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开知多少

2019-03-10

  我叫方仲永,我出生在一个破落的农民家庭。因为我五岁那年“忽啼求具”的奇闻,使我被冠上“神童”的名号。破落的茅草屋变得热闹起来,衣物变得华丽起来。世代隶耕的父亲开始被人们重视,以宾客之礼相待。而我则跟着衣着华丽的父亲四处拜访那些达官贵人。却不曾想会有那么一天,我所有的文采都枯竭了,提起笔来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诗。

  曾经的我是那么的辉煌,那么的风光。现在呢?我提起笔杆写不出诗,提起锄头使不出力气。我被兄弟唾弃,被妻子瞧不起。无所作为的我以酒浇,愁沦落为酒鬼。我喜欢喝酒,喜欢大脑被酒精麻痹后在梦中回忆起以前的风光。.

  这日半壶酒下肚后,脑子便变得昏昏沉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仲永兄—仲永兄—”隐隐约约我听到有人在呼唤我。“到底是何方神圣,找我有何贵干?”我环视四周,急切的追问。霎时间,天昏地暗,风云忽变,狂风骤起。我紧闭双眼,不由的颤抖起来。

  .“仲永兄受惊了。”我睁开双眼,只见那人身躯九尺,威风凛凛,仪表似天神。我大吃一惊,环视四周,这里鸟语花香,水流潺潺。难道自己来到了世外桃源?“敢问兄台贵姓?”我问道。他做了一个揖还礼说:“吾乃吕蒙是也。”我不禁感到困惑,这吕蒙不是三国时期的人吗,怎么与我相见了?.

  “你不需感到困惑。我只是受天上文曲星之名,托给你一个梦。你天资聪明,是快读书的好料。你之所以泯然众人,是因为你父亲目光短浅,没有教育好你。你需要用知识去浇灌你枯竭的文思。”他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看他认真的样,我不禁苦笑,说:“知识?我已经老大不小了,怎么还可以学的进去?再说了我还得养家糊口。”他摇摇头笑着说:“想当初,我乃一介武夫,若不是孙权善劝我读书,我怎么会有今天?我怎么会得到别人的尊重?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这个道理你我都懂。为何不发愤图强,去追求你的梦想,找回你当年的风光。”

  .梦想?当年的风光?读书的欲望像闪电一样穿透我的大脑。“我懂啦!我懂啦!”我恍然大悟,这么多年的落魄都是我自找的,若早一些寒窗苦读,我定然会学有所成。吕蒙欣慰的点点头。

  “我懂了!我懂了!”我一下子惊醒过来,酒馆里的人向我投来诧异的目光。我匆匆赶回家,翻箱倒柜的找出当年那些达官贵人赠送的书本。抹去书上的灰尘,关上门窗,投入书本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