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演说家复旦大学教师演讲范文

2020-04-13

  有人说,教师是烛光,燃烧自己释放光芒。那你知道哪些我是演说家复旦大学教师演讲范文?下面第一范文网小编为你整理了几篇我是演说家复旦大学教师演讲范文,希望对你有帮助。

我是演说家复旦大学教师演讲范文一

  今天,我想借这个机会,跟大家一起探讨一个貌似有点矛盾的问题:是不是受教育的程度越高,知识越多,反而越应该设法找回我们人类本该有的天真?

  这里的“天真”所指的,恰如我们祖先在遥望着闪烁的星星,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痴迷,想去追究这个宇宙的秘密;它也指人类的天真,是我们祖先对大自然的一种谦卑和敬畏。

  不得不承认,其实我们已经丢失了许多人类的天真。我们一定要设法把它找回来,至少能够部分的找回来。为什么?因为人类的天真是追求真理的动力。

  受了更多的教育,并不表明就应该变得似乎高深莫测,其实此刻你更应该恢复人类的天真。因为只有天真的人,才会无穷无尽地去追问关于这个世界的基本道理,去探究关于自然、关于社会的造化。

  德国哲学家胡塞尔说:“研究的动力必然不是来自哲学问题,而是来自事情的本身。”因此,教育所要造就的不是貌似高深莫测的人,而是有着苏格拉底般天真的人——他明明可以有活路,但是为了他心中的学问,为了人类的天真,可以去赴死。我们也要造就阿基米德般的天真,即使当士兵拿长枪对着他的时候,他仍然说,请你不要把我在地上画的圆给踩坏了。我们也需要爱因斯坦、黑格尔、老子、孔子的天真。他们的天真不是因为无知,这些人都知之甚多,不仅知道得多,而且非常通达。他们的天真当然也不是愚蠢,更不是愚昧,只不过是他们不在乎,或者不谙于世故。他们常常看起来冒着傻气,这在我们博士、硕士研究生身上也会出现,所以社会上才会说,“哦,一批傻博士”,但这恰恰是一种真诚和没有经过任何人工修饰的原始的纯真。

  有时候,纯真的人在现实的社会中,看起来非常的羸弱,但他们却拥有伟大的、理性的和道德的力量。但凡大学问家,都有这样一种天真。而那些老于世故的、所谓 “成熟”的人,对那种冒着傻气的人的天真似乎都不屑一顾,这些“成熟人”看似左右逢源,但他们只会随波逐流,他们没有必要去探索任何东西。他们永远认为只要存在就一定合理,而合理的东西似乎就没有必要去追究,要做的只是去逢迎而不必去改变;一切只需要适应,而不必坚持;一切只需以个人的利益最大化为目的,而不必去顾忌道德。这种老于世故的“成熟人”,实际上失去的就是人类本来应该有的天真。

  人类的天真是谦虚,也是纯真。所谓的人类天真,是对复杂的自然和社会的一种谦卑,一种谨慎,更是对人类生命的一种根本的尊重。失去了这种人类的天真,知识的积累会使人变得通达,但同时也会让某些人变得更加狂妄,貌似豪气冲天,天天叫喊着要改天换地,似乎可以无所不能,无所不为。但到头来,我们有很多例子可以说明,他们只会犯下难以挽回或者根本就不可能挽回的错误,反而贻害了人类。因此,越是受过高等教育,越是掌握专门知识的人,越要具备健全的人格,越要成为一种德性的存在。为了这份责任,让我们一起找回人类的天真,因为天真才会使你像孩童般的去对未知进行追问,才会毫无顾忌地,并且不求回报地去探索自然、宇宙、社会的奥秘。

我是演说家复旦大学教师演讲范文二

  请答应我代表复旦大学全体师生员工对李敖先生来复旦大学访问给我们校庆增加了异彩表示热烈的欢迎。我先先容一下演讲台上几位先生,第一位就是大家敬慕已久的李敖先生,第二位是我们复旦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秦绍德博士,第三位是凤凰卫视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刘长乐先生。我叫姜义华,是我们学历史系的教师,现在担负人文学院校长。现在先请李敖先生、秦绍德先生、刘长乐先生就坐。

  姜义华:我是研究二十世纪中国思想史的,我很早就留意到李敖先生在很早之前在 1961年还就是台湾大学历史系一年级学生的时候,就由于他撰写了《播种者胡适》和《胡适的经历和著作》两篇文章,充分肯定了胡适作为新文化播种者的历史功绩,为当时正处于国民党一批御用文人围攻中的胡适打抱不平,而崭露头角。

