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自对的探究

  一、什么是对联的自对?

  所谓自对,是指上联内某处自行对仗,与此同时,下联对应处亦自行对仗,这种对仗方法,叫做对联的自对。凡工整的自对,上下联间对应处可以不需对仗;或虽对仗,可以不用工对,这样全联便视为已对仗,并且是工对了。

  对联的自对可分为同句自对(或称句中自对)和邻句自对(或称句间自对)两类。

  (1)对联的同句自对。
  对联的同句自对,是指上下联分别在某一句之内完成的自对。现举例于下。

  ▲北京昌平县居庸关联(横线示自对处,下同):

  居此雄关,易守难攻,庸人慎勿自扰;
  凭斯险寨,克敌制胜,壮士尽能荣归。

  上联“易守难攻”与下联“克敌制胜”并不对仗,但上联“易守”与“难攻”自行对仗,下联“克敌”与“制胜”亦自行对仗,而且自对工整,这样,全联便视为已对仗了,并且视为是工对了。这种自对是在上下联的一句之内(即在第二句)完成的,所以称为同句自对。

  ▲上海市豫园一笠亭联:

  游目骋怀,此地有崇山峻岭;
  仰观俯察,是日也天朗气清。

  上联的“游目骋怀”与下联的“仰观俯察”并不对仗,又上联“崇山峻岭”与“天朗气清”亦不对仗,但上联首句“游目”与“骋怀”自对,第二句“崇山”与“峻岭”自对。下联首句“仰观”与“俯察”自对,第二句“天朗”与“气清”自对。这样,全联便视为已经对仗,并且是工对了。

  ▲南京市夫子庙明远楼联:

  矩令若霜严,看多士俯伏低徊,群嚣尽息;
  襟期同月朗,喜此地江山人物,一览无遗。

  上联“俯伏低徊”与下联“江山人物”并不对仗,但上联“俯伏”与“低徊”自对,下联“江山”与“人物”亦自对,这样,全联便算对仗了。

  王力教授在《汉语诗律学)中说:“对联(喜联、挽联、楹联、春联)在原则上须用工对(包括借对和“诗”、“酒”一类的对立语),不大可以用邻对、更不能用宽对。”(见该书p·175)表明对联在词类对仗的要求,高于律诗对仗的要求。所以,有时即使上下联之间已经对仗,只是不太工整,作者为了求工,亦常采用自对方法,以作补救。现举例如下。

  ▲上海市徐光启墓联:

  治历明农百世师,经天纬地;
  出将入相一个臣,奋武揆文。

  这副对联,上下联间已经对仗,但不是工对。上联首句“历”(指历法)与“农”(指农学),都属知识类名词。下联“将”与“相”都属官职类名词。不同门类的名词相对,自然是属于宽对。但上联“治历”与“明农”自对,下联“出将”与“入相”自对,都是同门类的名词相对,是属工对。同理,上联“经天纬地”与下联“奋武揆文”相对,是属宽对。但上联“经天”与“纬地”自对,下联“奋武”与“揆文”自对,都属工对,这样,上下联间虽然是宽对,但经自对补救后,全联便视为工对了。

  ▲辽宁省海城茅儿寺多罗亭联:

  佳日值春秋,对水郭烟村,回望平铺图画好;
  群贤聚觞咏,喜河声山色,一齐飞送酒樽来。

  这副对联的上下联间虽已对仗,但不工。上联首句“春秋”与下联首句“觞咏”只是宽对。但上联“春”与“秋”自对,下联“觞”与“咏”自对(属“诗”、“酒”一类的工对),却是极工的。由此可见,同句自对不限于由两个字组成的词相对。单个字词亦可相对。上联“水郭烟村”对下联“河声山色”也只是宽对。但上联“水郭”与“烟村”自对,下联“河声”与“山色”自对,却属工对。经过自对补救后,这副对联就工整了一些,但因还有其他词类对得不工,所以全联仍称不上工对。

  (2)对联的邻句自对:
  对联的邻句自对,是指上下联分别在相邻的某两句之间完成自对。现举例如下:

  ▲江苏省苏州市怡园藕香榭联:

  曲槛俯清流,暝烟两岸,斜日半山,横枕登峰,水面倒悬苍石;
  晴空摇翠浪,花露侵诗,槐熏入扇,凉生蝉翅,柳莺深锁金铺。

  上联“暝烟两岸,斜日半山”与下联“花露侵诗,槐熏入扇”并不对仗,但上联“暝烟两岸”与“斜日半山”自对,下联“花露侵诗”与“槐熏入扇”自对,而且都是工对,这样,全联便视为已经对仗,并且被视为工对了。这种自对是在相邻两句之间(上下联分别在第二、三句)完成的,所以称之为邻句自对。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