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翼天使不孤单作文

时间:2022-06-26

单翼天使不孤单

  她是老师眼里的坏学生,亲人无可奈何的叛逆小孩,同学讨厌的自私玩伴,她却从未在乎过别人的看法,依旧我行我素,如同脱缰的野马,放肆不羁,沉醉于自己的世界。其实她只是在麻醉自己,其实她只是不想让人看见他脆弱的内心,其实她也会在夜晚独自哭泣。

  在她6岁时她父母离异,那天她的父母吵得很凶,像两头发怒的狮子,愤怒的咆哮,小小的她眼里溢满泪水,抱着玩偶惊恐地站在一旁,茫然无措,就那样傻傻的站着,直到她母亲拖着行李要跑出家门时,她才触电般头脑清醒过来,丢下玩偶疯了般跑过去紧紧拽住母亲的衣角,大哭着哀求母亲不要走,别丢下她,她母亲眼里噙满泪水,蹲下来抚摸她的脸颊,然后看向她父亲,她父亲接触到这束目光决绝的别开了头,她母亲凄凄的笑了,一把推开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那以后,她就变了,她拼命闯祸,越来越叛逆,越来越自私,因为她恨,恨她父母不顾她的感受,所以她让自己浑身都是刺,不受伤害,她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因为她知道她父母离婚那天后她就不再是单纯善良公主,而是被抛弃的可怜虫。她喜欢看闯祸后,父亲失望悲痛的表情,那让她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本以为生活会这样一直下去,可那天却打破了这一切。

  那天她正在和一群人打架,这时一个电话打来,她不耐烦的接听,却在听完电话那头的话后,手机骤然滑落,大脑一片空白,然后就疯狂的向医院奔去。

  当她到医院时,见到的只是他父亲的尸体,她愣愣的站在那里,眼泪悄然划过脸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她一直以为自己恨他,可这一刻她为什么感觉心像被撕裂了一样。

查看全文

单翼天使不孤单4

  (圣依修休心公园)

  小沫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闭上眼睛,闭目养神着。一缕清风吹来,与小沫撞了个满怀,风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让人感到十分清爽。

  现在已是夕阳时分,太阳早已西垂山腰之间,大片大片的红霞使大地映上了一成昏红色。

  “你就是季小沫吧?”

  小沫睁开眼睛,看见来人正是今天自己所帮助的那个女孩,她依旧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一头中短发,青墨色的眸子,天使般的脸庞。小沫不得不承认圣依修确实很多俊男俏女。

  “是,我就是。”小沫回答道。

  女孩睫毛垂了下来,满怀歉意地说:“今天真不好意思,给你带了很大的麻烦,真对不起。”

  小沫微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没事,见义勇为是我的座右铭。”

  女孩对了小沫微笑了一下,那微笑犹如二月的春风,不惨任何粉底,显得十分可爱俏皮。继续说道:“我很喜欢你,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我叫柯琪。”

  小沫看了一下柯琪,也回了她一个微笑,“当然可以,我想我就不必自我介绍了吧。”

  这个女孩真有趣,挺适合自己的性格的,彷佛又看到了从前的自己,可是,今非昔比了。柯琪心里想着。

  小沫看着柯琪,看样子她好像在想事情。“柯琪?”

  柯琪突然反应过来,“嗯?”

  “问你件事?”

  “嗯。”

  “今天你们所说的那个‘熙学长’是个什么什么人物啊?”

