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杨槐


在那读书无用论的年代,潮流不可抗拒。于是,高中毕业后,我挎着国防绿的黄书包,穿着国防绿的黄上衣,脚下踩着妈纳的千层底,迈出了家门。我摸着杨槐的身,仰望它的冠,两行深情的心酸泪,流在面颊,路过嘴角,直奔下巴,叭嗒,叭嗒的滴在了心窝。由刚出生的娃,到豆蔻年华,妈把我养育,杨槐陪伴我长大。这里有:多少教诲、多少记忆、多少迷惘,多少沉思,多少欢乐,多少忧伤。我不想背井离乡,告别养育我的妈和陪伴我的它。妈没有泪,她那铿镪有力的声音催我上路,好似战鼓擂着我的魂。我默念着自己的座右铭:“脆弱叫你爬下,勇敢叫你冲杀。”我擦干怯弱的泪水,清清楚楚的看了妈和杨槐,它那粗大干上无数条纵向的深深裂痕,衬着妈那布满皱纹的脸,饱经沧桑隐藏着深刻的内涵。我定了定神,坚定的转过身,大步向前。
在北去的列车上,我一直朝着车窗外,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隐约的村庄飞过,脑海里依然呈现着:妈站在杨槐的右边,显着‘自信’。杨槐立在妈的左边,呈着‘坚强’。这成为我魂中的光源,力量的清泉,随着列车奔向荒原,去开僻自己的天……

2/2

※本文作者:广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