  我在讲中国现代思想史的时候,是将李敖先生看做继胡适、殷海光、雷震等人所代表的自由主义传统的继续者,而且是一个身体力行者。李敖先生曾被胡适评价为「比胡适之还了解胡适之」,作为一个坚持思想和学术自由信念的顽强斗士,李敖先生身陷囹圉多年,但是这些逆境更锤炼了李敖先生锋利的批评性的品格,他所撰写的《传统下的独白》、《孙中山研究》、《蒋介石研究》等书都致力于用事实、用大量第一手他所把握的珍贵的资料,打破其他人制造的种种神话,恢复历史本来的面貌,这些著作是史论,更是政论,这些著作使李敖先天生为自由主义最有影响的一位代表人物。李敖先生著作等身,还有独立鲜明的个性,一向勇于思前人所未思,想前人所未想,现在他的很多著作在大陆出版,还通过凤凰卫视专 目正在缩写李敖先生。

  姜义华:李敖先生固然年逾古稀,但是身体看上往还像中年,他的精神和思想依然保持着年轻人的锋利和活力。今天,李敖先生演讲的题目是《中国人文的机会》,这是他神州文化之旅继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所做的第三场演讲。中国正处于从古代文明向现代文明转变的伟大进程当中,在现代化的进程中怎样样充分重视人文的发展,是我们大家一直关心的重大的题目。上个世纪 80年代,中国文化论,90年代人文精神的大讨论都发端于我们的复旦大学,这两场熊熊烈火最初都是由复旦大学点燃起来的。今天参加李敖先生演讲会的包括我们学校的人文科学院及其他学科的很多教授和青年学生,博士生、硕士生和本科生,我相信李敖先生的演讲一定会遭到复旦的欢迎

我是演说家复旦大学教师演讲范文三

  李敖:刘长乐先生感谢你,没有你我今天不会站在这儿。姜院长是我的老朋友,所以我可以开一句玩笑,他为了把我今天讲话故意的学术化,所以变成了这类样子,和他坐在一起。实在我跟大家说,他讲得太长了,并且他的普通话讲得不够好。学问一级棒,语言不好。我跟大家说,我最怕这类讲堂,缘由讲过,作为一个演讲的人,他要很礼貌地照顾每位,可是当讲堂是这个样子的时候,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我就觉得我自己是一台电风扇。

  今天我在这里很倚老卖老地说,我看过的上海你们都没有看过。远在 56 年之前,当我离开上海的时候,我看到一幅景象就是在这个外滩,在银行的眼前,上海的人人民警察察骑着大马手里拿着皮鞭打群众,群众怎样来的?清早 5 点钟戒严的时间一解开,四面八方涌向上海的银行,干甚么呢?往挤兑黄金。这些黄金是当时国民党政府搜刮了人们的财产,用金圆券搜刮人民财产,就是说你家里有黄金,除你手指上的金戒指之外,全部向政府来兑换金圆券。假如不兑换的话,黄金没收,人法办。这些黄金被国民党政府搜刮走了以后,忽然一夜之间要卖出来了,就是你买到一两以后,到外面卖可以卖 2 两的价钱,所以上海人疯了,就拼命挤兑黄金。当时上海有一组人人民警察察叫做「空中堡垒」,就是骑着大马拿着皮鞭打,打都打不散,我亲眼看到一个灭亡的政府,一个亡掉的中华***在最后兵败山倒的时候是甚么样子。

  我和他们一起逃到台湾,当时我没有选择权,由于我只有 13 岁。当我现在又回到了上海, 56 年以后我回到上海,大家知道我的感觉吗?就是我看过那末凄惨的画面,你们都没有看到,你们也不会感觉有甚么不同,可是对我而言,我才知道国家的富强是多么的重要,特别在上海我看到了,请鼓掌。

  在复旦讲「尼姑思凡」

  我这一次回到祖国的报告是分三场,刚才姜院长给我定的题目都是假的,我真的题目是三个定位,第一个定位是我在北京大学要讲金刚怒目,我在清华大学要讲菩萨低眉,我在复旦讲甚么,要讲尼姑思凡。为甚么要讲尼姑思凡?讲到我们理想及现实一面。

