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散文大全

2019-11-18

回复一剪梅96的一封信

姐姐呀、姐姐,看到你那句句深情问候,切切感人真情关怀与祝福,身在异乡漂泊的妹妹,此刻的心情并非可用言语来表达。沉尘,压控,缝合已久的泪,再也控制不住,不由自主地流下……从未见面的我们,中间隔着山、横着海,但我

黄昏

一直喜欢某种泛黄的颜色。其实也是黄昏的颜色。是可以让人沉静的。仿如烛火下祖母的脸,安宁,慈爱。也许亦是下意识里有了老的意味,开始不喜欢太过分明的色系了。如果要调色,那么该要用到黄,红,黑,白。

陈烁,文坛宛军崛起的新星

陈烁——文坛宛军崛起的新星(本文主人公是南阳民进民宣支部委员)《南阳广播电视报》消息:我市青年女作家、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陈烁的长篇纪实作品《高山仰止——走进二月河》,在人民日报社、全国工商联宣教部、中国作家杂志社

隔世离空,如何做你的红颜

明知道那深夜里的一杯咖啡会让我无法入睡,我还是拒绝不了那份诱惑:只为那份回味无穷的泛甜的苦涩。可终究是苦啊,如若是甜在唇齿,怎么会无法入眠?此刻,你行走在哪个街头,你坐在哪窗灯下,亦或你正在谁人的娇柔的目光里?

行走在诗意的乡间

对于威海本土网络爱好者来说,一提起不或之年,许多人都熟稔他的形象,削瘦的身姿,长发飘逸,荷锄赤脚行走于田间,当然除了这些我们更熟悉的还是他的网络诗歌。

GO TO福州

突然很想去放释自己,有一种冲动,毫不犹豫地搭上车,去了福州,去找同学玩了。到了福州北站,觉得好茫然,眼前是一片复杂的景象,我也不晓得意识里还存在着什么。

寻梦西塘

西塘,是留在心底最深刻的烙印,今生再难将她从记忆中抹去。——题记我来了,西塘!两年来,你一直是我的梦啊,知道吗,西塘?最初与你相遇,是在那则优美的电视音乐散文中,那黛瓦白墙的老屋,那幽深狭长的弄巷,那波光

我在乎,你的感受

陈鲁豫在她的《心相约》这本书中,记述窦文涛时有这样一段文字:《海湾风云录》备受好评。最难能可贵的是,文涛的爸妈居然从石家庄打来电话,狠狠的表扬了这个节目,这让文涛顿感心愿已了,人生再无意义。

一种境界

晨起,霜降后的风凉凉的,满大街的一地黄叶,昭告着秋风的萧瑟。一个熟稔却又略显生疏的声音从网络中经手机传导过来,絮絮的,告诉我一件子虚无有的事情,闲着的人们闲着的无聊,让你觉出人的口角的犀利无比以及人生的好多无奈和

生命的迷茫

一直以来我就非常地迷惑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人的一生中最可宝贵的是什么呢?是生命吗?人活一辈子,生命只有一次,一旦失去任何人也无法再将它再收回,应该说生命是最值得珍惜的东西。

红袖男人

你懂不懂得有一种感觉叫荒凉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如此深沉、缓慢而又悠长——齐秦《爱的感觉——荒凉》早晨,一轮血红的日头爬上了楼群的塔尖,你站在窗口旁边,晨曦洒在你的脸上,灿烂了你那一张刻满岁月沧桑的面

我心中的杨槐

我家门口有棵杨槐树,生长在临街南屋的窗下,旁边还有一块大盘石拌着它,相互依托,构成一幅画。春的季节,百花齐放,五彩斑斓,杨槐却迈着稳健的步伐,在枝条布着新芽,温暖的阳光叫芽慢慢放大,不参与这春的争霸。

挂在核桃树枝上的手机

玉兰,你在干什么?你好吗?没有发生啥事吧!我在睡梦中让特殊的电话铃闹醒。坐起来的一刹那我还以为自己睡过头,细看床头的闹钟还是深夜三点,外面黑漆漆一片,心里一片恐慌。

成长

十八岁那年秋天,我在喧嚣的车站告别父母,独自一人踏上北上的列车去异乡求学。望着窗外向我不停挥手的双亲我泪如雨下,在一种极其复杂的心情中列车缓缓启动了,带着对远方的希冀和对未来的憧憬我就这么上路了。

宝贝,请听妈妈说……

宝贝,亲亲!妈妈爱你们!今天“六·一”,首先,妈妈祝亲爱的俩宝贝──节日快乐!学习进步!健康成长!其次,妈妈想对你们说声:对不起!

