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前两分钟演讲

2020-02-23

  叶圣陶先生曾用“口头为语、书面为文”来诠释“语文”的内涵,可见口头表达能力在语文学科中的重要性。下面是第一范文网小编为你整理的几篇语文课前两分钟演讲,希望能帮到你哟。

语文课前两分钟演讲篇一

  天边泛出黯蓝,像漫出来的茶水。浸泡在天空的阴影下,人的野心在无助滋长。黑夜像一位冷静的老人,在无尽的黑暗中,探出一双睿智的眼睛,洞察一切依对于他的生灵。一个白袍的星术师在奔跑,茫茫的黑暗里,他那身白袍,在黑暗里犹如白色的火焰,引导着命运齿轮......

  我冲进了那片森林,那片黑色的森林,没有人出来过。我背着弟弟,穿一身黑色的风衣,弟弟在我的偎依下睡了,他笑得一如以往。“不用追了......”依稀能辨清外面有一来光,有些苍白。我和弟弟是这个王国王子,我叫阿喀斯?修罗。弟弟叫阿忒琉?修罗。

  父王曾经说修罗的火焰会引导我的命运,那种白色的火焰引导关我。父王现在或许已经死了,想起他那沧桑的面庞,我的泪打在弟弟的脸上。弟弟醒了,咧开嘴,问:“哥哥,父王去哪儿了?那些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弟弟天真的眼神不容我无言。“父王或许睡了,那些黑色的东西只是父王......我们要穿过这片森林,修罗的火焰会引导一切。”弟弟还相问什么,他嘟着小嘴,看着我的泪水在脸上泛滥成灾,弟弟没有说话。他的眼睛里滚出什么东西和我的泪水一起打在地上。也许黑色的叛军现在正在毁坏我的家,杀戳我的姐姐,妹妹,母亲,叔叔......而我却要逃避,在父王贴身待卫的保卫下,我必须去另一片土地,找到自己的宿命来拯救我的王国。而侍卫们被叛军杀得精光,我只有冲过这片死亡森林,才能拯救这个王国,于是我清楚的记得,父王的最后一句话:“孩子,去吧,修罗的我背着他火炎会引导你的,那是命运所暗示的白炎。”现在除了我那遥远却近在咫尺的脚步留下的只有风,连一声乌鸦的啼叫也没有。

  肃杀的阴风,笼罩着恐惧,弟弟抓紧了我的臂膀,说:“哥哥,我怕。”我的脚步带我回到了以前......“父王,我怕”“孩子,不怕”我抓紧了父王的臂膀。天空那无数的白色鬼火从天迹划向大地,我的脚颤得很凶,父王却说:“你的命运处处隐藏着修罗的火炎,修罗会引领着你......”父王的手指向茫茫的苍穹......“不怕,弟弟”天空开始如往日一样,修罗的白炎从天迹滑过。“哥,我们能出去吗”弟弟那稚拙的声音在这漫无边迹的死亡林森林里温。面对着前面的死寂,我吱唔了一声“能”。然后我开始背着弟弟在所走过的树上做记号,漫无目的的走,最后又走回了我对弟弟说:不要怕的地方。弟弟已经睡了,从他甜甜的笑容中,可以看到他正梦见父王,母亲,姐姐......梦见他睁开双眼的时侯,我已经背他出了森林。而我,我开始觉得这种无畏的挣扎,在这片死亡森林狰狞的嘲笑下,有多么不堪击。我已经被那些看似的残花柳架挂得遍体鳞伤。在弟弟那甜甜的笑脸下,我开始异常脆弱,我的骨子或许已经服输了――人命天定。“修罗的白炎......命运......”苍穹中最后一朵修罗白炎渐渐地消失。

  我突然站走身,随着火焰消失的方向前进......

  因为在那一个瞬间,我想起了一个人――倪风。

  倪风本来是这个国家最强的星术师。飘逸的身型和忧郁的眼神是所有星术师没有的。没有人能控制倪风,即父王也不能。倪风都那银白的星术袍在黑暗里宛如白色的火焰。倪风很喜欢我和弟弟,他告诉我们,他来的目的是寻找一位修罗的火炎所引导的人。我们总是用蓝色湖水似温柔的眼神看着他......

  倪风曾在一个满天繁星的夜晚让我跟他上观星台,他还让我不要吵醒弟弟。观星台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宝塔,透过云层,直观繁星。塔顶上风很大,从四面八吹来,倪风的白鬼长发在空中凌乱,双瞬像寒星。他告诉我他马上而且必须走,他找到那个拥有被修罗火炎引导人的同时,也看到一颗巨星陨落在这个国家。

  “倪风,那个人是谁?灾难要发生,你又能坐视不理?”我问,“阿喀斯我的王子,没有人能改变将来发生的事情,天迹为我们创造预言未来,是要我们对命运加以扶持。对于命运,我们不可能左右它。”

  “那谁能左右?”

