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古韵

2019-02-26

  我和伙伴们随老师来到上海等五市开始为期五天的寒假之旅。信仰佛教的原因,我为之心动的是寒山寺和拙政园了。

  一路上,导游介绍说:“寒山寺是苏州名刹之一,建于梁代,初名妙利普明塔院。因为唐代僧人寒山主持住过这里,后来又改名为寒山寺……”说着说着,我们的旅游车在寒山寺碑前停了下来。随着导游的脚步走,我看见了一面墙.导游连忙说:“这是寒山寺照墙!”寒山寺照墙像一道屏障耸立在山门之前,墙上嵌有三方青石,上面刻着“寒山寺”这三个字。不难看出三个字出自两人之手,字与字间流传着一个故事,方丈请祝枝山为寺庙题上名字,而祝枝山却说一字千两,方丈将仅有的两千两给他,他只题了“寒山”二字,“寺”是由陶睿宣补上的。绕过照墙,前面便是寺门。走过寺门正面为大雄宝殿,四侧配殿对峙,庄重肃穆,四周嵌有花岗石碑。大雄宝殿是寒山寺的正殿,它正中三间有露台前身伸﹑露台中央各设有宝鼎,鼎内终日香烟缭绕,使寺院平添宁静安谧的气氛。这景象真是雄伟壮观啊!我们沿着安静幽雅的长廊,来到寒山寺钟楼。钟楼旁有寒山﹑拾得﹑丰干三位僧人的石刻雕像。在钟楼里陈列着寒山寺的古钟。此时此刻,凝望着古钟,我思绪万千。我耳边仿佛回响起了“当﹑当﹑当”的钟声。我也不禁想起一首古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拙政园之美,美在它的清幽,一通过拙政园的墙门和“通幽”“入胜”的腰门,我就会感受到一种宁静、恬静。拙政园的清幽是从历史中透漏出来的,她的来由十分久远,是从明朝的线装书籍中飘洒出来的,是从那漆漆点点的红木家具中盘旋而来的,这里池面宽广,在亭台楼阁之间,在小桥流水之上,在树木隐映之中屹立着一个宝塔。中部的花园从东部看是一山高过一山,从南面看是一山连着一山,从西面看是一山压倒群山,正是印证了苏东坡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意境”。

  这使我不禁想起语文书上的一段话“苏州园林可绝不讲究对称,好像故意避免似的。东边有了一个亭子或者一道回廊,西边决不会来一个同样的亭子或者一道同样的回廊。”

  当时的神魂思绪早已被那清凉的风吹醉,心早已让那柔美空灵的湖水挽住,让那杂乱交错而又美轮美奂的绿植吸引,为那古韵风味的亭子逗留。

  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