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池塘柳”的下联

2019-10-10

  唐诗中有一诗句,其偏旁含金木水火土五行,久无人对。句云:

  烟锁池塘柳;

  至明代,吴下张令夷在《迂仙别记》中,让迂公对曰:

  冀粟陈献忠。

  此五字中含东西南北中五方,是以五方对五行。

  又陈子升在其《中洲草堂遗集》中,作了三个对句,寓于四首《柳波曲》诗中。皆以五行对五行。其一为:

  灯垂锦槛波。

  所在之诗为:“烟锁池塘柳,灯垂锦槛波。回波初试舞,折柳即闻歌。”“灯垂锦槛波,烟锁池墉柳。妄梦五湖湄,郎家大堤口。”一般地说,诗中之对仗,若未单独使用,不当作对联看。但陈氏在两诗自序中说:“客有以‘烟锁池塘柳’五字具五行以属余为对句,因成《柳波曲》二首,与好事者正之。”可见“灯垂锦槛波”是专为对“烟锁池塘柳”而作的,相对独立,故这里作对联看了。灯垂,亦作“灯填”。其二为:

  烽销极塞鸿。

  所在之诗为:“烟锁池塘柳,烽销极塞鸿。东枝罢春水,南翼怨秋风。”(《续作锁柳销鸿之曲》)其三为:

  钟沉台榭灯。

  所在之诗为:“烟锁池塘柳,钟沉台榭灯。灯心红缕密,柳眼绿波澄。”(《烟锁沉引》)

  《巧对续录》载有一文土和武士的两个对句。文句云:

  秋唫涧壑松。

  武句云:

  炮镇海城楼。

  二百多年来,武土这个对句最为流行,似乎成了“烟锁池塘柳”公认的标准对句。

  又《小豆棚》言,山西景芝荣,幼时即有才名。三岁时姊嫁归宁,父命其作诗,应声曰:“前日于归去,今朝反面来。愁容何易改,顿觉笑颜开。”父命其对“烟锁池塘柳”一联,又对道:

  浪暖锦堤桃。

  暖,即暖之异体字,为取“火”旁而用之。

  又《南楼随笔》谓江苏地方有一对句,曰:

  炮架镇江城。

  又《清稗类钞》所收对句为:

  灯深村寺钟。

  近人也有不少对句。《名联趣谈》说,二十年前北京大学某教授就有一个为:

  茶烹凿壁泉。

  该书中,梁羽生先生还介绍了其他一些联友的对句。陈敬之有两句。其一是:

  烽销漠塞榆。

  其二是:

  桃熛锦浪堤。

  熛,本指火红之炭,此指红色。

  骆广彬也有两句,而且也是寓于诗中的。一是:

  港城铁板烧。

  铁板烧,是一种菜的吃法。先将铁板烧热,旋即在上面放置鲜肉和蔬菜,盖一下就吃。此句所在之诗为《旋厅赏酌》:“烟锁池塘柳,港城铁板烧。旋厅添绿蚁,风物览逍遥。”其二是:

  汀培锦柱灯。

  汀,水中小洲。培,培土而植灯柱也。此句出自《白天鹅酒店夜宴》:“烟锁池塘柳,汀培锦柱灯。招邀珠海夜,觞角满高明。”

  陈正龙有一句,曰:

  灯铭水墨楼。

  铭,记也。

  张耀君的对句是:

  灯销深圳桥。

  此外,尚有人对作:

  灰堆镇海楼。

  慕羽先生以“燕衔泥垒巢”,“燕”下四点,又可解作“火”,“五行”齐备,又可解作五言诗之一句,意境也不错,惜“巢”字不属“木”部。

  (以上出自旧文《精品雷联赏析》)

  95也有“霜凝灯塔铃”和“秋铺满地枫”之句但总是对上功夫,少有考虑联意之隔,因知对雷联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