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有毒

爱情如鬼魅,男人是毒药,女人是罂粟。
特别喜欢长发mm的那个“鬼魅罂粟花”的名字,她的个性签名就是“爱情如鬼魅,我如罂粟花。”读她的时候,有让人心动的美,诱人心惑的香。
聊斋里的爱情大都属于鬼魅之间的爱情。或人,或鬼,其实,我是喜欢妖的。鬼虽然有着千般变化,万般踪影,但始终没了人的生气,连呼吸都是冰凉的。而妖就不同了,雪妖,水妖,花妖,都有着人的模样,只待修炼成正果,或精或仙,不象鬼一样披着画皮。
无论鬼或者妖,若动了真情,想变回凡人或者修得正果,那就难之又难了。明明知道爱情有毒,宁愿自己毒死,还是心甘情愿饮下那杯毒药。
女人爱上爱情,一如爱上香水。香水有毒,爱情痛过之后,还要用力再爱,再爱,再用力爱。安妮宝贝说:“爱情只是爱上了爱情里的自己的样子。”而我在很多的时候只不过是爱上了文字里的爱情,在寂寞孤独时与许多似曾相的文字谈场风花雪月的爱情。
孤独的人会爱上爱情,爱上爱情的女人爱着香水。辛晓其唱“男人的味道是淡淡香草味”,那是记忆中没爱的味道。爱也许都应该有一种味道,如同香水一样,有甜蜜的、浪漫的或者忧伤的。所以香水也不仅仅是香水,它还包含着爱情。瓶子装的是有色或透明的液体,满眼装的都是爱情。香水给爱情带来安宁或是激情,爱情给人带来的是沉醉或是清醒。
喜欢那种带着点诡异的香水,让人感觉香水与一样也有着挑逗人的性感。有人说爱一个人一定要告诉对方,若我爱一个人只会将他深埋在心里,我可能为诸多的人写情谊绵绵的文字,但内心的主线却只有一条,无时不在牵引着我,左右着我的情绪。就那样很好,既然知道爱情不会开花结果,那么不妨留些想象的空间,一个眼神,一个问候,一首小诗,俨然胜过万倾碧波。我爱,但我不想让自己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爱情和香水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识香的人都知道,香味不要在开瓶那一瞬间用力吸,须待香味挥发到一定程度才能嗅得出真香。即使嗅,也不可嗅得太近,香水迥异的个性需要一定的距离才能嗅到旋开瓶盖后的芬芳,这样才能产生令人心跳的吸引力。初恋亦是如此,它是两人开始碰撞出的激情,令人心醉神迷。热恋是香水香味的延续,但拥有爱情的人又常常忽略爱情。香味与爱情持续的关键,需要的是彼此欣赏、理解、包容,将曼妙的情感发展到极致,从而散发出诱人幽香。真爱是基础,若能通过初恋、热恋的考验,爱情便能天长地久。香水是有灵魂的,一般香水在初时吸引人,上佳香水在过程留住人,极品香水则在灵魂升腾中升华人,如纯真爱情,铅华洗尽之后便是持久奇香。
“赠你心香一瓣,两情默默,勿为人知”。我崇仰“心有灵犀,志同道合”的爱情,那才是是爱情的理想位置。水需要精心调制,爱情也需要认真呵护。这样,历久弥香的爱情便会生根在两人默契的互动中。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该嗅到她的美,擦掉一切陪你醉。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你赐给的自卑,你要的爱太完美,我永远都学不会……”想听音乐时候去茶楼或者咖啡屋,那里自然能满意心境的曲子。胡杨林的《香水有毒》就是在“天一庐”茶楼听来的。我喜欢古典的茶楼装饰,藤塑的椅子,卷式的帘子,悬挂的纸罩灯笼……或清茶一盏,或花茶一茗,都是不错的选择。“花间一壶茶,对饮成三人。”或谈心,或相视浅笑,茶水是陪衬,音乐才是主觉。这个时候,爱情如歌里唱的,是她人身上的香水味,爱情不会离我再有相近的时光。因为,我渴望的爱情太过完美。我也知道,有一些灵犀的暗香彼此守住,就是一段尘缘。

※本文作者:轻轻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