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青春不曾被挥霍

2017-09-06

  谁的青春不曾被挥霍

  我看到分班表的第一页,接近30人的名字,性别全是男,当时,我就蒙了,完了,清一色,因为在我的概念中,大学本身每班也就30人左右,那不是意味着我们是和尚班?学长带我找到了我的宿舍,我纳闷,居然有人比我先入住213。接着,开始相互抱怨,没女生,没动力。之后才发现,分班表的另一页,全是雌的,那时,我还暗暗自喜呢。时间过去刚好一年了,蓦然回首,过得最快的是时间,用得最快的是金钱,留下最多的是遗憾。

  今年暑假,我在骨科医院待了10来天,放心,没什么大事,我是去那里修养了而已。当生命脆弱的时候,才发现,其实,身边有个她来呵护是幸福的,不过我的这个她至今还没有出现过,我不敢奢求太多。庆幸的是,在骨科医院里,我认识了两个同校同届的医学院的漂亮女生,在她们见习期间,对我照顾有加,后来还带我去逛街,尽管我是偷溜出去的,但还是很开心,因为我第一次看到了摩天轮。那时我在想,是不是学医的女生都是温柔体贴型的。之后我对学医的看法完全变了,我不得不说鲁迅当年的弃医从文是错误的选择,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学医算了。

  开学第一课,每个人都要上去自我介绍,我没有华丽的词彩,我就说高中同学叫了我3年的老王,没有为什么,到这里,倍感玉米姥姥(花名)等人叫得特别亲切。大一,我面试了学生会,竞选了班委,进了党校,加了社团,还做了“色长(室长)”,面试的时候我都离不开本人工作认真负责这段话,我会告诉你显然在我紧张的状态下也就记得这段话吗。公共场合说话的机会一多,现在我也没当初那么害羞了,我还在纳闷,是不是我脸皮厚了,看来以后我得羞涩点才得。

  开学前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本校建筑学的女生,跟我同届。相信你认为约网友见面是电视的情节,而且还会发生点什么(这思想,不要得),但是这次你错了,因为我做到了,而且没有发生什么。我们的第一次见面约在跑道上,我们还一起跑步了。那小女生,挺水灵的,看着就喜欢。后来,她早上曾跟我一起去锻炼过,一起早读过,一起吃过早餐。看到这里,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想多了(普通朋友滴)。现在,我们是好朋友。记得她说过要请我喝奶茶,不过到目前还没请,我会记得的,放心。

  准大一的新生问我:学长,你逃过课吗?我不好意思回答,因为我不想破坏大学可以任意逃课这个美好的但是错误的形象。我知道,我只请假不逃课,平时分啊,大哥大姐,你懂的。特别是哎打打(一老师的花名,张林叫的,英语6级的博士教授读add是读“哎打打”的音,)的课。他们还问我:学长你经常去图书馆吗?这次我可以很自信地回答:经常。但有谁知道,我去图书馆基本都是被安排去的,负责组织班级志愿者打扫卫生。后来搞得我看到凤哥(凤哥,一漂亮学姐,我的直属上司,嘿嘿,饭卡不知道被我们刷了多少回)打电话过来我就怕。准大一的新生真实太调皮了,每个问题都问中要害。继续问:学长,你上课睡觉吗?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我早早去教室占第一排,然后也能在老师眼皮底下睡着了。老师拿粉笔扔醒我,还很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昨晚没休息好吗?你可能不知道,那老师,不错,就像浔江中学的政治老师那回头数一二三我发火了那种类型,班上大笑。(这情景只有浔江中学的才会懂)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