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护士建党99周年演讲稿

2020-03-19

  演讲稿是人们在工作和社会生活中经常使用的一种文体。它可以用来交流思想、感情,表达主张、见解;也可以用来介绍自己的学习、工作情况和经验。以下是由第一范文网PQ小编为大家推荐的2019护士建党99周年演讲稿,欢迎大家学习参考。

  2019护士建党99周年演讲稿一

  相信在座的大多数同学都和我一样,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听老师讲革命先烈的故事,讲他们怎样为了民族解放事业,为了共产主义的信仰而舍身取义,我被那惊天动地的故事感动了,流泪了,从那时起,小小的我对共产党和共产主义信仰有了一种朦胧的认识。

  上高一的时候,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青年学生党校学习班的学习,通过学习党史,我才蓦然发现,八十年前的中国原来真是如此的动荡,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渴求和平和幸福生活的心是如此剧烈。我终于明白,先辈们为什么可以为着“为人民谋幸福”这个共产主义信仰而执着追求,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那一刻,对于信仰,我理解了。

  共产主义信仰犹如沙漠上的一片绿洲,黑夜里的一盏明灯。“为人民谋幸福”是发自对人民,对祖国最真挚、最浓厚的感情,这一共产主义信仰,曾激励无数仁人志士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前仆后继,奋勇前进……,她如一盏明灯,为中国的大地撕破了延绵万里的黑暗。

  “为人民谋幸福”,多少年来一直代代相传,在不同的年代指引着共产党员为人民、为国家而奋斗不息。从共产主义先驱李大钊先生在风雨如磐中,将共产主义信仰的明灯燃起,到刘胡兰“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为共产主义信仰奉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从人民的好干部焦裕禄为人民谋幸福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到佛山人民的骄傲 ---- 易新群,用患病的身躯将爱遍洒给山区的孩子。“为人民谋幸福”这盏共产主义信仰的明灯照亮了多少共产党员的赤子之心。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新疆美丽的伊犁盆地,有一个女军官,远离亲人,远离故乡,二十年来将自己全部的爱奉献给边疆人民,她就是优秀共产党员张惠芳。虽然身为一名边塞护士,为了解除边疆人民的身体痛苦,张惠芳在边疆一扎就是二十年,二十年来,她与丈夫和孩子分隔两地,为边疆的病人打针喂药,端屎端尿,博大的襟怀在沙漠上筑起了爱心的绿洲。1995年,她的丈夫因病去世,沉重的痛苦压得她泪雨滂沱,然而,一想到党对自己多年的教育,为了实现为人民谋幸福的信仰,泪痕未干的她,又披起白大褂,出现在医院的走廊。

  这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的确,二十年,并不是一段短暂的岁月。二十年如一日,与战友们一起战斗在远离亲人的边疆,二十年如一日,为边疆的人民重复着那几乎是枯燥无味的工作,没有信仰的激励行吗?正是“为人民谋幸福”这个信仰激励着她二十年来默默地耕耘,正是这盏信仰的明灯照耀着她在边疆的沙漠上筑起了爱心的绿洲。这也仅仅是我们千百万共产党员中的一个平凡的例子,然而,正是在“为人民谋幸福”这一共产主义信仰的明灯照耀下,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度过了艰难险阻,走过了辉煌的八十年。

  八十年风雨兼程,八十年岁月沧桑,如今,强大的中国已经屹立在世界的东方。作为一名新世纪的中学生,作为一名沐浴着党的光辉成长的青少年,我们在缅怀革命先辈为了实现“为人民谋幸福”这一信仰而舍生忘死的同时,“为人民谋幸福”这一共产主义信仰的明灯已经在我们的心中点燃。我们深知,建设祖国的重任,在不久的将来,将落在我们的肩上,如果祖国是一座大厦,我愿做一名工人,如果祖国是一个花园,我愿做一名园丁,用我小小的身躯,竭尽我的所能为她添砖加瓦,浇水培土。

  我知道这条路很长,或许也很苦,但我愿拿着“为人民谋幸福”这一共产主义信仰的明灯执着地走下去。

  2019护士建党99周年演讲稿二

  1938年6月,我刚刚从南京中央高级护士学校毕业。一天,我在长沙聆听了共产党人徐特立的演讲:“青年学生们,到西北,到延安去,保卫和建设我们的大后方。”徐特立的演讲像一盏明灯,照亮了正在徘徊之中的我,点燃了我心中的火种。

  1942年9月,我来到兰州,自己动手创办西北第一所高级护理学校。从此我一直从事护理事业,直到全国解放并担任西北高级护理学校校长。记得一次彭德怀同志问我入党没有,我回答:“成份不好。”彭老总笑着说:“我们党讲成份但不唯成份,重在个人表现嘛。只要你积极要求进步,党是欢迎你的。”一句话,使我为之奋斗了一生,也为此追求了一生。

  1952年7月12日,我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那时我刚过而立之年。

  不久,中华护理学理事会在北京召开,参加会议的周恩来总理一眼就认出了我:“你姓黎,还在西北工作吗?西北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从总理的话语中,我又一次获得了力量。于是,我再次写了入党申请书。

  “文革”开始,我被关进了“牛棚”。我也曾想了却一生,可周总理和彭老总的话,时时回响在我的耳边。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回到兰州军区总医院工作。我再次向党组织倾诉了自己的心愿,递交了第六份入党申请书。

  1978年7月1日,当我99岁时,夙愿终于实现了。站在鲜红的党旗下,我眼含热泪。

  我有68位亲人在海外,只有父亲的坟墓和我留在国内。我虽然独身,可并不孤单,逢年过节,学生们总要和我一起吃顿团圆饭。99岁那年,我荣获全军第99个“南丁格尔奖”。如今我已立嘱身后将遗体供医学研究,再为党作最后的一点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