  “呵呵,他可是圣依修的风云人物,说起他,就是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啊。不过,最好不要去惹他,否则后果很严重哦。”说到后面时,柯琪故意用幽幽的语气说着。

查看全文

单翼天使不孤单

  近期我们班上转来一位新同学,叫林冰涵,她不爱说话,和同学也没什么来往,也是一个人坐一个座位,不过出于我是班长的身份,我们也有一些话料的。我的同学月茗组织了一个水果家族,大名——宁樱婷,组织代号——水蜜桃anne,外号——冰淇淋。大名——陈月茗,组织代号——芒果syaa,外号——小气球。大名——何歆椅,组织代号——樱桃qffr,外号——燕子飞。我们看冰涵人不错,想拉她入伙,于是,试着和她交流,感觉她挺好相处的,比我想象的容易多了。

  老师安排她和我同桌,我还比较高兴,因为我喜欢交朋友。有一次考试,我看同桌很着急的翻找书包,“怎么了?”我好心的问。“没事,没什么的……”她一边找一边装作没事的样子对我说。“是不是东西没带呀?”我好像知道了她的心事,她点点头,好像不想说什么,但又说:“是的。”“是什么呀?”我决定帮帮她。“是我没带尺子。”她回答。“哦,我还以为你祖籍丢了呢!尺子我多着那!给。”我开玩笑的递给她一个小鱼儿尺子。“谢谢,我用完就还你。”她感激的说。“没事,我多着呢,送你都没问题!”我大方的说。“不用不用。”她连忙摇手。“没事,给你了,我送你,就算是朋友的见证品吧!”我说。“好啊,我们就是朋友了。”我第一次看到她笑了。

  我让她加入水果家族,她不但不拒绝还说:“我又可以有好朋友了!”她的大名——林冰涵,组织代号——杨梅fukk,外号——涵养女孩。她告诉我们,她是单翼天使,和妈妈生活在一起,生活富足,但是父亲去的早,性格孤僻,没有朋友,我们以后包括永远,都是最最要好的水果家族!

查看全文

单翼天使不孤单(七)

  魁影包厢内。

  包厢内,一个男人坐在沙发的正中间,像是等着什么人。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头发理得整整齐齐,高蜓的鼻梁,深蓝色的眸子,脸上却多了岁月的沧桑,但不难看出男人在年轻时是何等的英俊。男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息,犹如高高在上的君王。

  忽然,有人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是云和熙。他们正是男人所等的人。

  云和熙走到男人面前,单膝跪下,以表对男人地尊敬:“主人。”

  “嗯,起来吧。”男人开口说,看见他们两个人出现时,其中却没有某个人,眼中多了一丝失望,本来就不期盼他来见自己,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有所失望。

  云好像看出了主人的心事,便开口说:“主人,佑他还是不愿来见你,不过下次我会劝他。”

  男人摇了摇手:“罢了。”

  熙坐下后就在一旁玩弄着酒杯。

  “不知主人这次召我们来,是有什么重要的指令吗?”云问道。

  “有两件事。”男人站起来,转过身,背对着他们说道:“第一件事,‘fh’看来是真正向我们下挑战书了,自从上次‘ow’集团事件后,死亡社和复活社地战争屏幕就正式拉开了。前些天,我们接到‘黑鹰’给我们‘死亡’下的挑战书,地点是13号仓库,时间是这个星期六晚上十二点。小小的一个帮派,竟然敢公然挑战我们,不想而知,他们的后面有一个大靠山,而那个大靠山就是‘复活’。”

查看全文

单翼天使不孤单1

  “哇!”小沫一路飞奔到公交车站,却刚好错过了一班车。今天衰透了。

  “怎么办?怎么办啊?”小沫急的在原地团团转。今天是自己到新学院报到的第一天,可不能迟到了。要不,打的?不行,最近自己经济困难,连学费都快交不起了,还是节省点好;要不,跑着去吧?不管这么多了,跑就跑吧。

  “咻—”小沫又一路飞奔起来。那速度叫一个‘猛’啊!引得路人驻足观看,这速度不去参加奥运会,还真可惜了呀。

  小沫今天要去报到的新学院是圣·依修·柏利迦学院,简称圣依修学院。圣依修是一所全球高档的皇家学院,在那里每一届的学生都人才济济。是每个学生梦寐以求的学院,但是能在圣依修的学生无疑只有两种:一种是上流社会的贵族子弟;另一种是学资优异的优等生。更重要的是圣依修有着“音乐圣院”的美称,是每个热爱音乐的学生所向往的地方。而季小沫就是以高超的钢琴技术和动听的钢琴声打动了评委们,从万人中脱颖而出,考上了圣依修。

