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军校毕业回忆演讲

  四年的军校生活,多少苦与甜都已化成漂亮的记忆,曾有着获得标兵队的喜悦,也有着三百五十里强行军的艰辛。我们不仅是名大学生,更是一名军人,这里有地方上所缺少的勇敢,真诚和友爱,我深深感谢这片沃土。

  我喜欢夕阳里奇石嶙峋的参天古树的身影,岁月的变换注释出苍老而多味的年轮,在千百年后的目光中,让人仰望,拜读,生动成许多动人的情节。我时常想去探求它虬枝中的话语,那肯定有一段又一段不平常的故事。是的,每经历一次便成熟一些,军校生活何曾不是如此?尤其毕业前的拉练,让我终生难忘。

  在拉练最后阶段第一天下午,我们全副武装行军至白云山下。但望白云山,巨石临空,山高林密,云烟氤氲,立陡石崖中有一道观,如在仙境,可谓巧夺天工,让人叹为观之!但我们可不是来旅游的,今晚,我们要夜宿白云山。

  埋锅灶饭之后,我们开始登山。日暮时雾已渐浓。在很滑较陡的山路上我们向顶峰进发。林里雾很大,只能辨别出动的是人,不动的是树,十五米外全然不清,手电光的右侧是无底的山崖,望了一眼,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路中险的地方直上直下有半人多高,需两人帮助方可越过。

  在一个开阔地上,我们得知我们排在395.3高地全营最近处露营,明早五点在刁窝处集合。休息中大家有说有笑,丝毫看不出有半点为难的情绪。休息过后,队伍又继续前进了。眼前又是一个断崖,一条若隐若现的羊肠小路廷伸到视野的消失点,战友们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挪过危险地带。到了无炮班可就惨了,五个人组成的无炮班,每人不仅负重一个二三十公斤的背包,还有一门四十八斤重的无后座力炮炮身及脚架等,在平路上每个人都要轮流扛,要在这样陡的山走,难度可想而知。一炮手艰难的向前走着,左肩扛累了换右肩,右肩累酸了换左肩,豆大的汗珠沿着迷彩帽滴下,他咬紧牙不时的耸耸肩,两脚跟向上一点,弯下腰,用一只手将背包向上调整一下,而后又迅速的擦了一把汗,二炮手看在眼里,急忙把炮接过来,继续走。有的地段扛炮身假如重心靠后,必然后仰,轻则损坏炮身,重则人仰炮翻。无奈我们只好用背包绳捆住炮的两头。能扛则扛,不能扛时,上拉下推,步履维艰。就这样,队伍休息了十分钟之后才跟了上来,但这只是路程的一半。往下的路缓和些了,大家一边走一边唱:“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洲哇~”全然不顾一身的疲惫。也不知走了多久,小路也没了,只能是沿着山脊中被压倒的草的小径前行。到露营地天已经黑了,我们在落叶上铺好褥子,上面搭好挡风避雨的塑料薄膜,香甜地睡到了第二天凌晨三点多钟。

  下山是十分危险的,我们全排人员要凭借一张25年前的地图和一个小小的指北针走出这黑夜和迷雾笼罩中的险山。再加上我们的位置最高,山最险,其难度可想而知,万一迷路,走不出来~,想到这,队伍已经出发了。排长和一名老骨干探路回来,我们就沿着设好的路标前行。手电照前照后,保持好距离,每到一个拐弯处,前面都留下一个人指路。此时的我头脑尚未清醒,模模糊糊跟着走,忽然间脚下一滑,向后一仰,要倒时我本能的顺手一抓,抓住一个树根,脚下的碎石滑下山去,此时前后所有的手电光都向我照来,“注重”后面一个战友眼急手快,抓住我的衣服将我提起,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精神了许多,一丝困意都没了,暗自庆幸,好险啊!这要掉下去可就上不来了。一会儿,天已渐亮,在前面出现了一岔路,都停住了。地图上没有,往哪走?走错了怎么办~?此时距上级规定的时间还有三十分钟,时间不答应我们考虑太多,排长召集班长简单地研究了一下地图后,当机立断选择了左侧的小路。并边走边对大家说:同志们,沿着这条路走,是与否希望大家不要有怨言,只有齐心协力才能走出这里,完成任务~当我们透过薄雾隐约地看到一个村落,每个人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心情,激动不已,队伍中发出一阵欢呼声。回望归途偶得一诗:雾绕白云暮上山/军旗惊天仙自叹/伴月露营谈笑声/三更下山弹指间。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