飘零的记忆

(一)一片秋叶从眼前晃过,她驻足了,深褐色的眸静静的凝视着,很久很久……“你什么时候走?”“再过两三天吧!”“哦!是吗?”她低着头,继续走。

万人如海一身藏

又要搬家了,晚上老姚帮忙,同去的还有现任房东jon。先把几个大件东西运过去,真正过去住是在后天。老姚只有今晚有空,他有车,只能辛苦他了。实在是不想搬,主要是因为这边离学校太远了,找了一处离学校近些的地方。

蚂蚁与蚜虫

在灿灿红日下,在朗朗乾坤中,各种植物遭受着干旱,虫咬的双重折磨。它们痛苦无奈,奇痒难挠。不时,有几片彩云在高空故做姿态,从遥远的天边飘然而至。每当这时,旱苗们欣喜若狂。可悲的是,它们总是空欢喜一场。

瓦埠湖情思

转瞬之间,时光逝去,流走了多少美好的记忆。瓦埠湖啊,难忘你一堤绿杨、十里莲花,难忘你红蓼满岸、白鸥喧哗,可是,自从那一天我离开了你,你茫茫的碧水、如画的风光就只能在梦中追忆。

轻若微尘(4)•流年

题记:流年,回忆尚可。回头,却已不能。我想我真的需要换种活法了。死亡需要很大的勇气,所以我放弃了死亡。但结束婚姻需要更大的勇气,所以我茫然无助,那不是单纯意义上的痛苦,是一种煎熬。

摔落的年华

铃声响了起来,像在为谁送终的声音那么的悠远那么的冗长宣布着一切的结束。监考老师收完了答题卷面无表情走出了考场,同室的考生也三五一组的离开了还是那么安静的教室。

向往西藏

我想去西藏,我想去那遥远又美丽的地方,在海拔最高的高原上奔跑。看湛蓝的天空离我那么近,伸出手在离蓝天最近处摘下片片云朵,给我做一件白色的藏袍。穿上它和那藏族小伙姑娘们一起恣意地歌舞、放纵地欢笑。

放弃我是你的一个错

今天,回头再看看我们偎依走过的日子,看看现在我们之间的淡然,才明白是一场场误会和伤心将我们的缘分划断,是一次又一次的争吵让我们彼此变的遥远而又陌生,是一次又一次你的冷漠让我的痴情掉入无望的悬崖。

爱在青菜鸡蛋面里,幸福在点滴生活中

以前我对幸福究竟是什么?在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含糊不清。总认为有丰厚的物质财富就是幸福,有权有势有地位就是幸福。随着年龄增大和阅历的增多,对幸福的体会也越来越深。

坚持就是胜利

她茫然无助,劳燕纷飞,人生一下子落单,未来的方向一时模糊不已,何处是岸?眼泪在那些日子是挥之不去的伴侣。打电话诉说,发信息求助,约朋友相伴,可是终于明白,人总该靠自己站起来,有些安慰面对现实是如此苍白无力。

夜宴石门

青田山漫步登高,顺着石阶,拾级而上。不觉,已至剑石,巨石刀砍剑劈,却相对言欢。登上顶峰,翘首眺望,高楼林立,瓯水流淌。一阵风儿吹过,鹤驾白云,飘然而来。鹤至,俯首于侧。与鹤之缘,大概仅此。

捡起被岁月遗落的心伤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来到神往已久的上海已经两年多了,长久以来的我似乎已经习惯了沪上川流不息的马路,而忘记了被思念灌溉的田地……小时候,心中的上海是伫立着一个高高圆圆的大球状东西及流淌着黄色江水

窗外有两棵树

窗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桂花树,另一棵也是桂花树。一棵开着白色的细花,人们习惯的称她叫“银桂”;另一棵开着黄色的粉点儿,那就是“金桂”了。香甜溢满在你推开窗户的那一瞬,爱怜之情由不得你说不。

活着,就是幸福

生活是痛苦的,但我们不能痛苦地活着,因为活着本身就是幸福。——摘自《活着就是幸福》三毛走了,撒哈拉再也无法承受生命之重,雨季从此不再来;海子走了,“从明天起,喂马,劈柴,周游世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很早就听过《花儿与少年》这首旋律优美的民歌,还以为“花儿”指的是花朵,后来从图书馆借了一本介绍“花儿”的书,才知道“花儿”原来是流行于西北的一种民歌样式。“花儿”在青海又叫作“少年”,唱“花儿”又叫“漫少年”。

悲怆的徽州女人

一直仰慕著名黄梅戏演员韩再芬,早就听说韩再芬主演的舞台剧《徽州女人》。不同于其它戏剧,没有铿锵的锣鼓,也没有抽象的脸谱,安徽省安庆市黄梅戏剧院二团的新编黄梅戏风格舞台剧《徽州女人》在一片寂静中开场了。

小弟弟与小侄儿

我有一个小我二十岁的小堂弟――小朝,他出生在澳大利亚,几年之间,已从最初精致可爱的baby长成了一个健康活泼的boy。这年暑假,婶婶带他回国探亲。

有些东西只能拿来回忆

父母为我订“娃娃亲”(家乡的一种习俗,在孩子少年时期就为其定一门亲)那会儿,国家还没有恢复高考制度呢。说起来父母都算是读书人,又当过多年的老师,他们还随这样的习俗,真不可思议!不过,在那种年月,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