  “被命运垂青的人,我所要找的也是一样......”

  “谁?”

  “王子,你就是那位被修罗火炎引导的人,你会在建一个王国。”

  “你不管了吗?”

  “对,我要离开,永远......”

  然后我看见倪风又一种异样的温柔在淌洋。他跪在我的面前,脸上聚起那衰伤的笑容,说:“......命运无法回转,也不能像我一样逃避。我的王子,请背负起你所有的责任和希望,只要你自己不败,就没人能阻止你重建辉煌!修罗的火炎会引导这一切......。”

  我一个人站在塔顶上,狂风像要把我吹走,塔下一个白光的身影宛如白色的火炎扣开了黑暗的命运之门......

语文课前两分钟演讲篇二

  ——雷克雅未克,冰岛首都的名字,被称为:“地球上最美的一道伤痕”。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我是一只酒壶,我的体内只能装下一个人的身影,只属于那永远的一袭白衫的男子——李白。那些温暖但哀伤的夕阳将我们的姿势剪成忧伤的剪影,留在弥漫花香的空气里。

  我一直伴于他的腰间,他的手让我的鳞不再菱角分明;他的体温让我不再寒冷;他的嘴角让我感到心动。

  白昼,日如火,浮华一世,再怎么样的光鲜耀人,总有那种硬生生的冷。路上,一个我,一个他,愤慨于世,也不免无力。

  多少个白昼,他就这样俯仰一世,半世清欢。

  入夜,月如钩,夜阑人静,再怎么的繁华若梦,也有如此的凄清。桌上,一个我,一盏孤灯,纸摆于桌上,也是如此惨白。

  多少个夜晚,他就这样伏案疾书,忘记了夜,忘记了昼。亦忘记了寂寞,我就这样静静的陪伴他,几百个日日夜夜,看他永不放松的眉,拧成打不开的结。我多想,多想抚开那结与愁。

  可我不能,我只能无声无息,静静的伴着他,永远的白衫,飘忽遥远,可望不可即。

  他还是爱我的,走到哪里都将我带在身上,有时候孤独了,也对我说些心事,琉璃瓦墙内,安知世有饿死骨。

  我不懂这些忧国忧民的惆怅,只是看他眉宇间的忧郁,我无法摆脱出那忧伤的眼,从我第一次见到他,便注定如此,静静的伴他一生。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我是一汪明月,在无数个日夜中,沉迷于自己的梦境,记忆也已模糊不清,只是时常记起有一个男子,永远的一袭白衫,永远白衫一样的酒壶,也时常邀我饮酒。

  心与心之间,隔着一段眼神,在那样的夜晚,我除了倾听就是沉默。

  在我数亿的岁月里,我只是在沉睡,我也不知我是如何醒来,或许,只为了看看那在梦中时常唤我名字的男子,如此而已。

  我知道的,他知道我在看他,于是曰:“月兄,共饮一杯吧,好像我只剩下你了”。

  只可惜,我不能答,只能倾尽全力,陪他度过黑暗,然后,在白昼到来时,被迫离开他的世界。

  我又睁开眼,又看到他孤身一人,伴着他的,也只是那一袭白衫,一只酒壶,如此,而已。看着他的眉,感着他的愁,我心中竟也悲意渐浓,于是,扯过一方云,擦拭我的泪,不忍而已。

  后世,世人常问我:“何事长向别时圆。”而我,我只是在感到分离的悲后,忆起那名男子,睁开眼去寻找那一袭白衫,去寻他是否还孤身对我邀酒。怀念而已。

  只是可惜,我竟没有找到那常邀我饮酒的男子,也不见他永远的一袭白衫,他腰间永远的一壶酒。

  亲爱的朋友,若再次见我睁开眼醒来,若你曾见过一袭白衫,一只酒壶的男子,请你告诉我,别让我再用一方云,擦拭心中流不出的泪。

  时不由我,命不由他,若你转世,我还想饮一口你腰间的酒,再看一眼那一袭白衫,如此,我才能安心睡去,再等到你举杯邀明月时,我方醒来,共饮此酒。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我是一只孤影,独自行走于红尘陌上,只一人的浮世清欢,一人的细水长流,我也忘了什么时候开始的独自生活,呆呆看着日出,月升之时,亦不知,何时赤足在这绝冷的路上走了许久。

  可,知否,曾经我也有一个主人,一位男子,陪他伏案疾书,他亦忘了夜,忘了日,也忘了寂寞。也陪着他忧国忧民。刻之入骨的,不过是他在举杯邀月。我分明看到月亮眨了眼,可主人看不见,也读不懂,毕竟,月亮还不能说,也不能动。

  他俯身,盯着我,我不免为他深邃的眼而零乱,他突然大笑,满是凄凉:“哈哈,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时。月亮,你愿为我助兴吗?影子,你愿和我共舞吗?世人都不懂我,月亮也不应我,可就连你,也不愿理我,都不理我……”

