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稹——《遣悲怀》其三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注释:

首联意谓:闲坐忆往事,悲君亦悲己;纵然人生有百年,又算几多久长时?

颔联意谓:邓攸无子嗣,知命之年方如愿;潘岳悼词哀,对于亡妻犹枉然。诗人借古人说自己。邓攸,《晋书·邓攸传》载:攸,字伯道,河东太守,战乱中遇盗贼舍子保侄,故无子。后至50岁由继室生一子。寻,随即。知命,《论语·为政》:“五十而知天命”。潘岳,晋人,妻殁后作《悼亡》诗三首,哀感顽艳。

颈联意谓:但愿死后同坟墓,无奈洞穴幽深而难见;指望来生再相聚,谁知来生相聚是何年!窅冥,《辞海》注:“深远难貌。”

尾好意意谓:我只有一生不再结姻缘,来报答吃苦受累未开颜。长开眼,长夜无眼。据刘熙《释名》解:鳏鱼的眼睛终夜不闭,无妻曰:“鳏”。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云:“所谓‘长开眼’者,自比鳏鱼,即年历誓终鳏之义。

赏析:

第三首借古抒情,进一步表达了诗人对亡妻的无限眷恋,深情怀念。

蘅塘退士曰:“古今悼亡诗充栋(极言其多),终无能出此三首范围者,勿以浅近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