一切怎样忘记

闷热的午后,连一丝风也没有,庸懒的眼神很吃力地掠过桌上的那盆花的绿叶,碰到了苍白的墙,又折回放在那本摊开的书上。书是从朋友处随手拿的,是陈染的《声声断断》,虽是日记体裁的文字,读来却另有一翻味道。

我的烟雨江南

有时候,手腕中那蓝盈盈的一脉脉都让我偶尔有种想用那柄浅兰色小刀划下去的冲动。我想看一看那蓝色的管中究竟为什么会有红色流动着,但是我不知道划下去后是不是会感觉到很痛。

我这一副意大利拐杖

我所珍藏的这一副拐杖,铝合金材质,精致、轻巧。要说起来,除却它来自异域意大利之外,与其他的拐杖相比并无“特别”之处。但对于我来说,它却蕴含着一份“特别”的纪念意义,隐藏着一段我们远洋海员血泪交织的小故事。

那些花儿

拿起那支玫瑰花时,不预料上面的刺如此折人,深深的扎了一下。不痛。怎么能叫痛,真正的痛何止是皮肤这一下的剌扎,无病的呻吟一下,换来的只是自己回应的一个取笑,我向来坚持。如果依旧坚强。

说早点

俗话说:早上吃的少,中午要吃饱,晚上要吃好。就是可能早上吃的少的缘故,故名“早点”。无非是早上起的匆忙,草草吃些东西点点肚子,也才有了中午要吃饱这么一说。

走出戴望舒的《雨巷》

曾经有个少女,带着紫丁香的忧郁,迟疑着,走进戴望舒雨巷——(多少天了,却走不出丁香的阴郁和伤感)就这样,我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寞的雨巷。

务虚与说假话

时近年底各种考核不断多了起来,弄虚作假的事情也就跟风而来。有些人把说假话与做务虚工作混为一谈,认为有些工作是务虚的,所以说说假话,做做表面工作让领导暂时满意一下也无妨。这是一种多么可笑的逻辑。

小姨

表妹的婚事越来越近了,本想借此机会,让母亲她们老姐妹三个住在一起聚一聚,我也好在她们身边敬敬孝心。常年在外面,一年里大概有一次见到她们的机会,所以一直以来心里都有一份深深的歉疚。

正视磨难

大多经过磨难的人生都是成功的人生,大多成功的人生都是经过磨炼的。曾经,我是一个山村的小男孩,肩上挑着一担柴或背着一筐玉米棒。成熟中才明白,那不是柴,也不是玉米棒,而是对人生的磨炼,它磨掉了舍我其谁的霸气,懂得从基

裹在一起的灵魂(一)

一、记忆夜深沉。被唤起的记忆班驳离落地铺展开来,无可奈何时的那种落寞,让你无法解析得开逝去的已往。河流与河床交织着四季变幻的梦。梦醒时分,水的流簇拥着时光一刻也不停地向前去,站在岸边,思绪成千千结。

永远的伤痛

光阴似箭,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之间,我已经从一个天真浪漫的清纯少女变成了有点老气横秋的中年妇女,面容虽然姣好,身材依然苗条,步履依旧轻盈,但心却不再年轻,人却不再豪迈。

转身·等待

不知你身上的哪点吸引了我。你并不帅,顶多算有点才气,初见到你时,甚至有些讨厌你那坏坏的痞子样。当时就决定不要和你有任何瓜葛。世事难料,越是想躲越是找上来。

人生何似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人老心易变。词人感叹的似乎很简单,自古以来,多情人,无情客。故事到了结尾,总不复初见时的情怀。纳兰念这词时,该是在叹息吧。

人生不可缺少的几点作为

在人的一生中,最不可缺少的几点作为:人不可没孝心。人人都是父母所生,都应该有骨肉亲情,该懂得孝敬父母,疼惜兄妹。更应该懂得尊老爱幼,无论在家还是在其实它地方。

伤逝的爱情

爱情是这样一种东西:他和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又如少男少女般年轻;他像夏天的玫瑰一样明艳动人,又常使想触动他的手指疼痛甚至流血;他像漂漂洒洒的雪花一样洁白,又常会被污染以至迅速融化;他会使人变的高尚、聪明和勇敢,也会使

城市里的那一拜

宁静的小城生活惯了,突然只身来到陌生繁华的都市,溶在纷乱的人群中,看着到处都是缓缓蠕动的汽车,心里竟然有一种莫名奇妙的烦闷。踩不出足迹的柏油路上,到处是空洞的眼神,于是发现城市的喧闹是一种沉默,抵抗着彼此心灵的陌生。

走进洁白的世界

每年春天,我都要到郊外走走,去看看那漫山遍野的梨花,看看那一眼望不到边的银白色的景象,寻找洁白世界的影子。我不是偏爱梨花,我喜欢的是那种纯洁无暇,一尘不染,净化人们心灵的那种感觉。

※本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