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抒情散文 :竹韵600字

2020-06-03

  一场春雨过后。一棵竹笋*了压在头顶上的巨石,冒出了脑袋。

  没过多久,那黑黝黝的土地上,出现了一张多的新竹。那一节节的竹干叫风骨,那一丝丝的纤维叫坚韧,那一片片的嫩叶叫清幽。

  竹是正直的。和风细雨中,他会随风轻摇,狂风暴雨下,他不会像芦苇般伏下身子以求全,只会迎风挺立,任尔东西南北风。他的骨节生来就是直的,他不能弯腰,只能挺直身子。花盆里的竹,你越是浇水,他就越枯黄,只有让他接受阳光风雨的洗礼,他才会慢慢变绿。他从不接受施舍,只向天地吸取自己应得的那一份养分,不会像花园里的花那样享用着有营养的花肥。

  竹是谦逊的,他的花并不艳丽,也不常开花。他不像牡丹,开出艳绝丽绝之花来求得世人的赞叹。他不会结果,也不会像分数那样如下预拌落叶。他不会在人们面前做大动作,只会缓缓生长。而毛竹是个例外。把它种下去的前五年,不会看见它长高。五年一到,在第六年的雨季里,它便会以每天两英尺的速度生长六周,直到它长到90英尺高,成为中国的竹子。而前五年,它并非停止生长,而是在向下发展——它可以有长达几英里的根系。他并非要赢得人们的称赞,它只是利用庞大的根系,快速长高罢了。但它这段时间一过,就不会再这样高速生长了,只会像其他竹子一样,凝望着这个世界。

  他与世无争,不求雨露的施舍;他淡泊生死,生能防风,死能成为美妙的乐器;他宁静致远,在山林中默默生长……他是文人墨客的挚友,是禅师智者的良师,是中华文化的凝聚。

  初一:许泽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