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我与新课程同成长演讲稿

  ——我与新课程同成长演讲稿

  重庆市渝北实验小学   曾令华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

  下午好!

  我演讲的题目是《活》。我认为,一本书的最大成功之处不在于让读者学会其中的知识,而在于影响读者的思想、指导其行动。新课程标准就是这样的一本书,它让我深深地领悟了一个字,那就是“活”。

  知识是死的,人是活的;教参是死的,老师是活的;课本是死的,学生是活的。放眼华夏五千年,真正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只有一个时期,那就是春秋战国时期。那时候人们思想之活,学术氛围之浓、成就之大,可谓空前。对中国影响深远的“儒、道、法、墨”等思想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形成并完善的,孔子、老子更是被后世称做“圣人”。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为什么会有如此重大的成就,我想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思想的活跃、言论的活跃、言论的自由。《孙子兵法》曰:“不战而屈人之兵,此为上上策也。”这说到底,就是对兵法的巧用、活用。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也曾说过:“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对于教学,我们未尝不可以做一个实用主义者呢?我们教给学生知识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学生出人头地,个个成才吗?学生学了知识干什么?除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外,还要考虑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维持生计。所以,我们在教给学生知识的同时,还应注重教给学生学习知识的方法、技能。教师灵活使用教材、灵活教授知识;学生灵活学习知识、灵活使用知识。在一种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升化教法、感悟学法,让教师教而悦,学生学而悦。

  同是一本教参、同是一本教材,由于教师和学生的不同就使得其教学过程存在许多变数。教师应创造性地灵活使用教材,根据自己和学生实际,探寻一种灵活多变的教法与学法。只要有利于学生学、有利于学生悟、有利于学生用,就大胆取舍教材。例如在教学《秦兵马俑》一文时,我发觉学生对秦兵马俑非常感兴趣,不仅收集了许多资料,还带来了仿制的兵马俑,我就增加了时间,让学生大胆畅谈自己对秦兵马俑的了解。学生领会秦兵马俑宏伟气势本是相当抽象的,我相机播放电影《英雄》中秦军列队攻城的片段,秦军军容之严整、场面之宏大,而兵马俑则是根据秦军实际制作的,学生一目了然,原本抽象的知识顿时清晰可见。有一名学生更是发挥想象,由此联想到我们路队的整齐规范,喜欢搞笑的杨睿只要见到排列整齐的队伍,就会说:“秦兵马俑。”在一次自己最喜欢的习作中,他的题目就叫《假如我是一名秦国将军》,在文中他依据秦兵马俑的知识,详细介绍了自己的排兵部阵,可见这课对他的影响之深。

  四十分钟的时间毕竟有限,我们教学时要有侧重点,而不能每样知识都想教,这样只能每样蜻蜓点水,到时候抓到的只能是一把糨糊。有的课文适合朗读、我们就指导学生尽情朗读,读准、读熟、读得有感情,读得有创意,而其它的知识则相应减少投入,只要掌握基本知识,了解文章大意即可;有的课文适合指导学生分析词句,我们则相应把侧重点放在这一环节上,而弱化其它环节;有的文章适合指导学生学习作者的写作方法,有的文章适合引导学生展开想象等等,我们就把侧重点相应倾斜,做到训练一个知识点就扎扎实实,环环相扣、深入剖析。语文素养最终要体现出来,两条最重要的途径就是说和写,表达与写作可以说是语文综合素养的集中体现。我们在教学生如何学习时,始终围绕这两点来训练落实,让学生真正学有所悟,学有所获。

  同样,学生也应该活学、活用。由于智力、已有基础、生活经验、接受水平等因素的不同,对于同样一个知识,不同的学生会有不同的收获。我们应充分尊重学生的个性特长、发挥学生的潜力,引导他们用自己最喜欢、最擅长的方法学习知识、感悟方法、总结方法、形成技能。比如记忆生字原本枯燥无味,但我班学生常把生字编成顺口溜,既有趣,又形象,记忆还很深刻,学生学习兴致非常浓。还记得刚学习了比喻这一修辞手法后,我班的学生在与我做游戏时有这样一段让我记忆深刻的对话:一名学生说,曾老师好像开心果,他是心,我们就是壳;另一名学生则说,曾老师更像夹心饼干,他是夹心,我们是饼干。当然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学生将学过的知识同自己的生活实际结合起来,加以灵活运用,学生学得开心,用得舒心。

  当然,以上仅是我的一家之言,有不对之处,还望各位领导、老师批评指正。我深信,有领导的关心与支持、老师们的帮助与厚爱,通过我的不懈努力,在新课程标准理念的指引下,我会更快的成长起来,为学生和自己描绘一片更加蔚蓝的天空。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