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特级教师讲话稿:莫让年华逐水逝

2018-06-21

  听父亲说,我家祖上数代都是穷得叮噹响的农民。解放初期农村土地改革的一xx二年,我出生了,父母很是欣喜:此儿命好,生下来就拥有了安身立命的田地,将来必有光明的一生,随即取名“明生”。

  不错,我和许许多多农家同龄儿一样,生在红旗下,长在春晖里。但是,命运也会捉弄人。由于旧中国的积贫积弱,加上当时社会生产力落后,使我们这些新一代农民的儿子在人生的旅途中,既有幸福快乐的憧憬,也有艰难困苦的磨砺。我的童年、少年、青年乃至中年,就象那舞台角色一样;生旦净末丑粉墨痴情;酸甜苦辣“辛”(腥)五味俱全!

  首先,我没有好的读书机会。1966年夏,我小学毕业,并考上了当时慈利一中初中部。真叫人高兴啊!哪知乐极生悲,好景难留:“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社会颤动了,人群沸腾了;老师走人了,学校关门了。少小的我怀揣一颗惶恐失落的心,回到了家。

  此后,我虽在“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砸乱封、资、修”的浪潮中,先后读完了当时的初中和高中。凭心而论,那时的初、高中课程,除了政治课时量充足,毛主席语录背得滚瓜烂熟以外,其自然科学文化知识,真是知之甚微。

  1972年春,我高中毕业。“秀才”还乡,物轻价重,黄牛也要当马用。是年2月,当时的大队“革委会”主任通知我去小学教书。由此,我开始涉足教坛。年底,又是“革委会”主任动员鼓励我:“当兵去吧,保卫祖国,神圣光荣”。于是我又丢下粉笔,换上了草绿色的制服,和同伴们一道,沿着当年唐僧“西游”之路,奔向那五千公里开外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边防军某部,开始了四年多的军旅生活。

  在这里,我亲历了人民军队艰苦奋斗、拥政爱民、扎根边疆、报效祖国的种种活动。加深了对人民军队的了解、认识和挚爱。同时,我又亲近了这里许多名胜,什么克拉玛依大油田、吐鲁番的葡萄沟、和田地毯喀什梨、布尔津的水怪湖;还有那王母瑶池落天山、莫高窟边月牙泉,塔里本河胡杨林、丝绸路边古轮台……

  这些都是我在小学、中学课本里见过的图片,而今它们全都还了原,活生生地呈现在我的眼前,令我目不遐接,又流连忘返!有时,我竟情不自禁地叹道:时光啊,您慢点走!我要把这神奇的自然遗产看个够!我还要把这神密的历史文化看个透!

  在这里,巍巍天山雪原,洗炼了我的心灵,莽莽林海青松,娇正了我的脊梁;塔里木原野,拓展了我的视觉,准噶尔穹空,开阔了我的胸襟!

  如果说,人真的有知天命的时候,那么,我服兵役的四年,可算得上是知天命的开端了。因为:

  这段亲历,使我体验到国土资源的珍贵,民族和睦的重要,边关使命的重大!

  这段亲历,更使我感悟到国家主权的神圣,人民福祉的崇高,子弟兵流汗流血舍生命的价值!而今想起这些来,我还常常祈祝:愿祖国边防永远固若金汤,愿锦绣中华永远国泰民安!

  四年多后,我卸甲归田了。领导上先后安排我充当生产队长、民兵营长、治安主任,这大概是二十几品官儿,我也干了一年半。

  说实话,如果站在个人一已之私立场上说,我真后悔这一年半!因为它不算教龄。要不然,XX年秋教育战线核编定员时,我的工龄怎么会只有29年呢?当年要是能加上这一年半,我岂不就……

  但是,站在人格升华、人性健全的话题上说,我又庆幸自己有了这一年半!因为在这一年半年里,有那难忘的生产队长的半年。这半年的过程和亲历,让我深切地感受到:农业真脆弱!,农民真辛苦!尽管如此,广大农民还是用他们那瘦骨嶙峋的肩膀,担起了当时国家财政经济命脉——缴纳农业税的重任!是他们茹苦含辛地养活了共和国一代又一代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农民真伟大!

  我还庆幸自己有过这一年半!因为里面还有我当治安主任的半年。在这半年里,我常和当时所谓的“地、富、反、坏、右”分子打交道。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那些人是被视为“阶级敌人”而常常被强制地派上最辛苦的工地上的。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行动自由,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被摧残的心灵里累积着创伤,受屈辱的眼神中饱含着疼痛!由此,我从侧面深切地感悟到,人活着,人格是多么宝贵,尊严是多么重要!人之间是多么需要尊重啊!

  常言道:山不转水转。一九七九年早春,我又被安排进了学校。老生重演,我伴起了代课教师、民办教师的行当。先是在家乡九年制学校任教小学、初中课程,历时四年半;再到二完小,混了十八年。XX年秋,承蒙一完小领导和老师们不弃,我来到了这里,一晃又是一个八年!至今累计教龄34年有余。

本章链接:
m.diyifanwen.com/yanjianggao/jiaoshiyanjianggao/2708673.htm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