我心欢喜起来。细细想又不仅仅是因了花事繁忙才喜欢,只因你喜欢花。我也喜欢。
喜欢听花香在楼宇间流淌的声音。用一种意识去听去看,不论走在哪条街道上,我分明看到了热带的风。一拨一拨地携着醉人的花香,甜腻腻地扑入我怀里。漫过我的全身,疯狂地爬过我身后的树梢,不由分说地穿越洞开着的窗户。常常是行走间猛一抬头,一枝雀梅从阳台上探了出来,枝头密密匝匝的驻满了紫或红色。南来北往的路人那些看惯了悲欢离合的轰轰烈烈地的眼睛,都拗不过路边的朱槿,让一丛丛的热烈妩媚,无声息地没入眼中。见惯了花草的我,竟然也常常被芬芳诱惑。花色花香把我放醉,有时居然醉得一塌糊涂,总是感觉身上有什么地方随花儿那样开放,热热闹闹的,甚至轰轰烈烈地想只求开的那一瞬间快感。
南宁住久了,我就习惯于用眼睛去摘取那楼前廊后,湖边路旁的姹紫嫣红。花草出落得那么的水灵。或紫、或黄、或红、或白。赤裸裸地,放胆的在湿润里伸展。一朵、两朵,一丛、两丛,一片、二片,在热风里肆意展开,——我感觉它们更像那些少女,丰满地坦荡着自己,无与伦比的美丽。
那次夕阳西下,我静坐湖边,默想。身边有花,大红和黄的美人蕉,头顶是满树的紫荆花。对面艺术学院传来隐约的琴声。忽然听到花开的声音,细如蚕丝,我记得我是迸住呼吸听的,眼睛却愣怔地看着。原来琴花相约,倒明白了花是琴的知己,花是解语的。“花事有口不必问”,终于不须问我也明白了。
花儿摇曳地出没于碧草丛中,阳光下的碧草,不仅有一种阳光的味道,仔细闻间,还有一丝丝的清香,那便是吸纳了阳光后吐露出来的。这是一道热烈的信息,闻了,清香便淌遍全身,然若只单单是碧绿而无花色,便是寂寞到没了说法了。
忽然想起“开到荼蘼花事了”一词,查了一查,却是出于宋代诗人王琪的诗: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开到荼蘼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
——《春暮游小园》
原来说的是荼蘼花总开在夏季,是其它花儿都快凋零的时候才开,所以等到荼蘼开尽了,花季也就都过去了。那是一种拦不住的落寞和悲凉的心情。可在这花事繁忙的季节里,你悄悄走来,我们携手走过街头巷尾。与我一道赏花、惜花、问花、解花,一起同悲同喜。
你来快要一年了吧?我看得出你迷恋着这里的四季。那些飘溢着温婉浓郁的玉兰芳香,姹紫嫣红的玫瑰,明媚娇艳的美人蕉,摇曳的大红朱槿,都那样的沁入心脾,以燃烧的姿势,开得绚如云霞。
南宁,这个南方腹地的深处,还真个是花事未了荼蘼后。

※本文作者:淡然无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