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陵

2020-07-27

  国庆七天,举国欢庆,人们的心情格外舒爽,纷纷举家旅游,十月二日,我和妈妈也走出家门,乘车出游,这一站,我们先去了茂陵,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汉武帝与其将军霍去病的墓葬群,一路上,心中自然欣喜不已,当然还有朝圣的庄严感觉。

  柳絮飘飘大路落,路上虽寒风阵阵,可是挡不住对这些景物的喜爱之心,虽以入秋,可松柏常绿,柳枝婀娜,心中便也起了“绿树阴浓夏日长,五月榴花照眼明”的兴趣!置身于幻影中,徜徉自在,完全遗忘了此行的目的地,直到看见那绿荫荫的小山头,才留梦而醒,一眼认出了这汉武的茂陵。

  激动不已的我,急忙催母亲买了门票,高兴的跑进了“秀丽”的——“茂陵博物馆”。

  乍一看,这那里是博物馆,分明是雕梁画栋的皇家花园,喷泉流水,假山亭阁,宽阔的草坪上树立着一只威武刚挺的园艺白虎和一只翻江倒海的园艺金龙,在我看来,这分明是寓意博物馆里奇珍异宝,卧虎藏龙。果不其然,行至西苑前阁,穿越林间小路,你就可以看见素有天下第一笔之称的巨型豪笔,金光闪闪的铜杆最起码也有四米长,再看笔头,爱想象的我脑海里还有什么能形象的比喻它,嘿,莫过于那厚重的拖把头了,然而拿这只笔去写字或拖地,恐怕有点太不合情理,还是乖乖的呆在画阁,供中外游客参观仰拜吧!话不多说,顺着三架铜手拱桥,越过假山鱼塘,仰头一看,我唯有放声大哭了,这应该说是一种情感的表达,太美了,这高耸的霍陵不正是当年的祁连山吗?松柏相交,隐没了石板小路,却隐没不了那高塔白亭上的南去之雁,钟声依旧,烟云繁雾,此刻的心头不觉多了丝惆怅,这是什么感觉,那大汉音乐的交织!“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可我还是忘不了那英雄当年踏疆匈奴的身影,那吾皇陛下运筹帷幄的气概!“天自巍然不动”,登上跃马台,举目四望,自己的心中还剩下几分傲气?,帝业千古,最后也只是一把黄土,幽幽台阶,青苔以将此蚀成了青色,颤颤微微的走上去拜祭,才忽然发现,帝陵与这霍陵即是同高,又是平行,不禁大惊,这是何等的殊荣,一个帝王有这样的胸怀,爱臣之心,早以把臣子看成自己的兄弟,手足,为君王肝脑涂地,又何足挂齿?

  这就是帝王的气魄吧!进西苑,提襟蜡像观,看守人小声低吟《大汉皇朝》,陪着这灯光下的黑幕,描绘了汉武的一生,金屋藏娇,纳言听政,卫子夫封后,卫青拜将,宠信李延年,游寻勾戈,仙岛寻道,托孤霍光,帝王的一生,说起来浩荡,总归几下,忽觉年岁如水,风回路转,此生即是一场梦罢了,功名利禄,带不来也带不走,那功过名声也只能尽由后人评说,随风罢了。

  时间不早了,说走就走,回头后看,长路漫漫,真不知是迷茫还是希望,这位千古帝皇也更深的印在了我的心中,不,应该说是这个时期给我留下了印象,一辈子也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