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尤纳斯在中国的演讲

2021-08-04

  穆罕默德·尤纳斯((Muhammad Yunus,1940年6月28日-)孟加拉国经济学家,孟加拉乡村银行-格莱珉银行的创始人,诺贝尔奖得主,有“穷人的银行家”之誉。下面是第一范文网小编整理了穆罕默德·尤纳斯在中国的演讲,供你参考。

  尤纳斯在杭州举办的第二届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亚太中小企业峰会上的录像演讲:

  欢迎大家来到第二届亚太中小企业峰会,祝贺马云,阿里巴巴集团以及所有参与组织此次峰会,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但是很遗憾,对此我不能参加这样的会议,但是我想可以通过这段录像来和你们分享我对这次峰会主题的一些思考。

  穆罕默德·尤纳斯

  你们这次会议大概会讨论很多有关市场解决方案的话题,市场解决方案是一项非常伟大的构想,但前提是要有市场。然而对于穷人来说,市场本身不会自己飞到穷人面前,除非商人为他们创造。受到利润最大化的驱使,商人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他们是不会让穷人去创造市场的,因为他们觉得那无利可图,这正是问题的根结。所以要想看到穷人涉足市场、创造市场,我们就需要设立一个特殊的机构。

  1972年我从美国回到了孟加拉,并开始教书,那时候孟加拉还在争取独立,随着解放战争的爆发,孟加拉很快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国家,我回到战争过后一片萧条的孟加拉,并开始在一所大学当老师。很快我发现有人因饥饿而死,许多人都没有东西吃,这情景简直是惨不忍睹,我在教室里教着优雅的经济学理论,而教室外面却有人要饿死。我无法继续忍受这样的事情,我想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应该走出去,去做一些对他们有用的事。看看能不能给他们提供帮助,刚开始我做的事就是这些而已,走出教室,与大学校园比邻的村落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房贷者那些放高利贷的吸血鬼,是如何使村里的穷人生活变得更加痛苦不堪。因此,我觉得我应该更多的关注这个信贷过程。我打算列一章信贷者的名单,当这个名单完成后,上边一共有42个人的名字,而他们总共只借了27美元,这简直让人无法忍受,他们因为那么一点点钱却受着那么多的折磨。我想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取代放高利贷人,由我来把这27美元借给这42个人,我也正是这样做的。人们非常高兴,于是我觉得我可以将此继续下去,让他们远离那些可怕的吸血鬼,我尝试着帮助穷人联系当地的银行,希望村里的银行可以借钱给他们,这样他们就不用借高利贷了。但你知道银行怎么说的吗?他们说不行。银行这样的商业组织,是不会把钱借给穷人的,因为他们没有信誉。于是,让银行愿意把钱借给穷人我的使命,经过长期的和多次的交涉,我终于成功了,但前提是我作为担保。我会在所有的贷款协议上签字,银行给钱由我来担保。从1976年开始,我就以担保人的身份从银行借钱给穷人,为他们承担风险、起草各种能够更好地方便他们还钱的条款,这就是格莱珉银行的前身。

  此后,格莱珉银行作为一个商业机构在孟加拉拿南部发展开来,并逐渐发展到全国,为穷人特别是妇女提供小额贷款业务。如今银行拥有750万的客户,其中97%是妇女,他们借很小一笔钱,用于能获得回报的各种活动中,每周偿还部分贷款,他们的还贷率接近100%,大约是98%或者99%,我们不需要担保也不需要律师的介入,但还贷率还是很高,将近100%。在这种情况下,为穷人提供小额贷款,是我们所做的工作。这种小额信贷业务,在很多地区被推广。世界上的很多国家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他真正在穷人身上创造了奇迹,尤其是给妇女带来了希望,贷款改变他们的生活,穷人能创新,也有激情。他们有能力过上好生活,而不是被贫困所折磨。

