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扬州八怪郑燮撰讽剌联集

  上山拿蚂蚱;

  下河捉螃蟹。

  ——郑燮讽赠地方邪恶势力

  凤在禾下飞去鸟;

  马到芦边草不生。

  ——郑燮讽赠某寺势利僧

  郑板桥所结交的释道中人,善诗懂画者为数不少。无方和尚和后来在北京结识的起林和尚是最钟情的两位。其余诸人大都富有文化教养,板桥概括地说这些和尚所以出家,是“穷而无归,入而难返者也”。但是,也遇到过使人气结的和尚。据说,板桥曾投宿某寺,当家和尚见是个穷秀才,十分势利,规定必须抄经若干方得借宿,语言十分傲慢。天色已晚,板桥只好答应。经抄好了,和尚意犹未足,见板桥字写得好,说是加写一副对联,晚上才可供应一床棉被。板桥无奈,只好援笔写道:“凤在禾下飞去鸟;马到芦边草不生。”寺后有禾,寺前有芦,都是实景。凤到表示祥瑞,马到表示施主光临,都是喜事。和尚见了,十分满意,备香茶果脯,请板桥到上房安歇。日后,和尚将对联裱制悬于佛堂,逢人夸耀。客人中也有懂诗的,告诉和尚说:“这上联写的是一秃字,下联写的是个驴字。”和尚一琢磨,弄得哭笑不得。

  千家养女先教曲;

  十里栽花算种田。

  ——郑燮讽题扬州时弊

  饱暖富贵讲风雅;

  饥馑画人要银钱。

  ——郑燮卖画戏赠暴发户姚有财

  话说清朝年间扬州有个暴发户叫姚有财。此人本来穷途潦倒,有一年,他花十两银子买来一麻袋“报废盐票”,后来这盐票恢复使用,他陡然发了横财,成为百万富翁的大盐商。以后又买通官府当了个“两江盐务督办”。从此,他操纵盐价,榨取民众钱财;又勾结官衙欺压民众,无恶不作。有一次,他听说郑板桥的书法闻名全国,达官显宦都以有一副板桥真迹字画为荣。于是派人请郑写一副条屏,打算送给两江总督,讨好顶头上司。郑板桥一听是姚有财索书,甚为反感。他平生最痛恨这类为富不仁的奸商暴吏,但又不好当面拒绝。便对来人说:“本人卖字为生,姚大老板要字好说,二千两纹银一副。”那人回报姚有财,姚忍痛拿出一千两银子,叫那人向郑板桥讨个价钱。那人送上银子,说了许多好话。郑板桥二话不说,挥笔写下:“乡里鼓儿乡里打;”即时送给他。那人说:“先生还没写下联呢!”郑板桥说:“本人鬻书,虽非官办,也是‘一言堂’,‘童叟无欺’。对联两千两一副,你付了一千两,当然给半副。”姚有财无奈,只得补上一千两银子。郑便接着写完下联:“当坊土地当坊灵。”姚有财展开一看,觉得这字确实很好,但这联意似乎太俗[见上《郑燮题江苏省如皋土地庙》,怎好送与上司?于是他一面骂郑板桥敲竹杠,一面吩咐打桥亲去找郑另写一副。一见面,姚说:“先生之字如龙飞蛇走确是珍品,但这联意似欠高雅,请换写一副。”郑说:“本人字画出门不换,如再写一副,请再付两千银子。”挑挖苦地说:“先生开口银子,闭口银子,岂是高人雅士?”郑回敬道:“卖画山人只求银子糊口,哪如你们高官巨贾专要条子[金条]巴结大官。”姚有财哑口无言,尴尬万分,不得已忍着剜肉疼痛再拿二千两对郑说:“这一副写什么呢?”郑笑着说:“就照你的话写吧!”说着挥毫写下此联。姚有财一看,哭笑不得,只好自认倒霉。

  利欲除刀,凡尘半点不染;

  金炉剥火,锁住意马心猿。

  ——郑燮讽斥武殿寺劣僧胡兴凤

  胡兴凤为山东省潍县南关大财主的儿子,他从不桥生惯养,整日游手好闲,吃喝玩乐,花天酒地。其父母双亡后,家道破落,一贫如洗,他生活无着,才出家拜武殿寺方丈北海长老为师,削发为僧。但他劣性不改,身为和尚,经常玩弄女性,被北海长老多次训诫,非但不思悔改,反而怀恨在心。后借长老生病之时,以为长老治病为名,用毒药谋害了北海长老。此联为析字联,上联前句“利欲除刀”,析出一个“禾”字,后句“凡尘半点不染”,析出一个“几”字,两句合成为“秃”字;下联前句“金炉剥火”,析出一个“户”字,后句“锁住意马心猿”,析出一个“马”字,两句合成为“驴”字,全联即骂胡兴凤为“秃驴”。此事件另有“扬州八怪”成员之称的高凤翰拟有一联曰:“禾熟填口不为丢;常借一巾去遮丑。”前句析出“和”字,后句析出“尚”字;又金农撰联曰:“佳墨不染尘土;相思苦无良田。”前句析出“黑”字,后句析出“心”字。三联析字串联,就是“秃驴和尚黑心”!真不愧为“扬州八怪”。

文章来源:
m.diyifanwen.com/tool/jingshiduilian/1132716293284038.htm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