  ——(与此同时)

  时间:北京时间八点整十

  地点:蓝翼飞机场

  蓝翼飞机场内,一大群记者和fans都在等待着,等待着今天主角的的登场。

  飞机场外停着几十辆皇家高档汽车,从车上陆续下来了几十个黑衣保镖和几个女仆人。保镖们把飞机场内外都围得水泄不通。

  一架飞机慢慢降落在蓝翼飞机场,机舱们慢慢打开,两个戴着墨镜的少男慢慢地从飞机上走下来。

查看全文

《单翼天使不孤单2》

  “不是吧!”小沫站在圣依修大门前看着早已关闭的大门抱怨道,自己这么拼命地跑来,最后还赶不上。“啊!!今天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早知道出门前就应该给菩萨上香。呜呜呜~~~~

  正当小沫抱怨时,一段杂吵声打断了小沫的思绪。小沫慢慢寻找声音的来源,发现大门的左侧还有一个敞开的大门,不过那里聚集了很多人。小沫赶紧走了过去。

  正当小沫准备踏进大门时,后面突然传来了汽车的“滴~~滴~~~”的喇叭声,小沫转身时眼睛被一道强烈的光芒照射着,小沫赶紧用手遮住眼睛,坐在了地板。

  周围的人也被这场景吓到了,呆呆地看着眼前事物的发展。

  一秒,两秒,三秒……没事,没事?小沫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伤害。

  小沫慢慢睁开眼睛,眼前却出现了一个美少男。白暂的皮肤,浅蓝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眸,高蜓的鼻梁,性感的红唇,一身白色的校服。熙正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小沫,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

  小沫感觉的他在打量着自己,便起身拍拍了泥。理直气壮地对着熙说:“你,要向我道歉!!”还没等熙开口说话,后面就传来一阵排山倒海地喊叫声:“那不是熙学长吗?”“是啊!是啊!真的是熙会长!”“熙学长!熙学长!”……

  等等,这是神马情况!!还没等小沫反应过来。一个身穿超短裙校服的女学生手捧着一束鲜花来到熙面前,胆怯地说:“熙学长,这是我,我送给你的鲜花,请收下。”接着这个女孩,许多女孩都手捧鲜花和礼物来到熙面前。完全把小沫冷落在一边。

查看全文

《单翼天使不孤单3》

  (学生会小会议室里)

  熙坐在转椅上,目视着透明玻璃门外的风景。

  凌雨云慢慢推开门,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紫色校服,头发垂直的散落在腰间,洁白无瑕的脸庞,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段。任谁见了都会心动不已。

  “回来了?”云开口打破了沉寂了,甜美干脆的声音在房间回荡着。

  熙并没有回答什么,还是一直注视着前方的景物。

  忽然,又有人扭开了门把,走了进来,是佑。佑早已换上了一身白色的校服,银发慵懒的洒落在耳垂边,两颗银灰色钻石耳钉闪烁着光芒。

  “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哦。”佑玩笑的说道。

  云转过身来,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回驳道:“什么嘛?你不要在开玩笑了。”话语中尽是少女的羞涩。

  佑看着这美少女羞涩的一副场面,自然心里有所感叹。云从小就暗恋熙,这是路人皆知的,或许是熙太完美了,才会惹得那么多美少女追着他跑吧,他确实很完美,几乎无人可超越,连自己都不得不承认。

  佑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腿翘在桌上。说道:“那云你叫我们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云继续说道,“主人今天晚上想见我们,说是有重要指令传达,就在‘夜之郎’,晚上十点会面,更重要的是,佑,主人更想见见你。”

  突然,佑好像刺到了伤处似的。眉头紧皱起来,强忍着怒火,冷冷地说道:“呵!他想见我?他不是说见到我很烦心吗?让我永远滚出他的世界吗?怎么?现在这么快就反悔了?”