  这正是我们所要做的,建立一个机构,为那些没有进入过市场的人创造市场。我们的目的不是赚钱,我们的目的是为更多的穷人提供服务,我们所创建的格莱珉银行是所有信贷所共有的。所以这个银行的拥有者不是我,更不是那些富翁,而是所有的普通百姓。格莱珉银行还为所有的格莱珉家庭的孩子提供教育贷款,有了这些贷款的孩子们才能接触高等教育,那750万的的贷款者都是文化程度不高的人,他们甚至从没上过学,但是格莱珉银行为他们提供服务,使他们接受更高的教育,现在有超过27000名孩子在医学院、机械学院以及综合大学上课,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在加入其中。所以格莱珉家庭的所有孩子都能够上学了,孩子像潮涌般进入学校,因为格莱珉银行给他们提供了贷款帮助,格莱珉家庭正进入一个全新的生活。我们同时也提供住房贷款,让他们有钱创造自己的房子,但银行赚了钱,利润又回到贷款者手中,这就是我们建造机构和市场的方式。使那些不能进入市场的人现在可以进入市场了,三分之二的世界人口,我再重复一遍,有三分之二的世界人口还享受不到金融服务。

  在座各位都深谙商道,你们应该很清楚,想象一下假如没有银行,你的生意会是什么情况?你的生意也会停止,你什么也做不了,你的生意也会停滞。因为你无法仅仅用你自己的钱获得更多的资金,从而无法进行更多投资,无法迈出壮大你生意的一步。然而穷人没有得到过银行的帮助,所以他们始终贫困。但现在我们看到的是穷人渐渐走出贫穷,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家庭远离贫困,贫困不是穷人的专利,贫困是体制带来的,是我们固有的观念带来的。

  因此我们要回到最原始的思路上,假如你想寻找市场解决方案,你必须先有一个市场,你要重新定位市场,使只成为可能,然后再想怎么创造另外的商业模式,比如伴随着利润最大化的商业模式,我们可以创立一种商业模式造福于大众,就像格莱珉银行所做的。它服务于人民,而不是纯粹为了获利,我没有格莱珉银行的身份,因为那不是我建立它的初衷,所以我们既可以重建没有亏损也没有分红的商业机构,以达到社会的目标,为那些从来没有进入过市场的人创建市场、为那三分之二的世界人口打开一扇通往金融机构的大门,获得资助并得以继续生活,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穷人更需要钱,但他们往往得不到钱,钱都是在那些富人手中,虽然他们已经很有钱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更理想的状况应该是扩大市场,扶持的获利面,将机构的针对的客户延伸到每一个人。我们所要创建的金融机构,应该具有包容性,应该是能照顾到每一个人的机构,我们所要讨论的中小企型企业是一个新的领域,中小型企业的发展说明中小型企业并不一定是很多人创建的,即便口袋里没有几个铜板的穷人也可以建立中小型企业,所以我更要帮助这些人,让他们取得成功。

  因此你们设计机构是要考虑到一定不能把任何一个人排除在外的,我们不希望看到这个世界上到处是穷人,穷人不应该在中国,不应该在孟加拉,不应该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每一个人都应该被尊重,又有自己可以掌控的生活,并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发展。他们的子女长大以后才可以施展自己的才华,每个人都有巨大的潜力,无数的可能,而要想这些可能成为现实,首先就是要摆脱贫困,否则一定都无从谈起了。这些就是我希望你们在会议上能够讨论的东西,如何创立机构、出台政策,使之照顾到每个人,最终达到创造一个没有穷人的世界的目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应当遭受苦难和贫穷,贫穷不应该属于人类社会,贫困应该属于博物馆,我们应该建造一个贫困博物馆,把贫困放进去陈列,贫困应该从地球上消失,这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

  谢谢大会给我这个发言的机会。

  穆罕默德·尤纳斯在北京大学的演讲:

  我曾经说是不是可以找别的人来翻译?吴士宏女士说,我一定要自己翻。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她,只是跟她有过电子邮件的来往。但是从电子邮件的来往当中完全可以看出她对于这个事情的投入,我很高兴能够见到她,而且看到她的翻译非常好。我也要感谢北京大学聘请我担任荣誉教授,孟加拉的人仍然叫我尤纳斯教授,我不知道为什么。实际上我已经很久不教书了,离开校园已经很久了,而且还有人问我现在你还是教授吗?我说我现在不当教授,但是我想从今天开始我又可以说我是教授了,我手上拿着这个证书,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荣幸,像这样的荣幸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用言语来表达我的激动之情。我在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教书了,大学一毕业当时是硕士毕业在孟加拉,当时我才21岁,我以为这一辈子就当一个教书的老师。后来拿到奖学金到美国完成了我的博士学位,回到孟加拉又开始教书。之前在美国大学里面教过书,我非常喜欢教书,因为我感觉学生很喜欢我的教学,我也很喜欢教学工作。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