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雷锋月主题优秀征文演讲稿

2020-03-08

  “当樱花不再洁净,当烟花散在泥泞,哀怨得有些动听,凄美得有些痛惜,都市中太多记忆,会镀成神话证明爱仍然可晶莹。”

  ---------题记。

  米罗的维纳斯雕像带给这个世界许多遐想,多少人曾为她的残缺感到痛惜,多少人曾一度想去还原她的手臂,然而结果却不尽人意。爱与美不在于完不完整,也不来源于怜悯,爱与美仅仅只是虔诚的信仰,源于心,源于真诚。所以,维纳斯女神至今仍被奉为爱与美的象征。

  往昔我总会为残疾人的报道感到痛惜甚至怜悯,后来看到残奥会上那些运动员的汗水和泪水,才发现自己错了。姚敏曾说:“我不过是这世间碌碌众生之微粒,被尘埃裹卷,常常失去方向。谁有资格悲悯谁?”

  20xx年,偶然得知学院有位同学得了病,需要截肢,心里总觉得有点伤感,但不再有其他的波动。不因为冷漠,仅仅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该走的路,就像柴静说的:“生和死,苦难和苍老,都蕴含在每个人的体内,总有一天我们会与之遭逢。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我能做的仅仅是虔诚地祝福。于是,我和青协的志愿者一起去义卖报纸。

  义卖报纸的过程中看到了许多所谓的人间冷暖。“先生,你好……”面对在酒店门前道别的几位衣冠楚楚的人,我们礼貌地道明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得到的结果却是无视。许多人远远看到我们手中红色的募捐箱便逃离原先的路线,有点心酸,却也无法责备。与其强迫,还不如自己识趣。我想祝福甚至是爱都应该是来源于真诚的。

  蒙蒙的冬雨,灰暗的格调,然而也不乏温暖的奉献,只因为虔诚的信仰,真诚的爱。

  有那么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停下来听我们道明原由之后,往口袋一掏,掏出了两张一百元的和一张五元的。我们几个志愿者无奈的看了看对方,以为他会把五元钱投进去。最后才发现,是我们对这个社会太缺少信任了。那位男子投下两百元后又接着向我们询问起那位患者的银行卡号,然而我们并不知晓,只能真心地和他道声谢谢。

  义卖报纸的过程中有主动询问并投下身上仅有的钱的老人,捐钱的有摆摊的小贩,有学生,有男男女女,大人小孩……爱与善良不在于或多或少,不在于贫富贵贱,不在于男女老少,只源于心诚。

  三字经里“人之初,性本善。”每个人心底总有一份最虔诚的善良,最温暖人心的爱。那是安在心底,能发出最美妙音色的弦。

  有人曾自嘲“让座只是希望自己父母老了之后,也有人会为他们让座。”然而,无法否认的仍是他心底真诚的善良。因为这个善良的理由依然来源于爱。

  有时候坐公交车,总会莫名的被许多人所感动。或许有人会说让座是必须的,是传统,不是善良。那么传统也需要心和行动去验证才能成为传统。或许有人会说让座是应该的,是与生俱来,理应有的本能,并非善良。那么真诚本身就是一种本能,善良与爱也是一种本能。此时,我想表达的并非不让座的人就不善良,而是“不要去否认善良,善良不需要原因,不在乎大小。”让座这个被奉为陈年烂俗的旧话题不免会让有些人觉得做作,然而,这便是有些人所谓的“虚伪的善良”,最无法理解的“做作的真诚”,却也是最本质的生活,不是吗?

  歌里唱着“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变成美好的人间。”我想这个“爱”的前提应该是真挚。

  “顺着天性完成我的生命,华丽地丰盛维纳斯的呼应。”我想维纳斯的呼应应该是奉献最虔诚最真挚的爱,让阳光和美丽照亮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