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在一起的灵魂(一)

一、记忆
夜深沉。被唤起的记忆班驳离落地铺展开来,无可奈何时的那种落寞,让你无法解析得开逝去的已往。
河流与河床交织着四季变幻的梦。梦醒时分,水的流簇拥着时光一刻也不停地向前去,站在岸边,思绪成千千结。
昨夜还见新月,晨起,却又转成浓阴的天。在窗前的小小书桌边静坐,我只觉得心头起栗,窗外的大千世界,一片迷迷茫茫。
起风了。又是一场遮天盖地的沙尘暴。窠里的众生相,影出红尘浊世的虚空、虚无以及人性的虚脱。
过去和现在对生命、生存意味着什么?
婚姻生活就象是一本不薄不厚的线装书,一页又一页地翻过去了——
经天经月经年的油盐酱醋……
不知多少里擦过的地板……
不知多少公斤洗熨过的衣裳……
每天大致不变的生活,以及同生活中一场场小风波伴随而来的动荡抑或激动,那是许许多多难以数记的日子。
这本书的某些章节和段落写得尚属不错,而另一些则让人感到怅惘、沉闷。
在风风雨雨的婚姻生活里,夫妻双方会生活在“无我”的意识里吗?婚姻是一座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来,城里的人想逃出去”……
“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生命中所包含的婚姻、自由以及生存和生活,给人心灵的启迪。
眼前的道路铺展开来,遥远而漫长,人生的大海,虚无飘渺,雾霭漫漫,似乎再也找不到恒通的路标。但,路仍在向前延伸着……
忘却是一种解脱的方式。设若永不能忘却呢?或许,那便是永远的不可解脱吧!
为了永远不能忘却的忆念。

二、自由
在人生中,妻子是青年时代的情人,中年时代的伴侣,暮年时代的守护。记不起这是谁说过的一段话。于是上帝对夏娃说:“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这是夏娃听信了蛇的话之后,上帝对女人的处分。那应该算作一种心灵的惩罚吧?
距离给人的是一种感觉,婚姻永是人生的一条丝链,环环扣节,纽合在一起,爱人自有爱人心灵的空间。 或许,幸福的婚姻里,妻子应是气候表,丈夫须是风景线。家庭生活常常如是,在夫妻双方的意料之中,也往往出乎双方的意料之外。囿于此,生活在围城中的人们都应该采取一点现实主义的态度。有人说,生活是一幅硕大的画卷,殊不知,那雍容华贵的牡丹花和冰雪覆盖的山川,在画卷中有着多大的区别呵!
生活终归是生活,希望永远附丽于现实。看世上的人,那穿得西服笔挺的,那穿得花枝招展的,那穿的朴素洁净的,那穿的衣衫褴褛的,各人走着各人的路……
走在羊肠小道,方显崎岖之妙;步于林荫之中,方悟平淡人生。围城中的人们,是否有走一步退两步者?
孔雀舒羽,恶雕猛扑,啄木声声……
这大世界终归是大世界:有恒久的风霜雨雪,有各种花鸟草虫,有永远也消受不完的阳光和月色。
是的,人生犹如一幅画卷,高明的画师可以在上面随意描摩,任自己的心愿结出丰硕之果;而那蹩脚的画者,却只能笨手笨脚地乱抹一通,使画卷成为一张乱七八糟的破纸一张。
已之为已,当明鉴灵魂之隐秘和张扬。
有的衣服是不穿的,永远压在箱底,却永远不会忘记。偶尔,在只有自己知道的日子,关上门,将衣服抖开,披在身上。人生,只有相对的自由,绝对的自由从何谈起?任何不计后果的行为都是愚不可及的,愚蠢便有可能滑向堕落,堕落便会消弥人生。“自由”而非“化外”,人便可成仙得道,修成正果。大千世界,山连着山,峰连着峰,孰高孰低?浩淼瀚海,波连着波,涛逐着涛,孰深孰浅?

※本文作者:山石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