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花流年

黑色曼陀罗血色木棉蓝色妖姬白色雏菊,还有虔圣的菩提。我从窗棂看到一些地域里的精灵。
些许的郁结很多的心事,谁曾经在我的窗前为我唱过一首古老的歌,忧伤而悠长,像那些缓慢进行而快速流逝的青葱年岁,那些花,开得无声无息,零落的时候还以为是昨夜的烟火。
风起的时候,总是闻见你运动过后身上的篮球气息,听到一些也从你嘴里流淌过的动听谎言,会突然地不能呼吸。
养了满满一阳台的花儿,春夏秋冬每个季节的花种。照顾它们让我很快乐,它们的气息会把所有的你的残留都掩埋。
一直不大喜欢接近动物,总觉得有活动没意识的生物,会随时突然地就被伤害。而我的花儿,它们一直安静,一直温顺,一直温柔地爱恋太阳与雨露,不会背叛更不会无义地离去,只要我愿意,会一直一直地陪伴我,不管生老。即使病死,也死在我身前,不离不弃,永远相守。
多好。
黄昏的时候我习惯抬头看慢慢褪去光华的落日,一直看到眼泪染成了霞的天色,可是这个城市灰暗,高楼遮敝了朝暮,我只能看到被切割得残缺的夜空,和暗淡得失色的星点,它们孤陋得连眼睛都不眨。
也许你的那一方正值花开春暖,你爱的微笑我还没有遗忘,但是没有了你的称赏,我也就不再绽放。我想它已经带了伤,上点苍桑也许会更很好看。
天堂的花一定很美所以你才留连,丁香忧郁百合圣洁,也许还有飞舞的蝴蝶,你的双眼温良如雪。我在梦的另一边,为你轻轻的写。那年的夏天,我们年轻得以为明天之后还是另一个明天。你的明天变成了定格的永远。我在黑昏的窗边,为你挽起白色的帷帘,这是一个明媚的世界,苍茫得无语凝咽,我在对你想念,美好的容颜,顽劣的笑靥,还有没有完成的那个诗篇,它们在我的前面,已经模糊难辩。
说好不自伤,现在开始疗养,谁也不要再隐藏。
我会开始慢慢学,学着习惯孤单,习惯你不在身旁,然后试着做别人需要依靠的陪伴。
只是这一切都不再与你有关,你选择一个人流浪,然后变成另一个人天涯的仰望。
希望你不要再自己忍着受伤,放开伤痕,才能成长。
亲爱的你,是否听到了人间的悲欢,你住的是不是有颜色的天堂。
我听到心底细碎的呐喊,我不听话又一次在记忆里想你总也说不好的笑话。
我们相遇的那个午间,你笑靥如花,眉目如画。
悲伤的小木马,还在旋转着你留给我的童话,孤单的玫瑰花,在空气里寂寞地芬芳。
谁的年华,曾在这里绽放,而今莺飞草长,留下我独自忧伤,我踮起双脚,假装身后还有你的臂膀,你的肩头,是否已上了虹的翅膀,天空很美,值得飞翔。
谁还在唱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他不知道,有多少的遗憾就是不能坐在你身旁,却要独自舐伤。
有没有人告诉我天堂鸟是不是你的坐垫,我差点忘了还有纤尘不染的莲。
我的眼睛,有雾流连,思念已经莫及眉尖。
亲爱,如果有一天,我忘记了你的容颜,请相信我的怀念,它依然,鲜艳如血。
天国的花园,秘密的世界,你的地平线,离我已经很远。我在烟火的人间,为你默诵一首祝愿。
轮回,很玄。
尘间没有永远,繁华如花零落我们只能无可奈何。



你选择一个人流浪,然后变成另一个人天涯的仰望。
希望你不要再自己忍着受伤,放开伤痕,才能成长。
(作者自评)

※本文作者:雒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