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香炉

央送给我的家用香炉一直珍藏着,放在玻璃书窗内。每当看书写字累了的时候抬头就能看见它,央迷死人的脸蛋就会浮现在我眼前。当时她送我香炉好象是因为我写了关于“香炉”的文章,出差时遇见了它,便给我快递了过来。
央喜欢那抹如清晨天空般明净的淡蓝。她送给我的瓷器香炉就是那样的颜色,小巧玲珑,透着古典的香,散着淡蓝色的花。那花应该是秋天的野菊,或者是夏日的莲花,经过艺术勾画上去,对偶似的淡然开放。
香炉有三足,一足在前,两足在后,是如法的放置;那炉身、壶和上面两个小耳柄,精致得让我禁不住想起古代的小家碧玉。炉身圆口、囤腹、圈足,腹下部饰蓝底花纹,腹部正中腾空塑成莲花瓣,接近佛门大宗的香炉。圈足上饰垂莲纹。
香炉上配有一个小巧的壶,那小巧的样让人怜爱,让人想起古典的紫砂壶,只不过,香炉上的壶是白底镶蓝花花的,还开着六个笛孔模样的小洞,壶中的香气从小孔中熏染而出,若加上上等香料,整个屋子都弥漫着香的味道。壶上的把手巧妙地制作成动物耳朵的形状,看似随意,细看却又难分辨是什么动物的耳朵。反正,一定不是人的耳朵,在我看来应该是小豹子的耳朵。
给它取了个“青花”的名字。在我的意识里,青花瓷即白底蓝花瓷。“白釉青花一火成,花从釉里透分明。可参造化先天妙,无极由来太极生。”说的就是青花瓷。而我眼前的香炉就是一件青花瓷器,让我回到落雪时的月色里,那一片淡蓝洇散在眼前开来……
加了桃木,棉桃,松果,芝麻果壳、麦梗、香樟树叶和海洋之心香油,点上白色圆饼蜡烛,让它漫不经心闪亮,放上那首《坐在岸边的鱼》,之所以放上那音乐,是因为那歌是央最喜欢听的,再者,那音乐里透着禅意的芬芳。音乐中香的味道来了,烟的婀娜来了……是的,我闻到了央的女人香,嗅到嗅到香炉里面深敛的那种气息的,仿佛拂过水面的清风,入了心上眉尖。炉身的淡蓝花瓷在香烟的幽雅和诡异中静开成淡颜素质的临水莲花。靠近,却闻不到幽香。离开,那香却可以在风里淡淡袭来。想起她那浅淡的怜惜,这一刹,香与烟,心与心,便可以互相对视。
接下来读一些寡淡而浓郁的词。淡的是烟,浓的是香。“泛拂香炉烟,隐映斧藻屏。为君布绿阴,当暑荫轩楹。”隐映处,藻屏里,那一段缭绕的青烟透过寂寞时的指间,我仿佛看见了过去那长长岁月里的坚持与宁好,一如那眉间的颜,淡到无痕。闭眼入梦,那轻烟如梦中曾驻足低首山涧流水,纤柔温润,清凉却无冰寒。
最喜欢的还是心清水现月的夜晚,在梦与醒的边缘,点一炉香,顺烟抵达古典的朝代,最好是花瓣洒落的盛唐。“香炉烟袅云犹篆,暮鼓声回梦欲沉。合眼纸眉无一物,匡庐遥对听松音。”若从梦中醒,请许我玄想中抬起头,触目是心光,人远天涯尽,烟没处,转身我就能牵上谁的手涉水而回。
“不爇香炉烟,蒲团坐如铁。尝想同夜禅,风堕松顶雪。”想那木鱼轻碎的寺庙那种绝望相思的冰雪情怀,已淡过忽风飘尘,遥不可辨。禅偈如意说:净土不必远,就在你心里。
“香炉烟袅,浓淡卷舒终不老。”幽蓝生烟,便有莲花次第;红袖添香,便是清风明月;清风拂尘,便是自在超凡;日照香炉,便是紫烟霞光……

※本文作者:轻轻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