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温暖,我难以忘怀

2019-12-02

  轻轻地,静静地,时光如流沙在指缝间倾泻而下。磕磕绊绊的征程里,蓦然回眸,成长的足印斑驳,零乱。依稀回忆中的冬季,雪花淹没的老屋,那交织成爱的温暖,难以忘怀。

  将时光的沙漏倒转,岁月的脚步在记忆中徘徊,停驻在那白色的季节。那时,有一个纹路紧拥的笑意,里面是满满的知足和温暖,把手从你粗糙的掌心中抽出,我安静地点点头。这是对一个诺言的答复,换来了你心中真切的感动与幸福。流水般的,日子一天天在遗失,时不时会想起那双手套的承诺,有一点点的期待在心中涌动,期待在一个雪白的岁月里,老屋淡淡的幽香,越走越近。

  终于,沐浴着漫天的白雪,踏着覆雪的石子路,那锈迹斑斑的大门又一次映入眼帘。“吱呀”一声,像是在宣告我的到来,你闻声走向门口,见是我,荡开的笑脸让皱纹都聚在眼角,苍老得令人心痛。老屋里的暖也渐渐将我包裹,这是一种安心的暖,如找不到家的孩子终于见到了母亲,倒在温暖的怀抱中安然睡去。你把我安顿下,进了厨房,随即传来那锅碗瓢盆相撞发出的叮咚脆响。我四下寻觅着那不知是否存在的手套,心中有小鹿乱撞。

  开饭了,小小的圆桌上摆满的都是我爱吃的饭菜,老屋中盈满了淡淡的饭香。短短一年的岁月流淌,不知不觉中,你本不多的黑发中又掺入许多银丝,本不光滑的面颊上又填了几道皱纹,就连那原本慈祥的笑容也憔悴苍老了几分,你的手在不住地颤抖,让我的心也跟着轻轻发颤。那一双不停发抖的竹筷一次次地将我爱吃的饭菜夹入碗中。我心中酸涩得很,夹菜给你,淡淡地说:“奶,你要多吃点。”我没有再提手套的事,你老了,许是忘却了。烛光随着夜的笼罩愈发明亮,当墙上伶俜的光影婆娑成烬时,我辗转反侧,再也熬不过不眠的夜晚,起身想找点乐子消磨时光。有一道昏黄的光,静静地穿过门缝停滞在地板上。向里望,一个佝偻的身影倚着窗,苍白的双手交错着不停地颤抖,颤抖着编织来自苍颜白发的温暖,那静静躺在桌上的另一只手套,捂得我的心暖暖的,暖暖的。

  后来,我把那双手套留在衣橱里,有时翻出来,会记起雪夜的暖。

  岁月还在汩汩地流淌,洗不掉的温暖啊,是老屋中交织成爱的温暖,难以忘怀。