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知识—对仗中的双声叠韵

  双声叠韵是汉语的一种声韵现象。在对联中恰当地使用双声叠韵会增强联语的音乐美。王力先生认为;“古人还利用这样的连绵字来加强诗歌的音乐性。”他又说:“双声叠韵也是一种回环的美,这种形式美在对仗中才能显示出来。”

  什么是双声?什么是叠韵?一般说法是:两个字的古声母相同是双声;两个字的古韵母相同是叠韵。这里说的是古声母和古韵母,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笔者认为,我们应以普通话为依据,以汉语拼音方案的声母、韵母为标准。因为人类语言是发展的,现在再让人们去掌握古声母和古韵母是困难的,那是语言学家们的研究范畴了。汉语拼音方案为我们确定双声叠韵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和正确的依据。根据汉语拼音方案的声母、韵母,确定双声比较简单,两个字的声母相同就行了,可是确定叠韵就比较复杂一些。一个字的韵母有的是单韵母,有的是复韵母,单韵母只是一个单元音(a、i、e、o、u、ü),复韵母除主要元音(韵腹)外,或有韵头,或有韵尾,或既有韵头又有韵尾。所谓韵头,指主要元音前面的另一个元音,在现代汉语中,可作韵头的有i、u、ü三个。所谓韵尾,指主要元音后面的音素成分,在现代汉语中,只有i、u、n、ng四个韵尾。

  构成叠韵的条件是:

  一、单韵母(单元音)必须相同。如睥睨bini、呜呼wuhu。

  二、复韵母的主要元音(韵腹)有的相同,有的相近,但韵尾必须相同。如酩酊mingding,蹒跚panshan,苁蓉congrong,它们的韵尾相同,韵腹也相同;又如峥嵘zhengrongl、玲珑linglong、呻吟shenyin,它们的韵尾相同,但韵腹不同,只是相近。

  三、复韵母的韵头(介音)对叠韵无关。如袈裟jiasha、逍遥xiaoyao、辗转zhanzhuan、潺湲chanyuan,它们是一个有韵头,一个没韵头。又如缱绻qianquan,两个字的韵母都有韵头,但韵头不同。

  四、同一韵部的韵母都可构成叠韵。以现代新的诗韵为例,麻部字的韵母有a、ia、ua三种,它们的主要元音都是a,而韵头i、u对叠韵无影响。唐部字的韵母有ang、iang、uang三种,它们的韵尾韵腹都相同,而韵头i、u对叠韵无影响。寒韵字的韵母有an、ian、uan、üan四种,它们的主要元音a和韵尾n都相同,而韵头i、u、ü对叠韵无影响。有的两个字虽不属于同一韵部,但也可构成叠韵,如庚韵字的韵母为eng、ing,东韵字的韵母为ong、iong,有的叠韵字分别在这两个韵部,如玲珑,玲ling属庚部,珑long属东部,这是庚、东两韵的韵尾相同,是邻韵,在十三辙里是“中东”,现在作诗庚、东两韵可以通押。

  五、声调对叠韵不无关系,只有阴平和阳平之间可以构成叠韵外,其他声调之间都不能构成叠韵。如薏苡yiyi,两个字的声母韵母都相同,只是声调不同,因此它只是双声,不是叠韵。

  汉语双音词分合成词与单纯词。单纯词又叫连绵词,古时叫连绵字。连绵词的两个字是一个词素,两个字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表示一种意义,它既不能拆开理解,也不能拆开使用,如果硬把它拆开,那么拆开后的两个字,都不是完整的词,也就是说不能表达一定的意义,如鸳鸯、徘徊。有的连绵词拆开后虽然还可以各自成词,但表达的意思都和原意大不相同,甚至毫不相干,如参差、烂漫。连绵词分双声连绵词、叠韵连绵词、非双声叠韵连绵词和叠音四种。合成词是由两个词素构成,由两个实词素构成的双音词有五种结构:即主谓、动宾、联合、偏正、补充。在各种结构中都存在双声叠韵现象,而联合结构中特别多,尤其在音近义通的同义词中全是双声叠韵,否则就构不成“音近”这个条件。例如:丰富fengfu、美妙meimiao、探讨tantao。

  合成词中的双声叠韵可以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果从严要求,对仗中应是连绵词对连绵词,合成词对合成词,这是其一,其二是双声叠韵对双声叠韵,非双声叠韵对非双声叠韵。因为连绵词不论音乐美或词义美都比合成词胜出一筹,而双声叠韵在音韵美方面又是非双声叠韵无法与之比拟的。试想一副对联,其中一联有双声叠韵的连绵词,另一联在相应的位置上则是非双声叠韵的合成词,这样的对联,看起来,一定会给人们一种不和谐的感觉,显示不出双声叠韵那种回环美来。如果从宽要求,不仅连绵词可以对合成词,而且双声叠韵可以对非双声叠韵,不过就谈不到美不美了。下边分别选些例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