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我大九分钟的哥哥

2019-05-05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我们俩同吃同住同学习。他这个比我大九分钟的哥哥,表面上和其他男孩一样,平平常常,毛手毛脚。但跟他接触久了,他还真有下同凡响的地方。

  哥哥爱好军事科学,特别对武器研究更是入迷。有一次去爸爸的图书馆借书,哥哥在头一个字为“军”字的书籍中找了一下午,记下书目一大篇,可就一个借书证,怎么办呢?只好忍痛割爱,最后借了三本比词典还厚的书。他拿着两本;我拿着一本,累得大汗淋淋,他却得意扬扬,真让我哭笑不得。回到家,他一头扎进书里,一边看一边唠叨,高兴时眉飞色舞,丧气时一声不吭,那样子天塌了也不管。朋友来玩,见我忙着干活,奇怪地问:“你哥呢?”

  “卖了!”

  “卖了?”

  “卖给《军事科学》杂志社了。”我没好气地说。话音刚落,就听屋里哥哥大叫一声:“太棒了!”真拿他没办法。

  这还不算什么,更好笑的事还多着呢有一次,妈妈津津有味地看着《中国青年服装大赛》,我在一旁指手画脚地出主意。哥哥有些坐不住了,拿着一张纸在上面勾画。我一瞧,他今天画得可不像是飞机。

  他摇头晃脑地说:“瞧,这就是我设计的最新款式——飞机连衣裙”把我和妈妈乐得差点笑破肚皮。这裙子谁要穿,走在大街上人家准以为是外星人来了呢!

  哥哥时常出点儿“歪门邪道”。一次为了做一架飞机模型,竟然把电动坦克给拆了,取出发动机,在屋里手忙脚乱地干了一天,终了制成一架飞机,兴高采烈地拿给我看。机身是流线型的,机翼呈三角状,还很漂亮。可惜在空中没转几圈,就一头栽了下来。哥哥“万分悲痛”地捡起这架飞机,似乎在为他的杰作默哀。后来,发动机再也安不到坦克上,一辆25元的电动坦克就这样报销了。

  哥哥并未因此而丧气,依然从多方面学习有关知识。有一回看电影《伦敦上空的鹰》,故事中多次出现歼击机、轰炸机……美得哥哥心花怒放,一边看一边念着飞机的名称:“鬼怪”、“幻影”……一个名字比一个名字吓人。我就说,他的嘴巴比影片中的战斗还激烈,难怪他们同学管他叫“战争贩子”。

  天长日久,我也被他“感染”了,时常帮他搜集些新式飞机、坦克的图片,每当他拿到这些东西,就会乐得一蹦三尺高!

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chuerxierenzuowen/2000563.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