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道德演讲稿范文:用良知拯救道德

2017-04-03

  我不是一个喜欢抬杠的人,但我是一个胸中有块垒需一浇而后快的人。

  这几天看了不少关于“范没种”的有关讨论文字,觉得挺有意思,可能有些朋友觉得说这事儿特无聊,而有些朋友却希望通过这件事去反思,不关怎么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作为旁观者,唠叨两句是各人的权利,沉默不语也是每个人的自由。

  粗浅的分析一下,范老师的先跑、事后的坦白,成为了整个事件的焦点。先跑,有些朋友认为这是条件反射式的动作,不能简言之错与对,事后的坦白,有些朋友认为这是一种品格,诚实、坦白;另一种观点,先跑本身就是错误的,事后的坦白更是错上加错。当然了,还有一种中庸的观点,先跑虽然无可非议,但身为教师,做法欠妥,事后再说自己跑的正确就不应该了。

  首先我得先把自己的浅见说出来,免得朋友们看不懂,俺的文字功夫有限,说错了或者说不清也是可以原谅的。范老师先跑没错,事后的那番言论实在是找抽。

  可能会有激进的朋友就说了,一杯苦茶真tmd虚伪,做了不敢承认就是正确的选择了?伪人小人的帽子可能俺就戴定了。

  这个事儿说简单其实真的很简单,说复杂还真是复杂的很。

  必须得承认,人这种高级动物,离不开社会环境,那么每个人必须要为这个大环境做些什么,不管你愿不愿意,比如说吐痰,若按俺个人的喜好,我肯定是有痰了就吐,那样多爽快!何必掖着藏着,但是为了环境,我必须克制自己尽量不要去随地吐痰,我得找垃圾桶,找不到垃圾桶我宁可忍着。个人的行为必须要受到社会的约束,这是必须的,不然要法律干什么,当然有些东西立了法,有些东西还没有立法,但不是说没有立法的行为就可以为所欲为,比如道德,我们还得受约束。

  其实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做着自己本不愿做的事情,部队的官兵就喜欢舍己救人,某些英雄就喜欢拿自己的性命换别人的安全,谁也没有这个喜好,若说有,那绝对是傻b、脑残,因为我们有各自的社会角色,所以必须放弃一些自己本能的一些思想,人都怕死,这是铁律。可为什么有些人会做出不怕死的事情,犯了大罪的人,他们无所顾忌的成全了自我,但破坏了规则,必须死;舍己救人者,他们也是一种成全自我,但维护了规则。

  这个世界,纯粹的为自己活着很困难,因为你有太多的社会角色,解放军,哪里有灾情到哪里去,他们傻啊?有人说了,不执行命令要被枪毙的,呵呵,可更多时候,那是一种职业责任感的存在,你必须为这个社会付出,好像很不公平,可人类社会就是如此,这是自然法则。那么多从事高危工作的人,仅仅是为了混口饭吃活下去吗?没那么简单,毕竟这社会需要有人扮演那样的角色。

  除了职责上的要求,还有很多道德层面的东西,我们不得不去做,然后形成一种条件反射,而作为国家,当然要宣扬这样的行为,政治上再渲染一番,于是那些人成了灵魂高尚的英雄,其实英雄很少讲政治的,他们只是为了成全自己,觉得该那样做,而我们大众,希望多有些这样的英雄,这样我们才能活的更放心。为什么猛然轮到自己该做英雄了,我们就会退缩,个体差异,毕竟,英雄只是少数,但英雄决不是天生的。我们需要舍生取义的英雄而自己不愿成为那个英雄,这不是一种耻辱,但是社会决定了,必须有人充当那样的角色。道德是什么,道德就是为社会服务的一种思想行为,不是自己本能的一种心态。

  生命的高低贵贱是一样的,但在特定的环境下,又有着不同的区分,为什么要关注弱势群体?为什么抢险救灾中往往是先紧老弱病残营救,是我们国家傻吗?救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可能在以后成为一种社会负担,救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可能就不是了,这又是什么逻辑?法律有规定先救老弱病残?

  我们看过《泰坦尼克号》沉船时刻,大部分选择了让妇女儿童先上救生艇。如果范没种也在那条船上,肯定是他先跑。

  具体到教师这一职业,教师的命就不值钱?

  他们应该比那些学生更有社会价值,为什么范老师先跑会遭人骂,不能单纯的理解教师这个职业很神圣,任何的职业都是神圣的。教师不但要教书还要育人,既然范老师做的对,那么,如果范老师把他的先跑理论普及一下,教育学生危急时候先顾自己,不要冒险,哪怕亲娘老子在旁边,你都不要理会。这样的说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可以认可接受。

  学生毕竟是未走向社会的人,而老师则不同,老师是成年人,经历的多,成年人的思维、心态要比一般学生好,必须要有一点社会责任感,就这一点来说,学生就成了弱势群体,他们在思想上很容易会依靠老师,灾难面前,他们的老师就成了主心骨、定心石。老师可以在危急时刻夺路先逃,可能这种举动正好是一种示范,学生会以最快的反应来配合,但是先跑了还要说那些无耻的话,最起码,为人师表这四个字,他不配。

  道德,道德一定是虚伪的吗?从某种意义上讲的确如此,道德只是利人而不利己,但是人类社会必须去维护这样的道德。公交车上我不知道坐着舒服,却要把座位让给别人,他人有难管我何事我为什么要去帮他,舍己救人我烂命一条别人的命就高贵重要?

  不要再替范没种说话了,当然,也不要用唾沫淹死他,我们要做的仅仅是从这件事上审视一下自己,自己会怎么做,道德,是需要用良知来维护的,这才是最根本的,我就不明白范没种为何要道歉,本来很欣赏他的勇气,现在看来,他真的很没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