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送韦讽上阆州录事参军》赏析

2021-04-10

  送韦讽上阆州录事参军

  唐代:杜甫

  国步犹艰难,兵革未休息。

  万方哀嗷嗷,十载供军食。

  庶官务割剥,不暇忧反侧。

  诛求何多门,贤者贵为德。

  韦生富春秋,洞彻有清识。

  操持纲纪地,喜见朱丝直。

  当令豪夺吏,自此无颜色。

  必若救疮痍,先应去蟊贼!

  挥泪临大江,高天意凄恻。

  行行树佳政,慰我深相忆!

  译文

  国家命运仍很艰难,战争连绵至今未断。

  全国各地哀声遍野,十年军用征敛不堪。

  众官致力宰割剥夺,无暇忧及民心思叛。

  横征暴敛名目繁多,贤者重视以德为先。

  韦生你正年富力强,通达事理识见不凡。

  前去掌管荆法纲纪,喜你执法正直不偏。

  定使那些贪官污吏,从此之后再无脸面。

  若要解救民生疾苦,害民之贼应先惩办。

  洒泪送到岷江边上,上天也觉无限伤感。

  你去做出良好政绩,安慰我的深情忆念。

  注释

  韦讽:成都人。浦起龙注:“韦讽,成都人。公宝应初(七六二年),先有送韦摄阆诗,兹岂归后即真,公复送欤?”

  上:恐当作赴。唐人多赴上连文。《唐书·来琪传》:“以填充淮西申、安十五州节度观察使,填上表称淮西无粮馈军,请待收麦毕赴上。”又《国史补》:“德宗非时召吴凑为京兆尹,便令赴上。”是其证。也可以单用一“上”字,如储光羲《终南幽居献苏侍郎三首时拜太祝未上》未上,即未赴上,是说还未去作太祝的官。又李商隐白居易墓碑铭》:“(太和)九年,除同州,不上。”不上,是说不去做同州刺史。

  阆(làng)州:治所在今四川阆中。

  录事参军:官名,职责是掌管文书,督察治所,宣达教令,兼管狱讼捕亡等。

  国步:国运。《诗经·小雅·白华》:“天步艰难。”又《大雅·桑柔》:“国步斯频。”

  兵革:指战争。

  休息:停歇。

  万方:全国各地。

  嗷嗷(áo):哀鸣声。

  十载:自天宝十四载安禄山造反至广德二年为十载。

  供军食:供给军队的费用。

  庶(shù)官:众官。指一般下级官吏。他们缺乏远见,不知剥削过甚,百姓反侧不安,就要引起大乱。

  务:专心致力。

  割剥(bō):宰割剥夺。

  不暇(xiá):没有工夫。

  反侧:指民心不安。

  诛求:指横征暴敛。

  多门:名目繁多。

  贵为德:重视实行德政。

  富春秋:年岁还多,即年富力强。富春秋,谓年少。《汉书·高五王传》:“皇帝富春秋。”颜师古注:“言年幼也。比之于财力,未匮竭,故谓之富。”

  洞彻:通达事理。犹通达。

  清识:清明的见识。

  操持:掌握、管理。

  纲纪:指法制伦常。《白帖》:“录事参军,谓之纲纪掾。”鲍照《白头吟》:“直如朱丝绳。”操持纲纪,纠弹*,正须正直的人,故曰喜见。

  朱丝:染成朱红色的琴瑟弦,这里喻指正直无私。

  当令:当使。

  豪夺吏:巧取豪夺的贪官污吏。

  无颜色:脸面。意谓使污吏害怕,不敢恣意侵渔百姓。

  必若:若要。如果一定要。二句可谓一针见血。

  疮(chuāng)痍(yí):创伤,比喻战争后民生凋熬。

  蟊(máo)贼:指危害国家和人民的人。《诗经》:“去其螟螣,及其蟊贼。”注:“食根曰蟊,食节曰贼。”黄生云:“军国事繁,征求固所不免,尤苦贪墨之吏,从中更朘削耳。有同宽一分,*受一分之赐。必若二语,亦无奈何中作此痛哭流涕之论耳。[2]32.大江:指岷(mín)江。

  高天:上天。

  行行:连续不断。

  树佳政:建立美好的政治。

  赏析

  此诗二十句可分为三段,三段的内容既互相平行又层层递进,既各自独立又互相联系,表现了诗人感时伤乱,忧国忧民的复杂心情。

  开篇八句为第一段,前四句为第一层,描绘出一幅战争连绵未断、民生哀声遍野的景致,写出了国运艰难,重心落在人民疾苦上。十年的战乱,惨重的徭役负担,逼得人民啼叽号寒,哀声遍野。这一层概括了当时形势翻人民的苦难。但当时的战争是一场捍卫统一的正义战争,因而对战争造成的疾苦,诗人未作更多的谴责,这里如实写出,目的是为下一层作铺垫。接着四句为第二层,”庶官务割剥,不暇忧反侧“,揭示出最严重的时弊和人民疾苦的真正根源。那些官吏们雪上加霜,疮口撒盐,不顾人民死活,专务敲骨吸髓,各种苛捐杂税,造成了民心不安。诗人对庶官的谴责,对民生艰难的忧愤,情感深切“贤者贵为德”与“庶官务割剥”形成对照,托住上段,启开下文。

  中间八句为第二段。“韦生富春秋,洞彻有清识。操持纲纪地,喜见朱丝直。”诗人称赞友人见识卓绝、正直无私。“当令豪夺吏,自此无颜色”,表露出诗人把友人列为“贤者”,希望友人救民于水火,惩治贪官污吏。“必若救疮痍,先应去蟊贼”二句,正面表达了诗人“再使风俗淳”的政治思想,揭示了封建官吏“盗贼本王臣"的罪恶本质。

  最后四句为第三段,“挥泪临大江”,大江的奔流犹如诗人的泪水,“高天意凄恻”,诗人的凄恻之情就像浩渺的天空,流露出诗人关切人民痛苦,对韦存在着很大希望,故既告之以理,又动之以情。这挥泪,不只是为私人交谊。“行行树佳政,慰我深相忆”写出了诗人利用友谊来勉励对方,希望韦讽此去不断的为人民做点好事。把诗人的友情和忧国优民之情糅合一体,水乳难分、似漆如胶。

  此首送别诗,概括描写了战乱中人民的苦恨,揭露了当时社会横征暴敛的真实情况。言辞犀利,感情强烈,内容深刻,气度恢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