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逸之乐对联欣赏

临园独步吟诗章,半拙半工,恰似青云道上;绕径闲行看花草,乍开乍落,何异黄梁梦中。

  

松菊满前,闲中岁月床头酒;林丘高枕,静里乾坤架上书。

  

想陶渊明松菊园,顿忘荒径;酤杜子美寻常酒,欣典春衣。

  

藜杖芒鞋,浩歌一曲偕同好;良辰美景,快饮数杯畅素怀。

  

清晨端坐坐无营,取架上左传文、马迁史、相如赋、南华经、少陵诗、右军贴、屈子离骚,开卷广胸中识见;

  

亭午高眠眠且觉,想世间沧海日、赤城霞、巫峡云、洞庭月、峨嵋雪、广陵涛、庐山瀑布,何地非物外逍遥。

  

尘缘剖断坐园中,宜酒宜朋,宜清宵对榻;世虑潜消念方外,可吟可睡,可镇日敲棋。

  

经案绳床,莫道寻常福地;竹篱茅舍,堪称别是洞天。

  

高眠一觉饭胡麻,山僧趣味;长啸几声依茂树,野叟生涯。

  

茅屋半间堪蔽日;盘食一菜待佳宾。

  

古寺闻钟惊鹤梦;山僧得道验松枝。

  

荒庄独坐茶频煮,七碗后神清气爽;竹榻斜眠书暂抛,一枕余梦稳天宁。

  

红尘道上厌风霜,不堪着眼;白社樽前停杖履,何等快心。

  

濯足清泉,三缄不自道乡里;曝衣晓日,一醉何人知姓名。

  

五夜独眠,三叟可来问寿;南窗寄傲,北山不必移文。

  

解绶投竿,白云时劝杯中酒;挂瓢洗耳,明月相随枕上眠。

  

菊花为酒菰米餐,田家风味;砺斧作朋柯是伴,渔父生涯。

  

竹树新栽,作亭为爱东林好;轩窗洞启,得意方知隐趣幽。

  

蹑履东山,自幸天留一壑老;樽开北海,那知人羡二疏荣。

  

醉里逢春,共将卜夜还需饮;钟残待晓,再整投竿也未迟。

  

归隐有园,要使琴书长日伴;消闲得地,不妨松菊趁时栽。

  

行需梧杖坐蒲团,逍遥岁月;渔不垂竿樵谢斧,笑傲乾坤。

  

日吟短句夜燃藜,目穷今古;饥饱青精渴不饮,心契乔松。

  

种树书成,门栽多柳希无亮;传家经在,身卧东山慕谢安。

  

解组投林,不道山河百二;驾车出境,遍观世界三千。

  

茅屋半开,了无尘俗缄情远;轩窗洞启;漫有清风引兴长。

  

修竹 花,争传海内无多地;卷帘入户,始信人间有洞天。

  

朗吟莫讶尘堆案;咬菜何妨客到门。

  

座有春风,倒履不辞棋客至;山藏古寺,翻经直欲宰官来。

  

千里投人,今年共道春光好,一樽留客,此处谁知酒价高。

  

青鸟紫鸾,共道壶天乐事;瑶台海屋,争传人世行仙。

  

靓妆丽色供弹唱,不似青楼境界;素膳点心当水陆,依稀萧寺家风。

  

翟公门外宜罗雀;陶令园中好劝杯。

  

乡村僻静庸人扰;垄亩安闲隐者知。

  

地远红尘,日涉园中呼旧友;身闲白昼,文昌阁下检残编。

  

松菊可餐随享用;薜罗堪服任裁缝。

  

三径竹间多野趣;一编窗下好良宵。

  

白云赠客难消受;明月袭人可赏谭。

  

蹲林卧石称知已;籍草班荆念故人。

  

桑林麦垄田家事;茅屋竹篱出世人。

  

履涉东园多暇日;榻悬庭宇无私交。

  

五柳当门,只管闲中乐事;一竿在手,哪知身外浮名。

  

寻我竹林,哪管花开雀乳;睹君家墅,且看山袖云来。

  

客来堪会酒;兴剧好弹琴。

  

野笋山蔬,高卧不须愁酒友;竹床藤枕,畅怀何必慕仙家。

  

邻翁社友多佳趣;饮露餐霞尽枉然。

  

门栽陶柳浓荫敷;园种邵瓜野味长。

  

青精饭用杨桐叶,成之可资阳气;昆仑觞取河源水,酿之芳味绝伦。

  

临风望美劳簪佩;对月怀贤废寝兴。

  

子猷舟一时乘兴;吕安驾千里相从。

  

青山可对难开眼;黄菊堪栽须耐心。

  

故友穷交,班荆共赏东篱菊;角巾芒履,投辖甘销北海樽。

  

白昼风清,门无侯吏堪罗雀;良宵月朗,坐有佳宾尽故人。

  

名香古鼎皆为幻;花笑柳眠总是春。

  

湘竹煮茶蔬菜羹;真正山家趣味;布囊作枕邯郸梦,依稀尘世丹丘。

  

纸窗竹屋贫生境;夏葛冬裘处士家。

  

书画琴棋堪怜我;青黄碧绿总宜人。

  

屏居世味淡中趣;守分生涯忙亦闲。

来源:
m.diyifanwen.com/tool/xiejingduilian/1132716293131641.htm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