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演讲稿

2018-07-25

  经国务院批准,自1998年起,每年9月第三周为全国推广普通话宣传周(以下简称推普周)。XX年9月15至21日是第17届全国推普周。以下是演讲稿网为您提供的《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演讲稿》优秀范文。

  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演讲稿优秀范文

  我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在辽阔的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世代生活着亲如手足的五十多个民族。各个民族的语言都不相同,再加上各地的方言,这样,我国的语言大家庭中,可谓是五花八门的了。这种“百花齐放”的局面并不令人感到欢喜,相反,倒使人忧虑,随着经济改革步伐的日益加快;商品经济的迅猛发展;信息交流的频繁进行,语言隔阂已引起了诸多不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提倡说普通话已迫在眉睫了。

  一听说提倡说普通话,有的人就不以为然地说:“什么什么?说普通话!人说话的口音,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何苦改变呢?这岂不是吃咸菜放盐——多此一举吗?”其实不然。这位感慨的言者,只看到问题的一面,而没有看到事物的另一面。是的,各人说自己的方言,的确方便,脱口而出嘛!但是如果全国各个民族各个地区,都各自为之,自己讲自己的语言,那么社会生活不就乱套了吗!人一到外地,便如同到外国,什么都听不懂,搞得寸步难行,这方便吗?科技人员济济一堂,各讲各的语言,但谁也不懂不明白,这能起到交流的作用吗?如果那位感慨的言者,这样想想,他大概就会意识到:提倡说普通话决不是多此一举,而是明智之举!

  由于说方言而引起误会的笑话是层出不迭的。有这样一则笑话:一位武汉的妇女乘海船到青岛出差,她在甲板上散步,一不小心,鞋子掉了一只到海中,她于是大声疾呼:“我的鞋子掉到海里了!我的鞋子„„”听到呼救,人们纷纷跃入海中抢救,但忙了大半天,却一无所获,等问她的孩子有多大,她才一指光着的脚。人们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武汉话的“鞋”与普通话的“孩”读音一样!这虽然是一则笑话,但事小意义大,通过这个侧面,我们也就可以感觉到语言隔阂的危害性,提倡说普通话的必要性了。

  上面的这则例子中的读音差别引起的误会还无关紧要,顶多劳动劳动大家“哈哈”一笑了之。但这种误会如果发生在硝烟弥漫,枪林弹雨的战场上,那将会酿成多么严重的后果呀!试想:在前沿阵地上,一位广东籍的指挥用难懂的潮州话向战士们传达作战命令,可战士们一听三不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结果由于没有领会作战意图,而乱打乱冲,白白地牺牲了许多战士,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可这一切都是语言隔阂造成的呀,为了避免这不堪设想的悲剧发生,惟一的办法,就是要大力提倡说普通话。 普通话是按汉语拼音的音节拼读发音的,简单易学,优点显著,是我国的标准语言。为了推广普通话,首先应该从现在的学生抓起,坚持上课用普通话,多读多练;再分批对一些成人进行补习,并在广播,电视里举办汉语拼音讲座„„

  诚然,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普通话困难很多,所需时间也是很长的。但只要我们万众一心,努力宣传提倡,是一定会收到好的效果的。荀子曰:“锲而不舍,金石可镂”不是吗?

  提倡大家都说普通话,我们的经验可能不足,但我们可以逐步积累。可以从古代其他的一些改革中吸取经验。例如:秦始皇统一度量衡和文字的一些措施和方法,如果我们仔细研究,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古为今用,也是不无裨益的。

  同学们,前景是无限美好的,让我们携起手来,为大力提倡说普通话而振臂疾呼吧!

  【拓展阅读】关于普通话的历史

  我国古人十分重视各地方言的统一,于是出现了“雅言”。《辞海·雅言》条说:“雅言,古时称‘共同语’,同‘方言’对称。”孔颖达在《正文》中说:“雅言,正言也。”“雅言”就是我国最早的古代通用语,相当于现在的普通话。

  据史料记载,我国最早的“雅言”是以周朝地方语言为基础,周朝的国都丰镐(今 西安西北)地区的语言为当时的全国雅言。孔子在鲁国讲学,他的三千弟子来自四面八方,孔子正是用雅言来讲学的。《论语·述而第七》中说:“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

  周以后,各朝随着国都的迁移,雅言的基础方言也随之修正,但多数仍以京城语言为标准。 普通话并不是古代正宗的汉语,而是变味的汉语。

  这是因为普通话是满清官话,是清朝的时候满人统治者的专用语言。英语称为mandarin。

  其中man就是满族的意思。普通话是满人学习北京汉人讲明朝官话时产生的,其发音跟明朝官话已经有较大的不同,因为满人学讲明朝官话的时候,由于受满语的影响,带有了浓厚的满语腔调,发音不伦不类,在当时的北京人听起来很蹩脚,当时的明朝官话是江苏话,是吴语。

  当时的外国传教士进入北京时,曾把北京人讲的明朝官话的拼音记录下来,发现只有z c s ,没有zh ch sh ,是典型的吴语特征。

  语言专家的考证证明明朝官话是吴语。另外,即便从常理考虑,朱元璋定都南京,他讲的就是吴语,他儿子当然也讲吴语,迁都北京后,明朝官话还是吴语,当时的北京人也讲吴语。普通话脱胎于明朝官话吴语,但是经过满人的口后和吴语就不大一样了,变音变调了。

  由于满人是统治者,通过政权的权力,本来只是满人专用的满清官话就在全国推广传播,后来就被称为国语或者是普通话。所以普通话是经过满人改造后的汉语。是满人创造发明的。

  南方的广东广西,福建等省由于天高皇帝远,古代汉语保留的很好,没有被满清官话也就是普通话消灭。所以现在的南方人还讲明朝以前的古代正宗汉语,北方人居然称它们为鸟语,这是无知的表现,唐诗宋词用南方的鸟语来念,非常顺畅,压韵压得非常好,但用普通话念,就有问题了.因为唐宋诗人词人他们不讲普通话。他们讲的是古代汉语。跟南方鸟语一样或者相似或者相近。

  普通话的历史只有4XX年,4XX年前中国没有现在所谓的这种“普通话”。现在的普通话是满人的专用汉语!是满人发明的。深深的打上了满人的烙印。大家如果不相信,去问问语言学家就知道了。孙中山恨满人统治者,曾想用广东话(古汉语)作为国语(普通话),但没有成功。因为满清官话势力太强了。

  后来民国政府投票。普通话比四川话多了一票成为了国语。其实四川话和普通话是同一种语系的语言,只是腔调不同而已,能听懂普通话的人也能听懂四川话。 (注:这是以讹传讹,实际上是由专门机构,一个字一个字的定音)

  北京话,明朝的时候是吴语,后来和满清官话(即普通话)相互的影响,逐渐接近。所以北京话和普通话极其相似,但是不会完全相似.他们只是相互靠近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