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族庞大的鼠类

鼠,这种动物如果不是与中国传统的生肖沾上边,恐怕无论如何也是难以登上邮票的,鼠由于其本身的生活习性和对人类生活的破坏作用,并不为人们喜爱。
说到鼠类,自然要提到“生肖文化”。
远古时期,先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春耕、夏耘、秋获、冬藏,过着恬淡安祥的田园生活。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这种原始的生活方式已不能满足人们日常生活的需要,于是,先人们感到非常需要一种能准确表达和记载年月日的方式来记叙时间。那时的人们由于还没有数字概念,又缺乏文字知识,先人们就用他们自己最熟悉的,甚至是与他们朝夕相伴的动物来称谓时间。如此一来,那些普普通通的小动物,也就被人们赋予了特殊的价值和作用,今天看来这是华夏民族一种特有的美学思想,一种喻象思维方式。这种思想可以改变人们的观念,还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比如说排列生肖首位的鼠,我们说过从其习性上看并不为人们喜欢的一种小动物,一旦与生肖文化沾了边,人们也就不能不接受它了。
提到鼠类,那是贬义词远多于褒义词。
比如人们日常口语中常说的“无名鼠辈”,“抱头鼠窜”,说某人很坏,就将其形容为“过街老鼠”,还要“人人喊打”。人们都觉得鼠类是鄙微不足挂齿的东西,虽然“鼠”的大名即使《诗经》中也有记载,也不过是比作“硕鼠”,也就是把那些重敛于民的蛀虫比做大老鼠,虽然硕大,但也是“食而畏人”之义,在这里,鼠仍然是鄙微不足挂齿的东西。
然而,在当今世界上的哺乳动物中,鼠类的宗族最强盛,繁殖最迅速,对人类生活的危害也最强列,人类对付鼠类也最为乏术。既然我们的老祖宗将鼠和生肖联系在了一起,那么,就有近十二分之一的人属“鼠”,所以我们也不能把鼠说得过于猥亵,于是,人们就为鼠编造了一些美妙的故事,取鼠的优点特长,将其人格化。传说远古时期,天地混沌,是鼠咬破混沌,而使得天地分出了阴阳,后来人们就用“鼠咬天开”来形容鼠的强大。还有一种传说,古代人们期昐人丁兴旺,就有了生殖崇拜的思想,而鼠的生命力最强,繁殖能力最旺盛,在生殖崇拜的年代,人们祝福婚嫁的年画就是“老鼠嫁女”。
我国的生肖文化中,每一种有幸成为生肖的动物几乎都有一个美妙的传说故事,这些传说故事中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给属于自然科学的天文历法赋予极为深刻的人文内涵。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生肖文化作为一种传统文化的精华,它仍然具有积极的进步意义。
鼠类也不时见诸文章与报刊,当年“除四害”,老鼠作为四害之一,是报刊上的常客。此外,我还记得某年一省报报导了一条“五鼠斗毒蛇”的新闻。大意是某地一日人们发现五只老鼠将一条二尺多长的竹叶青蛇斗败,咬死,并吃掉蛇的内脏。这则报导之所以让我记忆深刻,是我觉得老鼠虽坏,也很可怜,同时我也觉得这世界上再弱小的动物,只要有团队精神,也是战无不胜的,老鼠又给我们上了一课。
鲁迅曾说过:“老鼠的天敌并不是猫”,他还在《朝花夕拾》一书中说:“猫自然也可怕,但老鼠只要窜进一个小洞,它也奈何不得,逃命的机会还很多,独有那可怕的屠夫——蛇,身体是细长的,圆径和鼠子差不多,凡鼠子能到的地方它也能到,追逐的时间也格外长,而且万能幸免”。现在,世界各地都在叫嚷着鼠害成灾,然而毒蛇百害之一的益处就是杀鼠,在动物界的食物链中,如果老鼠也杀起蛇来,那鼠类在与人类争地盘、争食物中还不是更加肆无忌惮。
要说鼠类对人类的危害是多方面的,而且防不胜防,仓鼠同人争抢粮食;田鼠挖洞掘土危害庄稼;鼢鼠啃吃植物的根荃;沙鼠啮作物的种子;姬鼠糟践的范围更广,只要是五谷都吃;家鼠更可恶,除了在家中吃仓库里的粮食,这小东西的门齿因为终生都在生长,需要啃咬人类的衣物家具甚至建筑物来磨掉不断生长出来的门齿,不仅如此,还有可能把可怕有疾病传播给人类,使受害者陷于痛苦与死亡的深渊。

1/2

※本文作者:黄天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