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起被岁月遗落的心伤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来到神往已久的上海已经两年多了,长久以来的我似乎已经习惯了沪上川流不息的马路,而忘记了被思念灌溉的田地……
小时候,心中的上海是伫立着一个高高圆圆的大球状东西及流淌着黄色江水的黄浦江,还有上海常有明星出入的万人体育馆。向往这里,于是很快地向往也变成了现实。
转眼间,两年多的光阴迫使我遗忘了曾经母校的模样,小学三年级暗恋男孩的模样,还有那块支撑着我和小同伴们一起在上面滑行的冰沟沟……自己常想,我回去了你们还记得我吗?
站在窗前,我拂摸着自己的头发,一头柔软光泽的长发。曾几何时,曾几何时?母亲从外面叫来收买长发的小贩子,硬,草草地将我直达腰际的长发剪至耳畔。六十五元,清楚地记得那一头长发所换来的价值。之后,母亲用那钱为我逢了一身衣服。站在镜子前,我看着镜子里面那个“奇丑无比”的自己,哭得一踏糊涂!我用被子盖住了头,在床上整整睡了一天,记得父亲回来时,却问母亲我是谁家的孩子。听了这一番话,我更加歇斯底里了。母亲在一旁哄我说:“这孩子,真不懂事,上学哪里要留那么长的头发,要花时间梳洗不说,卖点钱还可以买身衣服啊,再说又不是不长了!”我躲在被除数筒里搂着自己的头,痛,一种形容不好的心痛!
在父亲他们的眼里我是一个好强的女孩。也许的确如此吧!
小学五年级,一个带有“慈善”性质的活动拉开帷幕。主题是,每一年级,每一个班,统计出家境最穷寒的学生,然后给予一把雨伞及五十元钱的补助。
事事好强的我是班里的三好学生,也是一至五年级的铁定班长。同学们习惯把每一个重要的票子投于我。这次我想也不例外。窃窃私语的同学们让我有些不安,有的说我家不是最贫寒的,不应该投给我。于是我被卷入同学们议论纷纷的“是否贫寒”话题当中。我带着一种好奇与好强的心理,在同学们面前大喊“我家最穷!”
最后的结果,出乎意料,我没有拿到那把看似属于我的伞和五十元钱。
回到家,知情的父亲问我这次的结果,我放下手中的饭碗,哭着跑到自己的房间。父亲跑来安慰我,我搂着父亲:“我们家是不是很穷?”父母温暖的大手拍着我的头:“孩子,你要知道中国十几亿人口,比我们困难的人多着呢!没事的,只不过是一把伞五十元钱嘛!我们不要了!”
我搂着父亲,泪水落在他坚实宽大的肩膀上,而父亲是否也在落泪?我好像听到除我之外的抽泣声。
时光像一把利剑,追随着原本徒步行走的花季,逼迫着乘上飞机,迅速到达雨季。而左右的父母却在叹息各自的眼力和日趋增多的银丝。
是啊,岁月不饶人!谁又会可怜我那饱经风霜的父母呢?做为女儿,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们不再遭受任何“捐赠”性活动中的角逐。他们可以无忧无虑地听着小曲儿,晒着家乡那透着温情的太阳。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依然如故的喜欢哼唱这首歌。尽管那个故乡曾让我经历各种悲伤。


有些时候,人就是这样,非要得到想要的东西不可...
其实一切都很简单,当你努力之后...(作者自评)

※本文作者:偷了一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