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沈括失败交际的反思

2020-03-29

  “数卷奇文物志无心匀翠墨,一钩初月南航北驾为苍生”,这是后人对北宋科学巨匠沈括的评价。单凭一部被誉为“中国科学史上的坐标”的《梦溪笔谈》,就足以让沈括名垂不朽。但在交际中,沈括却被人诟病,科学巨匠为何在交际中却屡屡挫败呢?

  见风使舵,神藏鬼伏

  情景回放:在宋神宗的支持下,王安石开始推行变法。作为改革家的王安石,急需一批有才之士为其效劳。在这种情况下,和王安石是世交的沈括旋即公开表示支持变法,并且时时处处站在变法的立场上言说做事。他自然得到了王安石的器重,最后被任命为访察使,到各地察看改革情况。谁知沈括到了地方,并未把真实的情况反馈给王安石,而是循着王安石的心思把改革的虚假成果一一禀告,言说“良法大为便民”,王安石以为变法取得了成效。但过了几年,因为意外的旱灾导致宋神宗对改革产生怀疑,王安石被罢相。原本春风得意的沈括闻听此信,不禁大惊失色,他深怕遭到连累,立马写了一份洋洋万言的密报,从政治、经济以及科学的角度论证了变法的荒谬误国,写好后呈给了新任宰相吴充。吴充打开一看,内心鄙夷不已,立刻把密报转呈宋神宗,宋神宗也开始厌恶沈括的为人。谁料第二年王安石竟又官复原职,得知事情真相的他不禁诟病沈括的所作所为,在提起他的时候总是称呼其为“小人”。

  点评:得到提携,且被委以重任,理应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为人添砖加瓦。然而沈括却见风使舵,最终事情败露之后,为人所不齿。面对王安石的信任,沈括不是把实际情况一一禀报,而是言说对方想听到的话语,尤其是在王安石被罢相之后,反戈一击,“变色龙”的本性显露无疑。汉朝诗论家韩婴说,伪欺不可长,空虚不可久。自以为行事乖巧的他不仅没有得到信任和赏识,反而促使他更快被贬。在和人交往中,切不可抱着变色龙的交际心态,自以为神藏鬼伏,其实为人所鄙夷蔑视。

  两面三刀,阳奉阴违

  情景回放:1079年,时任财政部长的沈括被钦命为“中央督察”,到杭州检查农田水利建设,当时杭州市长是文坛久负盛名的苏轼。以前二人就多有来往,还曾写诗相和。听说是老友前来视察,苏轼自是兴奋不已。不仅热情招待,而且与其叙旧甚欢。苏轼在工作上兢兢业业,特别是改造西湖上颇下了一番苦功,对水利也极为熟悉的沈括,一看老友有如此作为,虽然心生酸意,但还是客客气气地褒奖一番。临行之前,沈括问道:“子瞻兄身在美丽如画的杭州,定然写了不少的诗作吧,可否让为兄一览为快呢?”听他这样言说,苏轼立刻把这几年写下来的诗作呈了出来。苏轼走后,沈括坐在书桌前面,不但通览一遍,而且详细地抄录了一份。

  从杭州回到京都后,沈括重新拿出苏轼的诗作,把认为是诽谤的诗句一一加上注释,言说这些诗句如何居心叵测、讽刺皇上,然后交到了宋神宗的手上。不久,苏轼就因“愚弄朝廷”等罪名被捕入狱,若不是好友和喜爱苏轼诗歌的粉丝们鼎力相助,险些命丧狱中。最终,苏轼被发配黄州了事。当人们得知告发苏轼的始作俑者竟然是沈括的时候,都不齿于他的小人行径,就连平日里和他交好的人也选择了避而远之。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