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2019-05-05

  记忆中的父亲总爱穿着宽松的素色衬衣,任风吹得鼓胀,穿着一双大大的胶底拖鞋,“嗒嗒”声和黄昏无力的风儿结伴而行。和其他的中年男人一样,他有时也爱吸几口烟,喝几口酒,打几回扑克。偶尔喝多了,便醉在一片夕阳的余晖中,看单只的鸟儿孤寂地滑过苍茫的天际。然而父亲给我的印象更多的是早出晚归,有时甚至一个月也难得回一次家。

  父亲是个严肃的人,脸上少有笑容,但每每听到我们姐妹俩在学习上有进步,便会喜笑颜开,欢喜地鼓励我们要更上一层楼。那笑容,在父亲黝黑的脸上绽开,灿若莲花,而我当时的心,却被狠狠地揪了一下,父亲啊,女儿小小的一点成绩,就让你如此自豪,而其中的荣耀,哪里没浸透你的血汗呀!

  早已下岗的父亲,吃尽了生存的苦。头发开始变得花白,以往挺拔的背也开始变得有些许佝偻,但他从未有过一句怨言,仍每天工作到深夜。我不知道这繁重的负荷对于一个接近50岁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只知道父亲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母亲常劝他不要那么拼命,要注意身体,每当这时,父亲总是很沉默,夹着一支香烟摇着头走开……其实我知道,父亲也想像别人一样,早上约上三五好友去一家心仪的茶楼喝早茶,中午幸福地和母亲在一起准备一顿简单却色、香、味俱全的家常便饭,而到晚上,便和蔼地和我们一起学习、娱乐……可生存,这个残忍的刽子手,把父亲的青春,健康、休息一一狠狠地争走,留下岁月无情的刻痕和说不尽、道不完的辛酸无奈。我现在微薄的能力,根本不足以替父亲承担些许,父亲便默默独自撑起,却让我好好地去享受美妙的人生旅程。别人或许看不到可我却看见父亲用血汗为我们这个家撑起了一片天,仿佛一尊雕像,默默地守护了二十多年,哪怕有时担子千斤般重,父亲咬咬牙,玩命地撑了过来,从无怨言……

  我知道,这叫爱。

文章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chuerxierenzuowen/2000564.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