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种声音

2021-08-15

  随着那“砰”的一声巨响,散落的爆米花香四溢出来,浸润了我的整个童年记忆。

  我的童年被“困”在市中心的一条安静巷子里,没有奢华迷人的游泳池,没有丰富多彩的后花园,却有着澄澈的天,明净的水,以及无忧无虑却最幸福本质的生活。当夕阳的余晖滴洒在屋檐上时,我和邻家的同学抓了桌上的每日的零钱怀着一颗少年飞扬的心向喧嚣的街头跑去。

  转了几个小弯儿,就已上气不接下气,到只要远远看到那种人团座的地方,心里的劳累就早已不见了,但突然在被众人簇拥多的地方,又看到了他,那个总是转着黑色机器,穿着蓝皮外套的老爷爷。又是一次,拉着呼啦啦的风箱,伴着温和而慈祥的目光看着我们。有时,他会不自觉的吼起来,是吆喝声吗?不是,他哪用得着吆喝呀。他的周围,永远布满了凑热闹的人。

  我先前对爆米花机是心存畏惧的,那个庞然大物有着并不好看的外貌,还不时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噪响。但后来,我看见老爷爷手中如此温顺乖巧的工作,像只被驯服的小老虎,便不再那般害怕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原来——它的嘴里能吐出数不尽的爆米花来。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而激动的,但当看到老爷爷手部动作变慢,机器上的盖子不断突起时,心中便沸腾起来。耳边的风似乎都停下来,心跳被放大到极限,双眼紧盯炉上。终于,“砰”的一声,那急促的声响划破了天空,盖过了所有的嘈闹与繁杂。同时,也牵动着我们心脏中所有的快乐和幸福。我们紧紧围上前去,爆米花的形状并不好看,但我们仍极力想去拥有。因为在我们心中,那一个个米花就是一份甜蜜和美好。“来,一个硬币!”我们一人捧着一带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爆米花,就算回家会被父母数落一番……

  而如今,爆米花固然也有,比以前更简便,更香,更美味,每去看电影都要买上一桶。但不论怎样,都不及那个老爷爷的好!也许是因为定格与内心的童年记忆,包满了我儿时的心房。而那一种声音,如今却已悟出寻觅……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