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

2019-03-10

  谈起年龄,姐姐只比我大一岁,而她却比我懂事多了,而今我已剩两年便是弱冠了,在我走过的年头里,姐姐给予了我许多,使我日益懂事……

  在我八岁时,我与姐姐同时进入了小一,我当时不明白父亲为何让姐姐同我一起入学堂。直到前几年,父亲与我谈起我童年时,才告诉我:“让你姐姐好关照你”。有了姐姐这么个“伙伴”,我觉得快乐,村里与我年龄相仿的孩子找不到一个。每次我们都是同时上学、放学,同时吃饭,同时学习……我不再为缺少伙伴而寂寞,反正,有姐姐在,快乐的很,比起那些独生子女,我真是幸运。在我九岁时,我与姐姐有一次在河边玩耍,我见河中央有一个塑料瓶,那不过是盛娃哈哈的,但我却十分混球,我去河岸不远处寻了一根长木棍,无论我伸多长,都够不着,我欲意要够,尽管姐姐在一旁阻止。

  我站在了码头的一块石头上,那块石头上布满了苔藓,滑是不用说,而我不知,不慎掉入河里。落入河里,听得最清楚的是姐姐嘶哑的喊叫声。我是被四叔救上来的。他把我搬到床上,当我醒来时,看见姐姐坐在我不远处,像要打盹,一看见我醒来,她笑了,过了一会,她说:“都怪我做姐的,没把小宝看好。”在我十二岁时,母亲随父亲在外工作半年。那时我、姐姐便与奶奶在一起。奶奶年纪大,行动不是十分顺畅,姐姐便主动承担家里的事务。而每次看到姐姐汗流满面时,我却没有一次提出要帮她。整个冬天,我都坐在床上吃早饭,早饭是姐姐端来的。

  当年级在升高中时,姐姐的成绩呈现下滑趋势,我因为与姐姐在同一班,老师就让我去帮助姐姐,可我除了在学校里帮助外,在家里从未有过,现在,我觉得我太自私了,只顾自己,不顾他人。我们年级在升高中的同时,学费也是芝麻开花——节节(级级)高。上初二时,父亲与母亲得了病,治疗后,家中积蓄所剩无几。初二第二学期时,我与姐姐勉强凑齐学费。

  初三才开学时,父母亲手头已十分紧,看父母亲窘迫的样子,姐姐要求退学,父母说:“不行,一定要上下去,讨饭也要把学上下去。”姐姐终究不肯去上,她为自己编造理由,说自己读不下去了。初三一年,为了节约开支,我住在了校外,姐姐也常常去看我。初三时的竞争十分强烈,遇到坎坷也不少,我失败后的痛苦都在姐姐春天般的话语下消失了,姐姐对我说,只要努力,没有不成的事。我的生日,是在腊月十一,这个日子,别人记不得,姐姐却十分敏感,每遇此时她都在早上为我煮个蛋,中饭还为我包饺子。初三时,腊月十一的寒风像刀绞般在人的脸上划来划去,姐姐依然为我送来了蛋与饺子,祝我生日快乐。

  去年下半年,姐姐进了天平的一家藕厂,她是切藕片的。才去,她不太熟练,经常把大姆指划破。有一次我逢月假回家,姐姐也恰好放假。我看见姐姐大拇指缠着布条,心里难过极了,我想,怎能让她去干这些活呢?凭力气,她不及我,应该我去做这些活,她读书才够恰当,我恨自己当时没能主动提出退学。姐姐进厂四个月,稍挣一点钱,她自己不用,却为我买了双跑鞋,因为过去,我冬天穿足球鞋会把脚冻破。父母亲不识字,他们对我学习上的东西不甚了解,姐姐正好补了这一面,我生活中的烦恼多半倾诉于姐姐。

  姐姐给予的如此甚多,我真不知该怎样去回报,即使报了,又能回报得了吗?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chuyixierenzuowen/2037506.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