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梦想演讲稿精选范文

2019-03-12

  篇一

  每个人都有梦想,它是人人所向往的。没有梦想的人的人生将是空虚的,人生没有梦想就如飞机失去航标,船只失去灯塔,终将被社会所淘汰。但梦想总是随着思想的前进而改变的。碌碌无为是庸人所为,奋发图强是智者之举。

  童年时,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我有钱。大人问:“小伙子,有了钱你要去干什么呢?”“我要去买泡泡糖”“如果你有很多钱呢?”“我会去买很多泡泡糖”“如果你有用不完的钱呢?”“我会把做泡泡糖的工厂买下来。”的确小时侯的我们,天真无邪,有着一颗善良的童心,幸福与快乐是一曲不变的乐章。

  慢慢步入小学,中学……就越会觉得压力的存在。现在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每天都不要有很多的家庭作业要做。玩耍的时间一点点被剥夺,而我们一天中40%被禁锢在教室,很多时间在学习。但是面对学习,还是一种模糊的认识。俗话说“难得糊涂”,对事物的理解,也由封建主义发展到资本主义,越大就越觉得自己的观点是对的。

  上初中的时候,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尖子生;回到家能受到家人的表扬;在学校能受到老师们的肯定;在同学之间能有鹤立鸡群的表现。但是,渐渐的,我发现实现这个梦想并不能靠要耍耍孩子气。之后,我学会了奋斗。

  忙忙碌碌一天加上晚自习后放学回家,真是又困又累,吃夜宵都没有味道。这样的日子很单调,也许有时候想念许多小学同学,有时候赶着上课还是一双朦胧的睡眼。讨厌死板的校服装,从不穿着它到处走。星期六、星期天的时间真很短,孩子脾气真想犯,慢慢懂了做人的辛苦和梦想真是太难,还好我会努力,看每一个人都在为了生活而起早赶晚,把握自己不再松散。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自己能考上一所中意的高中。我为着梦想,`每一天都苦苦寻找着充实自己的辅导书与练习卷,为着光明的未来而努力。

  梦想像一粒种子,种在“心”的土壤里,尽管它很小,却可以生根开花,假如没有梦想,就像生活在荒凉的戈壁,冷冷清清,没有活力。试问,我们在座的热血青年谁又愿意过那种行尸走肉的日子呢?我相信我不会,你们大家都不会。

  有了梦想,也就有了追求,有了奋斗的目标,有了梦想,就有了动力。梦想,是一架高贵桥梁,不管最终是否能到达彼岸,拥有梦想,并去追求它,这已经是一种成功,一种荣耀。在追求梦想这个过程中,我们是在成长。

  它会催人前进,也许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中,会遇到无数的挫折和困难,但没关系,跌倒了自己爬起来,为自己的梦想而前进,毕竟前途不仅靠运气,也靠自己创造出来。

  篇二

  小时候看《了不起的盖茨比》时,非常向往里面每周举行的宴会,在他蔚蓝色的花园里,男男女女像飞蛾一样在笑语、香槟和繁星中间来来往往,客人从他的木筏的跳台上跳水,或者躺在他的私人海滩的热沙上晒太阳。

  不,不,不。不是向往香槟,劳斯莱斯,私人海滩,而是向往盖茨比每周的豪华宴会背后的故事,他从少年时就深爱着一个姑娘,那姑娘嫁给了一个有钱男人,从穷小子变成富翁的他在有钱男人的别墅附近买下了一幢别墅,每周的宴会仅仅为了那姑娘能够被热闹吸引过来,给他个顺访!

  这故事使我对有钱人充满好奇,特别是白手起家的这种,我以为他们奋斗的动力都是浪漫史,也以为不管他们一路跋涉的多么艰辛,都会固执、温柔地呵护着最初的梦想。

  L显然是个有钱人,但是他自己还不太确定,否则,就不会邀请我们去他的别墅做客,帮忙给他的财富和品味做个鉴定。

  我们抵达他别墅的时候,已是深夜。

  他很自豪地将车随便停在车道边:环山的这整条车道都是我私人的。

  很深的墙,很大的红门,他却打开了旁边一扇角小门供我们鱼贯而入:大门太重了,难开难锁。

  门后的世界大的超出我们想像,黑夜和花园鱼池混在一起,一只大狗愤怒焦急地在铁栅栏后咆哮。

  桂花正在飘香,灌木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我以为是黄鼠狼,他却点亮了灯让我们欣赏那几只被人惊扰的母鸡,它们是他开车路过晨市时,从鸡贩子手里买来放生的,鱼池里的鱼和鸡的来路一样。

  保姆刚辞掉,还没有换新的,所以,有些冷清。L带我们到别墅里参观。别墅里令人印象深刻的有三个地方:

  巨大的佛堂,三层楼里只有这间佛堂香灯常明,略有人气;

  巨大的书架,空荡荡,惟有第一层稀疏地摆了一排盗版的金庸武侠小说;

  巨大的浴室,八十平米里的浴室里最多的是灰尘,L很少使用他的多功能超大浴缸,他每天都是在外面足浴后再回家,他也同意这样的浴室展览价值大过于实用价值。

  我不想评估好品味或者坏品味,只想在别墅里能寻觅到盖茨比那种温柔的梦想。但是,没有女人的痕迹,也没有小孩。四十多岁的富豪L很自豪地说:我不会带女人回来。L不提老婆,但是不介意说孩子:孩子也不用来这儿,他太小,房间太多,而且上学不方便。至于父母他们住惯了自己的房子,这里没有朋友,房间太多,出门不方便。

  回答我们这些三八的盘问时,他正安抚着那只寂寞得有些燥狂的狗,狗和他在灯光下被拉出一条又长又寂寞的影子。

  你住在这里不怕吗?我好奇地问。

  L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横了我一眼,表示对害怕的不屑。

  送我们离开时,他用手匆匆指了指远处的空地:那一亩地也是我的,我打算再盖一幢别墅。

  这个季节的风已经很冷了。我打着哆嗦冲进车里。

  空调开得很暖和,但是当我想到一个人一条狗一个保姆住在占地几亩的别墅里时,又哆嗦了起来。

  路不熟,需要他送我们到主路。他笑眯眯地讲着关于另一幢别墅的构想,我却神游回五月初在香港半山太平绅士H先生的亿万豪宅里三层楼,却在一进大门的衣帽厅里装了电梯,他的女管家很得意地告诉我们:这是H先生自己的想法,这样,不管是哪一层的客人想进来或者离开,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我怀疑那电梯是少年H先生的梦想,从小和父母一起住在别墅里的他,想出门泡妞想夜不归宿总会在溜出门之前被佣人、门房、父母给发现,于是,哪怕是专门盖给自己办宴会用的别墅,也要留一条不被监管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