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东西只能拿来回忆

父母为我订“娃娃亲”(家乡的一种习俗,在孩子少年时期就为其定一门亲)那会儿,国家还没有恢复高考制度呢。说起来父母都算是读书人,又当过多年的老师,他们还随这样的习俗,真不可思议!不过,在那种年月,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
作为“臭老九”的父母大概觉得自己的出生不好,对我这个女儿将来的前途又感到迷茫,就让身为农民的二妈为我在农村挑了这门亲事。那小男孩的家里是世世代代的贫农,他父母又都是勤劳厚道的中国标本式的农民,两个姐姐都没怎么上学,都是干农活的好帮手,家里既不超支又不缺口粮(而我们家每到6月份,父亲就把9月份的工资支出来用了;家里的口粮是一个月接不上一个月;推荐上大学又轮不到既憨厚老实又无一官半职的父亲的女儿我,所以到农村寻一个好婆家是不错的选择),再加上还有“两栋”三间的砖瓦房,在当时的农村条件算不错的了。我父母一定觉得我将来嫁到这样的人家,有吃有住,又不受人欺负,应该会很幸福。
我上初中的时候,这事就算定下来了。等我上高中后(这时高考制度已经恢复了),我们两家就开始像亲戚一样往来。每年春节,小伙子(小男孩长大了)都要到我们家里来拜年、送礼。那时候的我们不像现在的孩子懂事而独立,更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一切全由大人们说了算。他到我们家来是受父母的指使,我与他寒暄一声后,便头也不抬的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也是靠父母的安排。那时的我们太单纯、太老实、太屈从与父母,谁也没想过将来会是怎么回事儿。
大我两岁的他,高中毕业后考上了一所师范学校。两年后,我也考上了另外一所师范学校(我上高中时,大概是影响我的学习,他从没与我单独联系过,要是现在的孩子没一个能做到)。已经在外地参加工作的他,开始给我写信,后来还到我的学校来看过我一、两回,而且都有他的同学作陪。我给他的回信都是不咸不淡的,像对待一个普通的大哥一样。字里行间除了客套的语气就是冷漠的字眼,丝毫没有真正恋人之间的柔情蜜意。他来看我,我也没有片刻的惊喜,心情出奇的平静,甚至生怕被别人看见了(那时候,学生是绝对不许恋爱的)。
在我毕业分配前,他为我调回了家乡,可惜我又分到了外地工作。我参加工作后,他连续几个星期坐四五个小时的公汽,颠簸近百公里来我工作的学校看我,还给我所有的同学、朋友买礼物,请他们吃饭。朋友们都说:“你男朋友真不错”。这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就是我的男朋友了,是将来要与我携手一生的人?
说真的,那小伙子不仅人长的帅气,球打的潇洒,而且能写一手好字,写出的文章也是文采飞扬,并且为人诚实、善良,还非常勤劳,我真挑不出他有什么毛病。可作为正处在青春期的我(我参加工作时还不到19岁),总觉得心有不甘。我理想中的爱情是我要为爱我的人心跳,为爱我的人羞涩,为思念我的人而食不甘味,夜不成寐。而眼前的这个好小伙子,我对他没有丝毫的感觉。我想纵使他再优秀,只要我不爱他,我嫁给了他,我这辈子就算白活了,何况我心中已有了自己真爱的人。
不过,为了不让自己错过一个好人,不让父母和亲戚们难看,我还是试着为他写日记,试着对他热情一些。但我的心拒绝我与他单独相处,甚至与他并肩走路都反感,别人恋爱中向往的事,我惟恐躲之不及。于是,我快刀斩乱麻,很快就断绝了与他的来往。尽管我心里觉得有一万个对不住他,但我不能欺骗自己的感情,更不能欺骗他。
其实,当时我就知道嫁给他,可能没有激情,但一定会有幸福,他是真心爱我、肯为我付出一切的人。当时我也预测到了,他这一生一定会有所作为。

八年后,我带着5岁的女儿去同学家做客,没想到他竟是我同学的邻居。碰巧他的儿子在同学家玩耍,小家伙长的虎头虎脑、可爱极了。同学开玩笑,让那小家伙叫我干妈,小家伙果真就叫了,这时小家伙的母亲闻声过来,问是怎么回事,我的同学马上打圆场:“你的儿子太可爱了,我的同学正拿他开玩笑呢。”“哦,原来是家里来客人了。”说完小家伙的母亲就离去了。

1/2

※本文作者:冬之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