  可是,我与月亮都不能答,都不能应。于是,你歌月徘徊,你舞我零乱,连着你置于桌上的酒壶,也伴着摇曳,就让我们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只是,到了那一天,你老了,时光在你的身上,刻下无数征服过的烙印。

  你解开酒壶,放进了镂空的檀香木匣里,看上最后一眼合上。

  然后,你选择在月亮明媚的眸中老去。

  最后,到我了,我看着你,你看着我,你先出声打破沉默:“你走吧,对不起,让你成了一只孤影,可我真的老了,载不动你了,离去罢,忘了我这不合格的主人。”

  于是,我离去。可你是否知道,那一酒壶,那一汪月,还有我这孤影,都忘不了与你的浮世清欢。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李白叹道:“你们是否知道是谁把光阴剪成烟花,一瞬间,便看尽繁华。我在逝去后,还忆起与你们的似火年华。”

  在急景流年的生命中,我要高举盛至杯缘的春怀畅饮。

  然后走了无挂碍,我知道,死亡,也不过是另一种美酒。

语文课前两分钟演讲篇三

  “听说小玲被确认是HIV的携带者,你知道吗?”妈妈的话使我心头一震。“不,不可能吧!”我吃惊的回答道。“不管是不是真的,今后,你可要注意,尽量不要和小玲玩,知道吗?”妈妈认真的对我说道,而我的心里早就飘到小玲身上,只是随口答应了一句“哦!”

  妈妈在饭桌上的话时常飘荡在我的耳际,这可能吗?小玲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是真的,我该怎样呢?我回想起小玲这几天的变化,他身上出了好多小红疙瘩,这更让我怀疑她是……

  早上到了学校,教室里显得格外热闹。我瞟了一眼小玲的座位,是空的,他还没有来,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又想起饭桌上妈妈的话,这时,我突然听到邻桌也在说这件事,我便凑近,“真想不到,小玲真是不幸啊,我们今后可要注意,不要再和小玲玩了……”教室门开了,忽然议论声止住了,小玲一点没变,还是微笑着走进教室,这时教室显得格外安静,几十双眼睛都盯着她,小玲的事在班上慢慢传开了,原来和小玲坐在一起的小丽要求老师给他换座位,谁也不愿意和她坐,他只有一个人坐,慢慢的下课也没有人和她玩,她像被遗弃的小鸟是那样的伤心、孤独无奈,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出,她渴望和同学们一起玩,虽然我清楚的明白,我们应该对她更加关心、鼓励她要坚强,但我怕,我没有勇气,她最好的朋友,在这时候也背弃了她,我该怎么办?

  本来形影不离的我们,今天却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放学后,小玲叫我,我却推辞说“你先走吧,我还有事。”

  晚自习时,同学们小声谈起小玲的事:“我们应该对艾滋病患者更加关心,鼓励她勇敢乐观的面对病魔。”班长的话音刚落,小明接着说:“说得轻巧,你敢去吗?”班长低下了头,变得沉默不语。叮玲玲,上课了……

  下晚自习时,为了避免遇到小玲,我帮同学扫地,想迟一点回去,看看满脸忧郁的小玲,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小玲无奈的走出教室,我想帮小玲,但是我该怎么办呢?

  我估计小玲走远了,于是我飞快的冲出教室,我刚走出校门,小玲叫住了我,她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终于落了下来,那泪水在灯光下显得那样的晶莹。“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你知道我多么渴望在我身处逆境的时候有你,有同学们的帮助。我也不想得这病,但命运注定,这一切都是我的不幸,但这不是我的错,你们怎能这样对我,我的心已经受伤了,我已经彻底绝望了,我不奢望你们对我有多好,求你们别对我另眼相看,不要那样对我,行吗?”小玲说完,一边擦眼泪,一边走了。小玲的这些话,让我陷入了沉思:在她的眼里,我看得出她是多么渴望关心、鼓励。我到底该怎么办?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生物老师的办公室,老师告诉我:“握手、拥抱、同桌吃饭、共进晚餐、共享劳动工具、办公用品、咳嗽、打喷嚏、蚊虫叮咬、共同游泳、做体育活动是不会被传染的。”老师的一番话使我轻松了许多,老师接着说:“我们对感染了HIV的人要更加关心、鼓励他们勇敢活下去,告诉她生命的美好,对她们应该一视同仁,把他们当一个正常人对待,他们只是不幸者,而不是罪人,即使不同情,也没有必要鄙视。”老师的话更加触动了我。

  走出老师办公室,我的心情舒畅多了,我来到小玲窗下,叫她出来。我怀着愧疚对她说:“我们还是朋友,对吗?”小玲脸上露出了微笑:“是!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我会陪你的,不管你怎样,我时刻在你左右,请你原谅我以前的不对。”小玲的眼泪又来了,我看得出。她有多么的激动。终于我们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再也不会松开,永远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