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本书

2019-05-24

  曾有哲人曰:“母亲是一本读不完的书。”此刻的我终于明白。

  “呼呼——呼呼——”

  起风了,寒风刺骨的风拂过我的脸,它冰冷的指尖掠过我的发丝,感觉不到一丝温柔。大街上冷冷清清,光秃秃的小树苗可怜巴巴地竖立在马路的两旁,曾经勃勃生机的小草也变得枯黄了,同花儿一同进入甜美的梦乡。一片叶飘落在我的掌心,抬头赫然发现那颗曾经枝叶茂盛的大树现已是所剩无几的叶子摇摇欲坠的惨状,俯首只见脚边零落躺着片片刻满年华的枯枝败叶。

  我裹紧衣服,搓着冻得通红的双手,快步迈回家。

  一进门,熟悉而温暖的家的气息紧紧地将我笼罩着,渐渐地,我僵硬冰冷的身子逐渐暖和起来。“给,喝杯温水吧。”妈妈一手递着杯子,一手握着我冰冷的小手,心疼地说:“叫你出去多穿点衣服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冻感冒了看你怎么办?”说罢,却又用她那温暖的手帮我取暖。“是是是,下次一定多穿。”我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回答着。望着妈妈那担忧的脸色,我的心中流着丝丝暖意。

  夜幕降临,大地已经进入梦乡,除了微风小心翼翼地吹着,除了偶尔一两声犬吠从巷子里传来,冷落的街道已是寂静无声。我打着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趿着拖鞋走向厕所。一道微弱的光线闯入我的眼帘,顺着光线瞅去,那不是妈妈的房间吗?那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呢?我好奇地悄无声息地倚在门口偷看着。

  我明天要穿的白蓝色校服安稳地躺着妈妈粗糙的双手中,妈妈一手拿着吹风机一手拿着我的校服。她尽可能地制造出不会影响我们睡眠质量的噪音,可是那个老年吹风机不是极其聒噪吗?为什么妈妈可以把它控制得如此服服帖贴,沉默寡言?突然间妈妈的眉头上翘,紧皱着眉头,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大问题。她轻巧地查看着校服上衣,凑近眼吃力地审查,终于,好似是衣服的一处爆线了。妈妈便小心翼翼地蹑手蹑脚走到床头柜掏出针线,开始缝补。不知过了多久,妈妈好似感觉疲惫了,她直了直僵硬的身子,轻轻地捶打着酸痛的肩膀,不停地打着哈欠,手中的动作却依旧继续。灯光下,妈妈头上的几缕银丝掺杂在稀疏的黑发中,眼角的鱼眼纹是那样的明显清晰。

  我不忍再看下去,默默地回到房间。盯着洁白的墙壁,妈妈的身影却在我的眼前闪亮滑动:担忧的妈妈,和蔼的妈妈,愤怒的妈妈……她就像我的一本书,是一本浸透了母爱的深沉的书,一本有着无数精彩细节描写的书。

  曾经有一位哲人曰:“母亲是一本读不完的书。”此刻的我终于明白。

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chusanxierenzuowen/1978035.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