查看全文

单翼天使不孤单4

  (圣依修休心公园)

  小沫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闭上眼睛,闭目养神着。一缕清风吹来,与小沫撞了个满怀,风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让人感到十分清爽。

  现在已是夕阳时分,太阳早已西垂山腰之间,大片大片的红霞使大地映上了一成昏红色。

  “你就是季小沫吧?”

  小沫睁开眼睛,看见来人正是今天自己所帮助的那个女孩,她依旧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一头中短发,青墨色的眸子,天使般的脸庞。小沫不得不承认圣依修确实很多俊男俏女。

  “是,我就是。”小沫回答道。

  女孩睫毛垂了下来,满怀歉意地说:“今天真不好意思,给你带了很大的麻烦,真对不起。”

  小沫微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没事,见义勇为是我的座右铭。”

  女孩对了小沫微笑了一下,那微笑犹如二月的春风,不惨任何粉底,显得十分可爱俏皮。继续说道:“我很喜欢你,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我叫柯琪。”

  小沫看了一下柯琪,也回了她一个微笑,“当然可以,我想我就不必自我介绍了吧。”

  这个女孩真有趣,挺适合自己的性格的,彷佛又看到了从前的自己,可是,今非昔比了。柯琪心里想着。

  小沫看着柯琪,看样子她好像在想事情。“柯琪?”

  柯琪突然反应过来,“嗯?”

  “问你件事?”

  “嗯。”

  “今天你们所说的那个‘熙学长’是个什么什么人物啊?”

  “呵呵,他可是圣依修的风云人物,说起他,就是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啊。不过,最好不要去惹他,否则后果很严重哦。”说到后面时,柯琪故意用幽幽的语气说着。

查看全文

单翼天使不孤单

  这一春秋,

  回首

  樱花瓣落满心中

  满眼尽喜忧

  踮脚

  花瓣飞舞裙裾悠悠

  嘴角上扬,

  欢笑,忧愁

  囚笼中的天使

  囚笼中的樱花树

  阳光柔润

  洒满眉心间

  单翼的天使

  心中悠然晴空

  命运不肯垂怜……

  我们只有单翼相伴

  彼此拥抱才能翱翔

查看全文

单翼天使不孤单5

  “哦!对了!光顾聊天了!社团里还有事情要处理呢!”柯琪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柯琪是什么社团的?”

  “街舞!舞动青春!以后有事可以来找我哦!”说完,柯琪向小沫微笑了一下,便离开了。

  街舞?不会吧?看似那么柔弱的女孩竟然是练街舞的!

  柯琪离开后,小沫又一个人坐在木椅上,闭上眼睛感受着新鲜空气。

  “叮……叮叮……哆哆……”一阵琴声传入小沫的耳里,这琴声那么婉转,很快就把小沫深深地吸引了。

  细细倾听,这琴声婉转而悲伤,让人听了心寒。小沫顿时睁开眼睛,朝着琴声的地方寻去。

  不知不觉,小沫早已来到了学校禁地,可小沫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牌子:“学校禁地,禁止进入。”

  这是一片紫树林,一棵棵大叔高耸而起,阳光完全被树叶遮挡住了,见不到一点阳光,四周一切静悄悄的,暗黑的怕人,可是小沫完全没有一点惧怕之意,这种地方小沫在杀手训练中早已见怪不怪的。

  忽然,树林中一群乌鸦飞起,在上空盘旋,圣依修竟然会有这么幽暗的地方。可是,小沫现在顾不得这些,只想快点找出弹钢琴的人,谁叫小沫对音乐的痴迷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了。

  琴声依旧没有停下来。一会儿,小沫来到了一栋类似于教堂的建筑物前,这座教堂似乎已被人废旧已久,门口的漆色早已脱落,墙上长满了青苔。显得神秘而又古老。

  小沫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里面跟教堂的摆设差不多一样,可以说这本来就是一座教堂嘛。小沫找了一个位置,轻轻地坐了下来,静静地听赏着着音乐,这音乐太优雅了,弹奏者已经到了大师级的技术了。

查看全文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