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落的年华

铃声响了起来,像在为谁送终的声音那么的悠远那么的冗长宣布着一切的结束。监考老师收完了答题卷面无表情走出了考场,同室的考生也三五一组的离开了还是那么安静的教室。孟泽怔怔地推了推架在毫无颜色的脸上的一副眼镜,长长的嘘出了一道气流。呼,结束了,一切就这样终于就结束了。今天考的是自己最薄弱的一科,虽然答题卷上只要填上大写的abcd,就是那些从上学就必须要写而且用的频繁率最高的几个很简单的“abcd”。如果这次自己在这次的考试中会写的正确的话,肯定可以取得相当不错的成绩。
想到这的孟泽痴痴的笑了,有些底气不足的扭头望了望窗外很灿烂的太阳,虽然隔着窗还是把阳光撒满了屋子。忍不住抽动了几下的鼻子,忽然闻到了温暖的味道。那种很容易让他想到了昨晚妈妈用熬了一正天的老骨头汤为他煮了一碗自己津津有味吃着的面条。他记得他吃的很狼狈,一直都是低着头,不敢去触碰妈妈在看着自己吃面条那很满足的笑中透出着的满是期待的眼神。妈妈一直就这么保持着这怔怔的看着,以至孟泽望着妈妈的时候忍不住的抬手为妈妈拭掉了一直挂在额上的汗时,妈妈还是那么幸福的笑着。孟泽看着手心里妈妈的汗珠,忍不住放在了舌尖上轻轻的添了一下。对就是这种味道,同现在阳光的味道是那么的相同那么的一样,那么的让人禁不住的让泪珠从厚厚的眼镜后面滚落到脸颊。
孟泽从座位上轻轻的站了起来,却没走向门口,望后折回了最后面的那个窗前。因为是被着光的,倒还有些阴凉。这让孟泽想起了一句苏轼的词“高处不胜寒”,是的六楼到是蛮吉利的一个数字。可惜的是六月倒成了“黑色六月”,明天又是星期六了,学校不会上课了,当然明天自己也不会了。只是往常的时候,自己倒要去补习,和平时都是一样的度过。自己也不会去介意别的同学都会在家休息或者出去散心,谁让自己在这方面那么的没天分,每次的考试都会让自己那么的忧心忪忪。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自己在这次的考试中也不要有什么好担忧,毕竟自己下了那么大的苦心。真的好希望一分付出就有一分收获,这样的话自己肯定会脱颖而出有一分作为的。兴许自己还真的可以把这次的考试当做是可以鉴定出自己是一匹千里马的伯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现在的自己也不用搽脸上的泪了。因为那肯定会是开心的泪水,自己会喜欢的。
孟泽回头望了望空荡荡的考场,对面的阳光反射到眼镜上的阳光有些刺眼。孟泽极为小心的把眼镜摘了下来搽干净了上面的灰泽装入了自己得到眼镜盒里。有些不舍得,带了那么久摘下还真有些不适应。只记得上次摘下的时候还是在个礼拜前了。爸爸陪着,在一家医院的眼科,医生说眼镜的度数有些偏低;需要尽快再换副度数高点的镜片了。爸爸发出了一句叹息,自己还是记忆的那么深刻的一句叹息,是那么显得沧桑那么的无奈的一声“哎……”。经久不息的缠绕在自己的耳边,跟自己鼓足勇气把眼镜摘下后拜访后那不经意的一叹是那么惊人的相似。
整了整衣服,把眼睛上下用手狠狠的磨了几遍,趴上了窗。孟泽很不希望被别人看到自己流泪的摸样。记得这个习惯自上学以来都被自己保持着,好怕好怕那些人看到后会很鄙夷的说自己脆弱,那么胆小不敢面对挫折。明白了这些的孟泽不知在这几年里自己躲在无人的角落或被窝里偷偷的留了多少眼泪。呵呵,还是小时候好啊:想哭就哭,该闹就闹。哭着闹着都会有人哄着,直到忍不住的笑了。那样真好,如果真的可以的话自己倒希望一直都被人哄着,一点点也不长大。这样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也不用同那楼下黑压压950万考生的一员拼死竞争。最多只是摔倒了就大哭一场,反正爸爸妈妈会哄着自己破涕为笑的。
而这一切都结束了,是的该结束了。想了那么久都是美丽的幻想不可能实现。自己好累,好累。楼下怎的有那么惊恐的声音向这聚来,是不是又在斥责我的行为表现出那么的脆弱了。其实人哪有不脆弱一次的,而我保证我就脆弱那么一回了。真的,只这一回,这样我就不再偷偷的躲到幽暗的角落流泪了。那样的地方其实我也很讨厌,只是我好希望你们不会嘲笑我的脆弱才做的无奈的选择。其实我也很坚强,你看我现在都没哭,不信等会你们看我的脸上一点泪渍也不会有的,真的。怎么你们现在仰头观望着是不相信么,哎……你们总是那么的不相信。
一声叹息的摔落引起一声巨响在一阵惊恐的叫声所湮没。

※本文作者:莲影孤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