  在元曲里面我们可以看到那些讥讽尼姑的话,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往了头发,她看到一些男青年以后,她把眼看着眨,眨巴眼看他,眉来眼往,叫思凡,就是比较务实的一面。

  一个匈牙利的作家当年是共*产*党,后来脱离了共*产*党,叫卡斯利,他写了一本书叫做《下午的黑暗》。这本书里面讲到老共*产*党被整的时候,要枪毙他的时候,他最后和整他的年轻的共*产*党说,儿子,你们休想硬把天堂造出来。可是大家想想看,我们真的努力往硬造天堂,照着***的说法,他在 45 岁之前花了 20 年往打仗,可是在 49 年以后,我们必须承认,中国共*产*党很努力的往造出一个天堂。

  可是***说其中有 20 年的时间浪费了,为甚么浪费了?大跃进、***都浪费了这些时间,甚么缘由?我们想到汉朝的一个故事,汉朝有一个天子,你们都叫他汉高祖是错的,应当叫汉高帝。汉朝的天子是高帝、惠帝、文帝、景帝、武帝、昭帝、宣帝、元帝、成帝、哀帝、平帝、光武帝、明帝、章帝、和帝、殇帝、安帝、顺帝、冲帝、质帝、桓帝、灵帝、献帝,献帝就三国了,大家知道我的记忆力是多少的好吗?汉高帝刘邦痛恨知识份子,痛恨复旦大学的学生(笑),知识份子来的时候是戴着帽子,一把把帽子抓下来放在下面撒尿,就是看不起这些人。有一个人叫陆贾,就和他讲,说怎样样治国。刘邦说,马上得天下,老子是骑着马得到天下的,谁要听知识份子讲课啊?陆贾讲了一句话,你马上得天下,你不能马上治天下,治天下需要专业人才。这个专业人才我在北京的时候是说出自北京大学清华,当我到上海的时候,就说是出自复旦。(笑)

  由于没有专业人才,用爱国的热情拼命想把天堂造出来,所以我们付了代价。可是我们又回头想,我们有无机会建造一个天堂?当方法对的时候,当时来运转的时候,我们觉得有一个机会可以造出天堂。

  今天是中国的大好机会

  大家想想看,有一句外国话:中国人的机会,这句话是讽刺的,是看不起的,是美国过往在西部淘金时代讲的一句话,中国人的机会,就是中国人的机会是很渺茫的机会,只要你变成中国人,就没有机会。可是现在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有机会,不但中国人有机会,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文字都有机会。

  我举个例子给大家看,过往我们的呆板印象里,中文是很难学的,中文是很难认的,不是吗?我们伟大的共*产*党曾努力要消灭这个中文,共*产*党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只造成了简体字成功了,可是大家知道不知道,简体字面对现代的时候,它有题目了。

  题目在哪里?当中文你不往写它的时候,中文很轻易学,我告知大家,中文是全球最简单的文化,从文法而言,是非常简单的文法,东风又绿江南岸,这个绿可以是形容词当动词,我们中文有这么优秀的转变的能力,大家知道吗?这类东西大家过往说中文不利于发展,要消灭它,可是大家想想看,我们今天要消灭它,发现忽然中文咸鱼翻身,就是由于了现在的科技,当打字的时候发现一个字一个音是最好的一个输进方法。

  当我们知道中文里面有很多同音字的时候,我们知道有困难,可是我们把它解决。我李敖穿的衣服的「衣」字有 156 个字的同音字,比如我李的「李」字,有的是有音没有词,怎样解决这个题目?有待于复旦大学来面对。我们中文把它发扬光大,为甚么消灭不了?它有那末厚的文化基础,为甚么?它有十万字的古书在我们的背后,它不是埃及文字,也不是巴比伦文字,中文是一个活的语言。

  我们现在讲英文,英文在 14 世纪的时候是一个地方语言,它是德国式的一个土语。英国那个时候国会开会***文,大学讲课***文,吵架***文。可是当英国人出了莎士比亚,出了约翰生,出了这些人以后使英文变得越来越强势。到今天,英文直接要挟到全球各国语言,包括法文和中文。可是当现在电脑科技出现的时候,英文要挟不到我们,我们发现有这么好的基础来发展我们的中文,并且发展我们中文的思路。所谓中文的思路就是过往由于中文的智库组经常常使用 4 个字的成语来表达思想,大家知道这个思想,可是当我们仔细想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这个里面有很多很好的文字。假如这个屋子着火了,大家夺门而出,请留意这个夺,这个夺字很重要。我李敖讲的好,他们眼泪夺眶而出,我讲得太好了,眼泪都快出来了。打败国民党,国民党闻风丧胆,大家留意这个看字,中文有一些极好的特点。

