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幸福的结局


  
  结局:受伤
  
  我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孩子。尽管我早已过了被称为孩子的年龄,可是还是会忍不住一遍一遍的把自己当做孩子。
  的确,那是一个让人嫉妒的称谓,那是一群永远不会受伤的精灵。
  朋友轻轻掐了我一下,然后我的胳膊就一片红肿,格外的壮观,紫色的瘀青在胳膊上持续了半个多月。从此,朋友与我开玩笑时再也不会打我或掐我,有些因祸得福的感觉。
  我不知道受伤意味着什么,失去,心疼,遗弃,忘记还是别的什么。
  我过了被称为孩子的年代,于是也就失去了不会受伤的权利。可是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只要习惯了就好,就像考试不及格,就像失恋。所以,受伤也是一样,当你受的伤足够多时,就会给你的心穿上厚厚的铠甲,那么就真的漠然了。
  而我,却是无论怎样受伤,也不会给心穿上厚厚的铠甲,那是因为我知道那铠甲一旦穿上,就脱不下来了。我不想用漠然封闭自己的心,将那些关心我和我关心的人拒之门外。
  每一部电影,每一本小说的结局都会有人受伤,那些有着深深浅浅伤痕的人们,他们是怎样让每一天从面前走过,然后又毫无表情的迎接下一天。
  看透的,看不透的,都在身上留下了痕迹,被我们称为受伤。
  
  开始:放弃
  
  老班说,当自己都将自己放弃了时,别人又有什么办法去拯救你呢。
  人如果连自己都可以那么轻易放弃的话,又有什么不可以放下呢?同样,如果人连自己都战胜不了,又有什么资格去战胜别人呢?
  我听过一句特煽情的话:放给你天空,你就自由;给予你自由,你却放弃了我。该放弃时任谁都拒绝不了,因为背负的太多,太沉了,最终会有行不动的一天,到那时,放不放都由不的你了。
  我喜欢罗乔,可是他当我是妹妹,宠我,疼我,却从不给我一丁点机会,于是我就认识到了自己的固执。
  对于别人的感情,我一向是冷眼旁观的,可是,小梵却硬把我拽了进去,不仅拽了进去,还让我陷了进去。我忘了那是怎样寒冷的夜晚,,罗乔看着小梵离开的背影,却不知道那棵高大的法国梧桐后,我也在看着他的身影被路灯拉的老长老长,然后离去。
  我蹲在树后,松开勒紧脖子的白色长围巾,大口大口喘气,旁边四季常青的矮灌木被我扯的七零八落,呼出来的白气在瞬间凝结,变成雾气迅速浸湿我的眼睛。
  之后,我成了他们专用的和事佬,他们之间的关系常会出现很紧张的局面,然后,我也就习惯了。

  他说了一句话,让我至今还心有余悸。他说,如果先遇见你,是不是会好很多?
  我想,罢了,就这样吧,事情再不会有进展了。我尽力了,也无能为力了,就此放手吧。然后,我就当真成了他最疼的小妹妹。
  这样就很好,真的很好了。
  如果我可以忘记我们一起玩“诚实大胆”时,我输了,无奈的在他手上画上的心形图案;被迫和他一起拉着我那条很长的白色围巾的两头时,那些微的尴尬;我不小心用书砸烂他的头,他说没事时的表情和现在还留在额角的细微疤痕;我胃疼时,他轻声的问候,那么是不是会更好?
  我在自己无能为力,迫不得已的时候,放弃了罗乔。
  是不是注定每个人在每个时候都要放弃一些东西?
  
  结局:凌晨
  
  我是喜欢凌晨的。当我妈说我是凌晨12点左右出生的时,我就对我喜欢凌晨做出了最恰当的解释。
  我妈说我小时候颠倒不过昼夜,总在白天睡觉,晚上哭的惊扰四邻。我不可否认,因为我到现在还是倒不过来,白天在学校晕晕乎乎的,晚上回家精神好的过分。早晨趴在床上起不来,我妈就会扯着嗓子喊我,一把拽掉我的被子,冷的我直打颤。
  我喜欢在凌晨,轻手轻脚的在键盘上敲字直到敲的自己头疼的要爆掉才罢休。然后跑到窗前拉开窗帘,看外面的街灯,还有哪家和我一样在凌晨还不睡觉的孩子,猜想他们是因为赶作业来不及睡觉,还是无聊的睡不着觉,抑或是也同我一样敲字敲的睡不着。偶尔见一两个路上的行人,看他们匆匆走过的身影在昏黄的路灯下模糊不清,如同鬼魅一般。

2/3

※本文作者:即使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