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笑

2019-05-04

  使我难以忘却的是,妈妈的笑。

  期终统考,我夺了个全校的头名“状元”。我捧着红花,抱着大“喜”字的奖镜,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甜。一迈进门槛,我便蹑手蹑脚地走到妈妈背后,突地把奖镜亮到妈妈面前:“妈,嘻嘻。”妈妈先是一惊,继而乐呵呵地说:“什么事把你喜成这个样?”我不说什么,又是一串“嘻嘻”。妈妈揉了揉眼睛,看清了是“学习标兵”四个大字在镜框里镶嵌着,眼前像升起了小太阳一样亮。她笑了,兴奋地把我搂进怀里,“叭”地便是一吻。这一吻,可把我吻羞了,我都15岁的大姑娘了,怎能享受……这时候的妈妈,已笑成了一朵花了,好像比往日年轻了许多。她那开心的笑中储藏着对我的鼓励和信任。人乐话多,妈打开了话匣:“娟,你的心血没白费呀,灯油也没白熬呀……不过,我担心你那‘状元冠’被别人夺去……”妈边说边咯咯地笑个不止。

  “明明”,随着妈妈的一声吆喝,弟弟明明来到了妈跟前。妈和弟弟耳语了一阵,弟弟和妈妈不约而同地笑了。弟弟小鸟似的飞出了门槛,过了十分钟,又飞回来了。他把一纸包糖块撒开:“快,跟姐姐沾光,我吃剩下的呀!”

  我凝望着这彩纸裹着的五颜六色的糖块,呆呆不语,心头像蒙上了一层疑云。妈呀,女儿现在需要的不是糖,而是精神食品——书。如果把买糖的钱去买书该多好哟!女儿还是一位“知识贫乏症”患者……妈妈抬头瞥了我一下,她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不自然了,眼神像是在猜谜似的。大约过了三分钟,妈才如梦初醒似的边笑边说:“娟,我不该拿钱买糖,该买书,是不……”我不加思索地点了一下头。妈真是诸葛亮,我心里想的都从她嘴里出来了。不知怎的,我失去重心了,一头扑进妈的怀里,妈爱抚地摸着我的头说:“妈领你去新华书店‘饱餐’”,妈边掏钱边咯咯地溢出一脸甜滋滋的笑……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chuerxierenzuowen/2000560.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