  我必须和大家说,固然你们的国文很好,的确赶不上我,为甚么赶不上我?由于你们缺少一个窍门,甚么窍门?就是我有一个本领,把任何抽象的东西具体化。

  除弄数学之外,弄文学,弄语文,要把它量化。比如说我站在这里,我们描写老中青三代,我告知你我们怎样描写,我会说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关心的是大小,当中年以后我关心的是是非,当我老年的时候我关心的是硬软。人生既然是这样分的,刚才我往 1 号,当我 60 岁的时候往了 1 号出来,大家知道我们男生的裤子前面有一个拉链,拉链前面有一个布盖盖住这个拉链,那块布英文叫做 FLY ,当我 60 岁的时候经常小便出来,拉链经常没有不拉起来,当我 70 岁的经常拉链不拉就小便,用具体的方法描写我 60 ,描写我 70 ,这是多少的重要。当我们说这是女孩子,这是老头子,这不是最好的中文,当我们说这是红颜,这是白发,这才是最好的中文。

  用四个字的语言说,现在我在倚老卖老,大家想想看,倚老卖老这四个字多么有趣,倚是靠着老,可是也是大模大样的,似乎坐在椅子上,这就是我所说的中文有它的好的语言,有它好的表现法,有它好的意境。并且当中文电脑化以后,我们才发现简体字不好认,繁体字好认。根据原结构出来它好认,当我们不写它的时候,它就好认。所以我们想想看,我们要不要把中文的优点用现代的科技把它开发下往,我们有很多意境是洋人所没有的。比如英文有一个 AJAR ,就是门是半开的,中文没有这个字,我们可以用中文的意境,所以我们写书,写西厢记,说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这就是中文的意境。比如说,宋朝的黄山谷,他忽然说香来了,一听说香来了,每个人都这样子嗅,他说不对,他说香气这样闻就不是香气,香气是你坐在这儿,忽然一股香气到你的鼻子里了,香气是主动你是被动,这样感觉出来的香气才是香气。这么细腻的感觉在我们中国文学里面可以看到。一样的黄山谷也说,当他做官被贬官,有一次到城门楼里把他关在里面不让他动,外面在下雨,人出不往,他把脚从窗户伸出往,由于雨水淋到他的脚,他说我生平没有感觉这么快乐,大家想到这个意境吗?这是了不起的意境。所以我们在中国的语言和文字里面,中国的思想里面可以保存这么多的意境,用现在的科技我们把它发扬光大。

  我讲这些事情就是告知大家,当有一个东西出现的时候,我们就有了这个机会。美国有一个文学家马克吐温,这个孙子一生赚了很多钱,可是都糟践掉了,由于他喜欢投资发财,可是每次投资都失败。最后来了一个人说我有一个玩艺,你这么和它讲话,隔壁就听到了,就是电话。可是马克吐温说这是甚么玩艺,我不要投资,所以他就失往了这个机会,一生要投资,最后碰到一个最可以投资的他遗漏了,这就是机会的题目。我以为今天我们遭遭到一个好的机会,中国人应当面对一个机会。我经常说过往历来没有碰到这么好的机会,今天我们碰到了,我 (此 资 料 转 贴 于们要珍惜这一次机会。

  有人打我李敖的主张,说你到了北京你要骂共*产*党才过瘾,有的人也打我李敖主张,你到了北京你要捧共*产*党才过瘾,我李敖是给你们玩的啊!?(笑)

  我刚才在车里和刘长乐老板说,天行有常,立身有本。我们这类人该说的就要说,该说对的就要说对的,该说错的就要说错的。可是,我们知道讲话要有技能,硬梆梆的讲话是不好的。所以我给大家演讲,第一次报告是金刚怒目,第二次报告是菩萨低眉,第三次是尼姑思凡,为甚么叫做思凡?就是女的下辈子要变男的,男的下辈子要变成佛,这是佛教的整个精神。女的下辈子成男的,这是尼姑的理想,可是现实上面她觉得十丈软红,灯红酒绿,觉得很遗憾,这是现实题目。所以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不要再谈理想题目,可以谈一点现实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