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子

2019-03-08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去商场买东西,半路上忽然听见一阵二胡声,那悲凉的曲音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循着声音望去,前面不远处,一群人在围观着什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不禁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个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男孩坐在地上,目光茫然,正用他那又黑又脏的手拉着二胡,其声其情甚是凄凉。

  “唉,这孩子命苦啊”这时,我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发话了,“听说他生下来就是个瞎子,四岁时死了爹离了娘,无依无靠。六岁时跟一位老先生学了这门手艺。从那以后,就靠拉二胡为生了。唉……!”

  一会儿,如诉如泣的二胡声停了。小男孩摸索着慢慢地跪在地上,向人们苦苦哀求道:“可怜可怜我这个没了爹娘的孩子吧,行行好吧……”作为同龄人的我再也抑制不住,鼻子一酸,同情的泪水早已从我的脸颊滴落下来。再看看身边,许多人都在抹着眼睛,人们纷纷把钱投入他的塑料盒中,较多的是硬币,但也有不少五元、十元的。望着小男孩那黑黑瘦瘦的脸,我连忙把兜里的零花钱绝大部分都给了他,只留了仅够买《雾都孤儿》的钱。那“噼哩啪啦”的投币声音听了也让人更觉心酸,我不忍再看下去,悄悄地钻出人群,离开了那里。

  等我从商场买好书出来,人群已经散去,那可怜的小男孩也不见了。当我走过手机大卖场的拐角时,忽然发现前面一个身影似曾相识:原来就是先前那个拉二胡的小男孩。只听他说:“爸爸,你看,这么多钱!这儿的人真笨,一下子就被我们唬住了。嘿嘿……”先前那个站在我身旁的中年人说:“乖儿子,真有你的。走,爸爸带你去肯德基。”边抚摸着小男孩的头边赞许道。小男孩抬起头,得意地吹起了口哨。几步开外的我都能看出他两眼中放出异样的光彩。

  一个骗局!我如同遭了个晴天霹雳,望着那父子俩远去的背影,呆在那里,想了许多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