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话绕口令

2018-01-30

  上海人管白不叫白,叫雪雪白(些些拔)。

  上海人管黑不叫黑,叫墨墨黑(么么喝)。

  上海人管黄不叫黄,叫蜡蜡黄(嘞嘞王)。

  上海人管稀奇不叫稀奇,叫奇出怪样。

  上海人管杂乱不叫杂乱,叫一天世界。

  上海人管偏僻不叫偏僻,叫妖泥角落。

  上海人管暗示不叫暗示,叫豁翎子。

  上海人管脸色不叫脸色,叫轧苗头。

  上海人管巧合不叫巧合,叫啱啱较。

  上海人管聊天不叫聊天,叫噶山胡。

  上海人管沾光不叫沾光,叫敲竹杠。

  上海人管挑刺不叫挑刺,叫捉班头。

  上海人管挨批评不叫挨批评,叫吃排头。

  上海人管赚钱不叫赚钱,叫扒分。

  上海人管暂停不叫暂停,叫奥斯两开。

  上海人管无法无天不叫无法无天,叫神之胡之。

  上海人管挨打不叫挨打,叫吃生活(切桑卧)。

  上海人管出风头不叫出风头,叫扎台型(:则代应)。

  上海人管流氓不叫流氓,叫阿飞(阿fi)。

  上海人管教训你不叫教训你,叫搞搞路子(告告路子)。

  上海人管喉咙响不叫喉咙响,叫五斤哼六斤(恩斤哼落斤)。

  上海人管固执不叫固执,叫头皮撬(豆比缴)。

  上海人管讲大话不叫讲大话,叫掼浪头(拐浪豆)。

  上海人管拗造型不叫拗造型,叫摆标景(把彪今)。

  上海人管不行不叫不行,叫不来塞(伐来塞)。

  上海人管托儿不叫托儿,叫连裆模子(里当模子)。

  绕口令 《哈刚有啥额刚头》(带普通话翻译版)

  隔壁宁家屋里头 (隔壁邻居家里)

  交交关关小居头 (有很多很多的小孩子)

  阿杜阿腻阿三头(老大老二老三)

  一直排到阿八头(一直排到老八)

  名字叫得老噱头(名字起得很有意思)

  阿杜小头头(老大小头头--小领导)

  阿腻烂泥头(老二烂泥头)

  阿三洋葱头(老三洋葱头)

  阿四长杠头(老四长扛豆)

  阿xx香头(老xx香豆)

  阿六咸菜头(老六咸菜头)

  阿七芋艿头(老七芋艿头)

  最好白相是阿八头(最好玩是老八)

  嗦只橡皮奶奶头(嘴里叼着奶嘴)

  太阳照到床旺头(太阳照到床上)

  一家宁家捂披头(一家人还在捂被窝)

  统统了生孽疖头(头上都生了热疮)

  人人才剃光榔头(每个人剃了光头)

  吃特三把盐炒头(吃了三把盐炒豆)

  册特八泡无厘头(拉了八次大便)

  伊拉屋里爷老头(他们家里的爸爸)

  有的一只杜鼻头(有一只大鼻子)

  国泰门口一嘎头(一个人在国泰电影院门口)

  打桩模子翻跟头(做倒卖票子的黄牛)

  杜鼻头会轧苗头(大鼻子很精明)

  生意碰碰起蓬头(生意经常很好)

  有了一眼花纸头(有了一些钞票)

  乃么开始轻骨头(开始骨头就轻了)

  中国银行开户头(中国银行开了户头)

  登了外头掼派头(在外面充大款)

  一眼眼路拦叉头(一点点路也要叫出租车)

  香烟老酒过腻头(香烟老酒过瘾头)

  难办发廊汰汰头 (偶尔去发廊洗头)

  顺便捏捏节节头(顺便做个脚部按摩)

  回到屋里耍滑头(回到家里耍滑头)

  袋袋里厢扛拉头(口袋里只放了零钱)

  伊拉娘叫兰花头(他们的妈妈叫兰花头)

  恶型恶状翻行头(很恶心的打扮和穿衣服)

  跟伊拉爷别苗头(跟他们的爸爸较劲)

  杜鼻头常怕当寿头(大鼻子恐怕被当作傻瓜)

  怀疑伊了轧姘头(怀疑他老婆在外面有姘头)

  吃饱老酒挥拳头(喝了老酒挥舞拳头)

  对老伊额骷榔头(对准她的脑袋)

  穷心穷恶一记头(狠狠地打了一下)

  兰花头伐是好无头(兰花头也不是好惹的)

  对准杜鼻头额下头 (对准大鼻子的下面)

  撩起来就是一脚头(飞起一脚)

  杜鼻头,触霉头(大鼻子很倒霉)

  痛了一个多号头(痛了一个多月)

  涅里外头避风头(白天在外面避风头)

  亚里蹲了门口头(晚上蹲在家门口不敢进去)

  常怕回起收骨头(怕又被打)

  里革委里杜块头(居委会的大胖子)

  电筒照老杜鼻头: (手电筒照着大鼻子)

  蒙伊是伐是贼骨头? (问他你是不是小偷)

  杜鼻头气得来瓜瓜抖:(大鼻子气得浑身发抖)

  杜块头,么清头 (大块头,你没脑子)

  哈刚有啥额刚头!(不要没事胡说八道!)

 来源地址:
m.diyifanwen.com/tool/raokouling/598842.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