窜行在我记忆中的老鼠

今天上完课,回到办公室,看看闲置已久的办公桌,琢磨着把书倒腾回家,刚一开书桌,大吃一惊!里面居然被老鼠偷袭了。不但书被啃得面目全非,还留下了老鼠屎,有一个抽屉里居然还有黑色的碎毛!
真是欲哭无泪!
想找个心脏强健的帮手,开门看看,学生都走光了,只好自己动手,也不管抽屉里面的东西是否有用,噤住鼻子一股脑地倒在水池边的垃圾堆上!
突然想起来,我曾经和老鼠亲密接触的那一段日子,不觉陷入回忆之中。
那时我刚上初中,住在那种大通铺的炕上,晚上一个女生突然嗷嗷大叫起来,几乎所有的人全都抱着被撑起脑袋向她望去,原来是她睡着睡着突然感觉一个温热的东西在裤管里游走,还以为是谁的手,待摸上去才发现是个毛乎乎的东西,那东西吃了一惊迅速地钻来钻去,她呼叫后打开灯,那东西已不知去向,毫无疑问那东西就是老鼠,于是所有人都开始翻腾被褥,提心吊胆地在那女生的呜咽中睡去。第二天那个女孩就退寝了,后来听说退学了。
学校住宿的条件差,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宿舍,宁肯骑十几里的路,等到下雨天,就能看到一排排的车子、一排排的人弯着腰、拿着小棍撅着屁股在那抠车瓦盖里的泥。最后只剩下了我们三个留守的勇士,也由空旷的大屋搬到了里面的一个小屋,南北炕,南炕放东西,北炕住人。
首先是郭女生的香皂不翼而飞,在南炕的炉子口看见了那个皂盒,接着是半夜醒来的我看见一只黄色的小老鼠偷偷从门槛下钻进来,探头探脑地张望一下,出溜就钻到南炕的炉子里(不生火)。再接着就是学校把地里的豆子垛在了我们宿舍门前的空地上,于是家鼠勾结田鼠,让我们宿舍鼠灾泛滥起来。
晚上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的时候,老鼠就敢公然地跳上桌子。我们认真观察过老鼠是如何爬上桌子的,它们四肢抱住桌腿,用尾巴顶住墙,形成三角支架形状,当然稳固。老鼠不但窜行如入无人之境,而且毫不客气地分享了我们从家里带来的油饼、炒菜。
当骚扰无处不在时,我们决定反击,第一着是下鼠药,我们甚至牺牲了郭女生的面包,一块一块地引诱老鼠走向夹着老鼠药的那块,没想到老鼠吃了所有不含鼠药的面包,单单留下那一块。后来虽然毒死一只两只,但成效甚威,却把鼠药弄的到处都是,这招作罢。第二着是烟熏火燎,老鼠不是在南炕里栖息嘛?我们就抱来柴火,把南炕的炉子引着,心想应该见效吧?没想到没有一只老鼠窜出来,第二天鼠灾依旧,终于明白老鼠打通了和外屋大炕的通道,真是狡鼠三窟。第三着只有硬打。我们一个人拉灯绳,一个人拿炉铲子,一个人拿扫帚,闭一会儿灯,等待老鼠出洞,拉灯绳的一把灯拉开,我们两个迅速扑向窜出的老鼠,为了更迅速地投入打鼠状态,我和葛同学姿势做足,把铲子、扫帚高高举起,单等老鼠出现,可每一次拉开灯绳,都不见老鼠的踪影,真是想找它时它还藏起来了,终于跑出一只,我们一顿扑打却还让它逃进了炉子里。
熟能生巧,豆垛虽然搬走了,但田鼠们留下来,也让我们在打鼠的实践中积累了不少经验。最高记录一天打死13只。那个时候似乎没有了恐惧,朝夕相处的鼠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生活在城市中,很少能看见老鼠的踪迹了,也难怪我看到办公室书桌里的鼠毛鼠粪会如此诧异,少见多怪而已。突然想起来中学那段时光,想起来那窜来窜去的老鼠,是它们叼着回忆的线把我牵回到十三年前,原来我离青春竟已如此遥远了……

※本文作者:无心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