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才相关小故事

2020-02-28

  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以下是小编精心推荐的口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口才小故事1:马寅初语惊敌胆

  1940 年11月,正值国民党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前夕。一天,中华职业教育社在重庆举办“星期讲座”,请马寅初先生讲《战时经济问题》,整个剧场座无虚席。

  马寅初跨上讲台,劈头就说:“兄弟今天把儿子、女儿都带来了,我今天的讲话,就算给他们的一份遗嘱!为了抗战,多少武人在前方流血牺牲,我们文人也不惜死于后方!”

  这个爆炸性的开场白,使千百听众惊奇骇异,也使在场内的国民党特务目瞪口呆。马寅初用大量确凿的材料和事实,揭露了“四大家族”利用权势,大发国难财,并将大量存款汇存外国银行的劣迹。他大声疾呼,要求从孔祥熙、宋子文等开始征收“临时财产税”,把那些豪门巨富的不义之财,征作抗日经费。

  这时,会场有人骚动,马寅初大无畏地说:“蒋委员长要我去见他,他为什么不来见我呢?在南京我教过他,难道学生就见不得老师吗?他不敢来见我,就是因为他害怕我的主张。有人说他是'民族英雄’,我看充其量是一个家族英雄。因为他庇护他的亲戚家族,危害国家民族。在场的警察、宪兵先生,你们要逮捕我吗?那就请耐心一点,等我讲完,再下手也不迟!”

  25 天后的一个中午,国民党宪兵逮捕了这位不畏邪恶的著名学者,把他押解到贵州的息烽集中营,充分暴露了国民党反动派害怕真理的虚弱反动本质。

  口才小故事2:夏明翰唇枪舌剑

  1928 年2 月,夏明翰由于叛徒告密而被捕。在审讯中,他毫不屈服,与敌人展开唇枪舌剑的斗争。在最后一次审讯中,敌主审军官问:“你姓什么?” 夏答:“姓冬。”敌主审军官:“胡说,你明明姓夏,为什么胡讲?”

  夏答:“我是按照你们的逻辑在跟你们讲话。你们就是这样,把黑说成白,把天说成地,把杀人说成慈悲,把卖国说成爱国,我姓夏,就当然要说成'冬’了。”

  敌人无言反驳,继续问:“多少岁?” “共产党万岁!”

  “籍贯?” “革命者四海为家,我们的籍贯是全世界。我们坚信共产主义必胜,红旗一定要插遍全球!”夏明翰越说越激昂。 敌主审军官慌了,想匆匆收场,问道:“有无宗教信仰?” “我们共产党人不信神,不信鬼,不象你们一手捧《圣经》,一手举屠刀。” 敌主审军官:“那你没有信仰吗?”“怎么没有信仰?”夏明翰大声宣布,“我信仰马克思主义!”敌主审军官追问道:“你究竟知道不知道你们的人?”

  “知道。”“在哪里?”“都在我心里。”敌人用尽心机,没有丝毫效果。于是宣布“就地处决”。

  夏明翰昂然一笑,拿过笔,写下正气凛然的就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口才小故事3:麒麟童“赴宴”

  抗日期间,日寇侵占上海后,周信芳在法租界黄金大戏院上演了轰动一时的名剧《明末遗恨》,盛况空前,激起了民众的抗日救亡情绪。日军恨之入骨,照会法租界当局,以“有碍睦邻”、“煽动反日”为名,勒令禁演。 就在这时候,汪伪特务头子吴世宝接到伪行政院副院长周佛海的密令,在沪西梵皇渡路76 号特务机关“宴请”周信芳。周信芳明知此行不善,却浩气凛然前去赴宴。

  吴世宝一见周信芳,便龇着黄板牙,笑道:“周老板有胆有识,确实名不虚传。小弟过去是你的观众,今天受汪主席的委托转告你,日本皇侄殿下马上要赴南京作亲善访问了,想邀你去慰问演出。” 周信芳听了,哈哈大笑:“承蒙汪主席赐誉,不过,他可能抬举错了,我周某在上海演戏都遭禁止,何况去南京呢?” 吴世宝陡然脸一板,说:“早就知道周老板是响当当的爱国豪杰,只是我这个76 号也不是一般人随意能进来的。宴前,先请你观赏一下这里的特别节目,免得我多费唇舌。”

  说罢,他领周信芳穿过一道铁门,进了“天牢”、”地牢”。这里遍是刑具,阴森恐怖。吴世宝狡黠地笑着说:“周老板,你演过多年的戏,我吴某导演的这个舞台,你没见过吧?这里也是艺术啊!”他指着电椅冷笑道:“你这大名鼎鼎的艺术家,坐过这种椅子吗?”

  周信芳一听,两眼冒火,噌噌噌地走去、往电椅上一坐,不卑不亢地说:“演戏的人皇位也能坐,何谈这把椅子呢!

  吴世宝气急败坏地狠狠把烟头一摔。“参观”结束了。在餐桌上,今随从端过两个罐子,狞笑道:“周老板不肯赏脸,咱们打开窗子说亮话,这里有两样礼品,你挑选一种带回去。”

  周信芳一看,一罐是金条,一罐是硝镪水。他知道,这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妄图以毁坏面容来逼他就范了。他猛地接过硝镪水,双眉一竖,怒瞪双眼,铿锵有力地回答道:“请转告汪主席,邀我去南京的聘礼,我收下了。 不过,硝镪水毁不了麒麟童的艺术,更毁不了麒麟童的人格!”

  周信芳回去后,第二天夜里吴世宝派爪牙去绑架。岂知到周宅扑了一个空。原来周信芳和夫人裘丽林在我地下党安排下,已转到一位葡萄牙友人家里住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