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若微尘(4)•流年


在文字里,我是清醒的。其实,我很想做男人手心的天使。女人是要男人宠着爱着的,我不要他爱我天长地久,只要爱我一朵花开的时间。多么浪漫的情怀!而面对无法言说的琐事之时,那些个浪漫都变成了仇恨对方的恶毒语言,不将对方置若死地誓不罢休。久之,伤得太厉害,最后导致无法弥补。问谁是罪魁祸首,谁都不是,两个皆是。
人生短暂,不过是一场烟火的表演。烟花盛开之前需要积攒多少英雄豪情,一如人生中的青春岁月,青葱的爱情,爱情开花结果一如烟火的盛开,灿烂而美丽。烟火绽放的时间有长有短,没有哪一朵烟花是可以绽放到永恒的,那么爱情与婚姻也是,因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说,相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一方不爱或者离开了,另一方若还在爱着,那种爱叫做想念,不能叫作完整意义上的爱情。
也许我是偏激的,因此在婚姻生活中容易走极端,如何改变,真的是不知所措了。有一点是知道的,没有婚姻,日子也不会停止。只是,不知道我什么能够真正懂事,将生活悟透,将日子过得红火,将爱情进行到底。

2/2

※本文作者:轻轻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